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眼
    虽然曹允不至于会被张陵的样子吓到。但是第一次见到张陵这样的眼睛,曹允还是有些好奇不禁盯着张陵的眼睛多看了几眼。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曹允就感觉自己离不开张陵的那双眼睛了,无论自己多努力就是挣脱不开张陵的目光。

    随即,只见张陵闭目。曹允才感觉夺回了自身的控制权,曹允不禁一屁股坐在了原地,喘着粗气。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离开你的目光?”曹允惊恐的问道。

    “这是慧眼。”张陵平静的说道。

    “慧、慧眼?”曹允满是疑问。

    在一旁一直叨念的周易突然插话道:“佛说五眼佛眼、法眼、慧眼、天眼、肉眼。”

    “肉眼即是肉身凡夫之眼。见近不见远,见前不见后,见外不见内,见昼不见夜,见上不见下。因有此碍,故求天眼。肉眼能照见一切没有隐蔽、没有障碍的可见之物。为芸芸众生之眼。”

    “天眼则是天人之眼。远近皆见,前后、内外、昼夜、上下悉皆无碍。然虽见和合因缘所生的假名之物,不见实相,故为得实相,而求慧眼。天眼能照见没有隐蔽、没有障碍和有隐蔽、有障碍的可见之物。为驱魔布道必须之眼,亦可称之为阴阳眼。”

    “慧眼是声闻、缘觉的眼。能看破假相,识得真空,不被境所惑动。见众生尽,灭一异之相,舍离诸着,不受一切法,智慧自灭于内。但慧眼无所分别,不能度众生,故求法眼。慧眼能照见一切可见不可见、有形无形的事物。慧眼非必修行而得,可通过生而得之。”

    “慧眼比之天眼又拥有多眼、析眼、追眼、预眼四种类型,并不单一的只能分别阴阳。而师弟的这对慧眼就有多眼的能力,他的双瞳复眼可以更立体的看东西,以至于可以看到很多我们看不到的空间。”曹允解释道。

    曹允感觉周易说的什么慧眼,什么多眼?什么空间的看东西?曹允皱着眉头说道。

    周易紧接着解释道:“这个世界乃至于宇宙都是由一个空间维度组成的,而空间维度又是地理现象的最基本特征。是根据地理对象的实际分布特征以及地图表达的需要来确定的。包括:0维、1维、2维、2.5维和3维。

    空间维有两种。它可能很大延伸得很远,能直接显露出来;它也可能很小,卷缩了,很难看出来。水管比较粗大,绕着管子的那一维很容易就看到。假如管子很细像一根头发丝或毛细管那样细,要看那卷缩的维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在最微小的尺度上,科学家也已证明,我们宇宙的空间结构既有延展的维,也有卷缩的维。”

    看着曹允那副不知所云的表情,周易就知道自己刚才就是对牛弹琴,不禁叹气“唉,真是有够笨的,说的再简单点,就是人所生活的空间就是三维空间,至于三维再高一点的就很难能感知到了。

    就拿蚂蚁来说,蚂蚁虽然和人类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但是蚂蚁并不能感知到人类的存在,它只有前后左右的平面概念,特别是在它爬高的时候。

    在人类看来它就是在往高处爬,但是对蚂蚁自己来说它只是一直在往前爬罢了。所以说众多生物都生活在同一个空间内,只是由于维度不一样,低等维度生物看不到高等维度生物。

    而张陵的眼睛就能看到别的维度的东西,虽然不能看到多高,但是比我们平常修道所练得的天眼要厉害许多。

    除非阴魂主动现身,不然用天眼也只能依稀看到一团气。可张陵的慧眼不同,无论阴魂现不现身他都能看到阴魂的本体。”

    听完周易的解释,曹允想看着智障一样看着周易说道:“喂,虽说我读书少,但你也别这样诓我啊!还什么维度空间,蚂蚁没有高的概念,那它是怎么知道要把巢穴建在高处的,而且照你这么说,那神不也就在我们身边咯!真的是……”

    周易满头烟线的望着曹允道“哼,蚂蚁把巢建在高处就一定是因为它们能感受到高度?你就知道不是因为受到体内基因的影响?再说神有些特殊不是在我们身边这么简单。”

    “哦!是喔,那你知道的还真多,我都没听说过这些,你就知道这么多了。”曹允吧唧这嘴。

    周易气不过突然吼道:“你知道个屁。这是白觉哥告诉我的,你知道什么!”

    在提到白觉的时候,周易忽然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杆,好似白觉给了他很大自信一般。

    “白觉?我还睡觉呢!”曹允说完这话就后悔了。

    只见周易的五官就像苦瓜一样,满满的都是皱纹,还紧紧地拧在了一起,面色阴沉的就像暴风雨前的乌云。

    曹允心里暗叫不好,随即转过话题,对着张陵聊了起来“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换个问题,既然你的眼睛这么厉害那我出门的时候你怎么不来?”

