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灵宝道传之东瀛鬼咒
    第一章开学第一课

    一些新入学的学生最喜欢讨论的八卦便新学校的各种故事,而这些故事中最吸引人的部分莫过于那些光怪陆离的鬼怪故事了,虽然这类故事令人听着胆寒,但是人类的好奇心却总能奇特的战胜自己的恐惧,驱使着自己强行继续听下去……

    曹允就是好奇的一个,虽然知道自己胆子小,但是每到故事的关键处却总能强迫自己继续听下去。

    此时只见,班里的小部分人正围班里的“百达通”——叶斌讲述着流传在学校里的种种传说。其中不伐一些令人胆颤的诡异传说,例如:学校里有些宿舍楼以前都是女寝,是在发生过什么事情之后才统统改为男寝的。

    还有这所学校之所以每天晚上必须清楼、锁门,住宿生得不在教学楼上晚自习,那是因为一到定昏时分原本的六层小楼不定期就会突然出现第七层,而那些到过第七层的却从来没有出来过。除此之外,就连学校门口的十字路口都是凶煞呢。

    虽然听着叶斌绘声绘色的讲解令不少人都有身处寒冬的感觉,但是他们都在深藏着自己内心的恐惧,唯恐被他人发现自己的鸡胆,然而仅有曹允一人,将恐惧二字深深地刻在了自己的脸上。

    刚开学的时候,班里选班长,叶斌以一票之差与班长这个职位失之交臂,而当上了班长的曹允则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无时不刻不在想办法给曹允找麻烦,借此让自己开心。

    这不,当这个故事一讲完,叶斌顺势用手指着曹允讽刺道:“呦,怎么着我们的曹大班长,这就害怕了?”

    此话一出,曹允立即成为了众人的焦点,班里过半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曹允身上,同时一些嬉笑嘲讽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曹允一见自己成为了班里的“焦点人物”,不禁涨红了脸,瞪圆了眼睛梗着脖子冲着叶斌说道:“我呸,谁怕啊!只是你的故事没什么意思,还没什么根据,让我听着干着急,还不如我这儿的故事好呢。”

    “呵,没意思、没根据,那你还怕个什么劲儿,那我倒要听听你这儿有什么故事了。”叶斌讥讽道。

    “哼,不就是故事吗,”曹允说,“我这个故事绝对有根有据,而且比你些故事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呢!”

    一听这话,班里的人立即终止了怪异的目光,转而变成了求知的炙热目光。而先前那番嘈杂的碎语也随之结束。

    见到这番景象,曹允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咱们学校所在的这块方在没建学校之前可死过人呢,这可是一块十足凶地。”

    故事听到这,叶斌不禁用鼻子冷哼道:“哼,我还当什么事呢,就这也叫什么新鲜故事,你去问问现在学校选校址,为了减少建筑成本,十个有九个都是建在你这种死过人的凶地上的……”

    众人听到这话,不禁暗自点头以示赞同。不等叶斌说完,曹允赶忙插话:“对哦,的确是这样,不过你所谓的死过人,最多是埋过死人,我说的这个死人可是一次死了活生生的上百人呐!”

    一听到这个噱头,全场“观众”立即目光移回了曹允身上。

    曹允才讲了一段话,突然一个声音的插入,立即打断了他接下来的叙述,“唉,行了行了,老曹别说了、别说了,这有什么好说的,换一个、换一个,要不我来给你们讲一个吧。”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个长相俊朗阳光的大男生从门口走来,叶斌瞧了瞧曹允,又看了看刚从门口进来的男生说道;“周易你什么意思,我们的曹大班长都说好要讲一个能把人吓到的真故事了,你怎么以来就把人家给打断了啊,还要替班长讲,你这是看不起我们的曹大班长呢,还是想打压班长的威信啊?”

    在班的人都知道,周易和曹允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周易一进来就要帮曹允开脱的行为,就立即引来了叶斌的不满,所以叶斌就趁机将矛头转到了周易身上。

    虽然班里的同学都看得出来叶斌和曹允不对付,而且还时不时给曹允找茬,不过他们也没有劝解的意思,反倒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摆出了一幅作壁上观的模样。

    这样一来,曹允就是不讲都不行了。随即,曹允嚷嚷道:“谁说不讲了,嘁,坐好了接着听啊。”

    看到曹允又接着讲下去,周易不禁皱了皱眉头,而站在对面的叶斌则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

    在众人的注视下曹允继而说道:“据说在咱们学校建校几十年前这曾经有过一家疯人院,疯人院建立之初这是一大片荒地不仅不能耕作,而且旁边还有乱葬岗,因此附近村民都嫌它晦气把家迁的远远的,所以这里的低价便相对低廉。而当时的院长也就是看上这点才选在这建疯人院的。”

    “建疯人院,集体管理精神病人,照顾他们的起居也算是件好事。。只可惜好景不长,几年之后的一场大火,不仅烧毁了那座疯人院,连同被困在大楼里的几十号精神病人和一些医护人员都被活活烧死,据当时附近的村民说‘即使距离医院一里也依稀能听见那上百号人撕心裂肺地惨叫声、哀嚎声此起彼伏,挣扎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逐渐平息。”

    听到了这,曹允顿了顿,故作深沉的清了清嗓子,而围听得同学,也知道故事还没结束,而且**还在后面,所以不仅催促着曹允快些讲出来。

    曹允一瞥叶斌,看到了叶斌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不禁一喜,才要开口。叶斌的同桌一开始就趴在桌子上,以至于被人忽略的张陵,不耐烦的说道:“讲什么讲,有完没完了,真有够烦的,睡个觉都不让人安生。”说完这话,张陵抬起头微微睁开注视着曹允。

    曹允看到张陵的眼神,立即闭口不言,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并在周易的拉扯下,离开了张陵的桌子,而那帮忠实的听众本想带着渴求的眼神跟着曹允走的,但是才走了没两步,一阵急促的铃声却阻断了他们的脚步。

    他们也只能不甘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准备上课。

    而坐在一旁的叶斌见曹允吃瘪不由一喜,便冲着张陵小声说道:“谢了。”

    “谢?谢什么谢,我跟你很熟吗?你做你的事,别打扰我就行。”可惜,叶斌的热脸却贴上了张陵的冷屁股,只得到了一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回答。

    叶斌怒火中烧,心说‘曹允跟我争班长、周易跟我作对、就连你都敢说我,你是个什么东西。论成绩成绩不如我,论家室也比不过我,你们凭什么这么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是谁。’

    曹允、周易和张陵三人并不清楚,叶斌已然把他们记恨在了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