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没有结束的结局
    虽然,上课铃已经响过一段时间了,但是各个教室却迟迟不见有老师进门,就连经常在楼道巡视教学质量的教务老师也不见了踪影。一开始同学们只当是老师有事迟到,所以一个个都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书。

    可是十分钟之后,他们突然发现整个楼道静的可怕,就连别的教室都没有来老师,瞬间同学们躁动的心开始不安分起来。

    一开始只是东瞅西看,四处张望。再后来则是左摇右晃,屁股悬空。最后干脆就当是下课延时,整个楼道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满是同学们的嬉笑骂声。

    刚刚下课没听完故事的忠实听众也紧跟着凑到了曹允身旁,生怕一个慢动作,错过了一个好位置。

    曹允看到有人往他身边聚,并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样子来,反倒是略有戒备的瞄了一下正趴在桌子上的张陵,确认他是在睡觉没什么动静,之后又看了看身旁已经空无一人的位子,确认周易也没在教室才松了口,望了一眼他身边那些忠实的听众,才继续讲起之前的故事。

    “后来,随着城市化的发展,这块荒地附近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多,就连这块荒地都没能逃出开发商的计划,当时的几个开发商为了争夺这块‘宝地’不惜大打出手,争破头颅。虽然最后有人得到了这块地,可是谁也没想到每每有建筑队到此开工动土之时,总会有工人离奇死亡。”

    “虽然几经易手,但是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影响这块荒地的动土。自此之后,这里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凶地,也是众多开发商口中的禁地。当初的老校长也是不信邪,他认为工人的死都是可以用科学的方式解释的,所以他便瞅准了时机,以超低的价格从开发商手中买下了这块地,打算建立校区。然而正是老校长的这个决定才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事,不过老校长也是没想到之后会令那么多无辜的人命丧荒地。因此,不信邪的老校长也不得不请他的一位老朋友出场了……”

    “哼!你说是就是啊,都几十年前的事了,谁能证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一旁的叶斌讥讽道,“口说无凭,你说是真的就是真的啊,那我还说我讲的故事是真的呢,以前在这上过学的学生现在可都在我家公司上班,他们都亲身经历过那些事,我这可是有人证。”

    本在围坐在曹允周围的同学,一听叶斌说他的故事有人证顿时就来了兴趣,两眼放光望向他。可惜,一听他说人证竟然是在他家公司工作的员工,心里的火热顿时被浇灭了不少。而曹允也看到了周围同学的样子。

    难得的没有理会叶斌,反倒是对着叶斌轻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当年老校长的那位朋友也是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在认识的,虽然老校长本人是个无神论者,但是他那位老朋友倒不是只会风水卜卦,天文地理、茶道棋艺倒也不差,所以和老校长也是相交甚欢。”

    “当他一听老校长有事相求,二话不说立即来到了当时的校址探查。谁知他一到这儿,紧皱的眉头就没有一刻放松过。随后,还没等老校长开口,他那位老朋友就先长叹了三口气。老校长深知自己的这位老朋友很少见他有这样的表情,不过一旦出现这个表情就知道事情远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的多。”

    “老校长赶忙拉扯着那位老朋友的衣袖询问情况,那位老朋友也不做作,直说‘唉,近些时日帮你卜卦十有**都是无妄卦,虽然早就猜到这次就是应验的时候,可是我却没想到这次这么凶险。’”

    “老校长甚是了解自己这位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不会无端放矢更不会坐视不理,所以既然他都这么一定是有办法解决的,因此老校长并没有急着催促他的老朋友寻求解决的办法,而是耐心听他说下去。”

    “那位老朋友接着说道‘刚刚我连叹三口气,一叹是为命运造化弄人,本以为凭我的看算之术定能帮你知道解围之人,但是没有想到我一直这个解围之人竟然就是我,这可真是一个大玩笑。’”

    “‘二叹是因为你这地方还有不少东西都被束缚在原地不能离开,此前他们在世为人的时候被火烧死自此便成了大凶之物,所以它们既不能被下面的收走,也不能当作游魂自由走动,更不能被超度送往。’”

    “‘正所谓异志云——淹溺积怨,火焚成凶,此皆不得超生者,需得替身方可重入六道轮回,且火凶每天、每日在它们曾经被烧死的时刻仍需体验被烈火焚身的苦楚,若非找到替身,否则无人能代替他们承受这些痛苦,这亦是不可逃离的煎熬。’”

    “‘三是叹你选的这块地,它就不仅是个集阴的怨凶之地,更有一些连我都看不清的东西啊!’”

    “说完这些,老校长的朋友为了这事也一阵头大,不禁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故事讲到了这,曹允也是口干舌燥喝了一大口水,才在众人的催促下继续说道:“虽然不知道后来老校长和他那位朋友用了什么办法,但是他们也算是暂时解决了这个问题,不然也不会建咱们学校了。”

    “好啦就这么多了,故事到这也就结束了。”曹允无奈的说道。

    可是众人还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依旧依依不饶的问他故事的后续,可是曹允却摆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别人拿他也是没有办法,只好作罢。

    “哼,就这样?”叶斌一听曹允说了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立即抓住这个机会嘲讽道,“说的跟你亲眼看的似的,怎么的就没了啊?”

    听到这话,曹允突然压低了声音嘿嘿冷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结束了呢,我都说了是暂时解决,那一切不过是开始罢了,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个暂时的方案就会失控,到时候就不知道谁会那么倒霉了,嘿嘿嘿……”

    曹允的做出的表情和动作让外人看来异常的诡异,围观者包括叶斌在内就像被恶鬼盯住一般都不禁打了个冷战,用力咽了下口水才缓缓镇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