    张陵只是清咳一声,并未回答曹允的问题,反倒是周易眯着眼睛紧盯着曹允插话道“对了,你刚才说你出门的时候我睡得和死猪一样,你还叫过我?”

    曹允被周易盯的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为了缓和气氛赶忙说道:“对啊,我当时要下床还叫你来着,而且我熄灯的时候你我看你也在忙的嘛,在忙着些什么东西。”

    “啧、怪不得了!”周易突然恍然大悟,“这个东西还真厉害啊!”

    “嗯?厉害,什么厉害?”对于周易前后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不禁心生好奇,便试探着问了问周易。

    周易并没有记恨曹允刚刚的反驳,反倒耐心的解释起来:“你说熄灯还有下床的时候都叫过我,我没反应对不对?”

    曹允盯着周易乖乖的点头,却并未回话。

    “那是因为你早就睡着了,你说你所看到,或者说是感知到的那些,都是假的,是勾引你出门的东西遮住了你的眼,给你制造的幻想”周易忧虑的说。“看来这次应该是在你进宿舍或者是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被盯上了。”

    “啊?遮眼?鬼遮眼!还有你说的被盯上是什么意思,快说清楚啊!”曹允咽着吐沫颤悠悠的说道。

    “你不知道,你当时说要上床,其实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我本来确实是画一个想学校的平面图来着,但是刚画一会,你的鼾声就起来了,没一会就想敲锣打鼓一样热闹,没办法我也就熄灯上床了。”

    “什么?我上床就睡着了?怎么可能我在看书啊,我一直都没睡着才对啊,我是一直没睡所以才会突然想上厕所的啊!”曹允瞪大了眼睛一阵吃惊。

    “对,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太累了,所以直接睡着了,不过现在看来你应该是被东西迷住了。”周易继续解释,“那你说你在看书,那你现在能不能想起来你看到那一页了,或者是看到什么内容了?”

    听到周易这话,曹允立即努力回忆自己今晚在床上所看的内容,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今天所看的内容。难道就真想周易说的那样自己被东西迷住了?想到这曹允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竟然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就中招了。

    虽然曹允并未回答周易的问题,但是周易光是看曹允的动作表情就已经能猜到,曹允确实什么都想不起来,而且他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确实是被迷住了。

    虽然曹允没有回话,但是他的表情已经回答这个问题了。

    不过周易并未理会曹允,而是和张陵继续说道:“师弟你之前说五灵符被消弱了是怎么回事?”

    张陵沉声说:“这段时间我晚上一直在学校附近用我的眼睛观察着学校附近的东西。也就是最近才发现学校这块地方虽然不大,但是这里至少有三个大阵将整个学校给包在了里面。”

    听到张陵的话,周易也不禁惊讶:“至少有三个?这么多,都是师公做的?”

    “应该不是,”张陵迟疑的说,“因为我看了看那三个阵布置的时间都是不一样,第一个阵应该有七八十年的时间了,第二个阵应该只有五十年左右的时间了,至于第三个阵应该才有三十多年的时间。”

    还不等周易问话,张陵继续说道:“虽然我没有学阵法,但是光看那些布阵手法和施阵的位置,我也能大概猜出来阵法的出处了,那第二个应该《度人经》里的渡魂阵,所以第二个应该是师公布的,不过这第一个和第三个阵就……”

    “嗯……师弟,第一个和第三个怎么了?”

    “这第一个阵是结界,第三个虽然没看出来是什么阵,但是和第一个阵的手法很像。”

    “结界?是阴阳师的手法吗?东瀛人?这怎么会有他们的事?”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当时去探查的时候……”

    这段时间张陵之所以经常外出,是因为白天人多眼杂,而且白天的时候学校活人太多生气太重,有些东西不感随便出来活动,以至于学校太干净了什么都看不到。

    纵使张陵的眼睛虽然有特殊的能力,但是碍于种种原因白天确实不太方便,所以他只能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走出宿舍探查。

    虽然来了学校有几个月了,但是之前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过,直到前两周开始,张陵才在学校附近时有时无的看到了一些紫、红掺杂的光。

    张陵一开始看到这些光的时候,十分震惊,他还以为是学校里面的鬼魂成精,有已经聚成一群了,刚还开始吓了他一身冷汗。随后他深吸一口气,稳住了自己的心态。

    便瞪圆了慧眼竭力观察,不一会儿,他便发现那些紫光和红光虽然多,但是并不会游走,只是固定在原地一动不动,随即他便知道那些应该不是鬼魂成精聚群,不由得松了口气。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的下一个猜想,却又让他精神紧绷,而且这个猜想还真猜中了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