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帮手
    张陵和周易说完这件事之后,周易不禁陷入了一阵沉思。

    紧接着,又开口说道:“师弟,你之前说学校这个地方至少有三个大阵,除了那三个还有什么阵?”

    听到周易的问话,张陵的眼睛面色一沉才缓缓开口“就是刚刚要带曹允走的那个索命鬼,我觉得不像是一般的吊死鬼找替身,更像是为了带走他才吊死他。”

    “哦?”周易皱着眉头。

    “之前我远远望到那个索命鬼的时候,我真的就以为他是单纯的索命找替身,直到我看到他要吊死曹允才明白过来,他应该不是在找替身这么简单。”张陵说道。

    第一、吊死鬼是不能离开自己死去的地方的,而我发现那个索命鬼的时候,他是从外面进来找曹允的,如果是吊死鬼他怎么可以离开厕所的!

    第二、如果要找替身,就一定会让替身以自己死去的方法死去,才算是找到了一个合格的替身,但是,那只索命鬼可不是吊死的,既然不是吊死的,那么他就算是吊死曹允也不算是找到了替身呐!

    第三、我看到那只鬼的时候,发现他魂魄凝视,既能遮住曹允双眼,又能早早选中他还在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前提下把他勾出宿舍,怕是死了十年都没这个功力,再说他要是死了十几年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找到替身!

    第四、最后一点,师兄你别忘了,这可是一个三无地带,按理来说魂魄是不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的,可是那只索命鬼居然知道自己不是人,从这就可以看出来这只鬼不简单!

    所以,我觉得这只索命鬼很可能就是被什么给控制了,或者是知道写什么。

    听完张陵的解释,周易也默默点头,似乎是默认了张陵的分析“所以说,你觉得这只索命鬼是突破口?”

    “是!”张陵坚定地回答。

    “那你说学校这里会不会也像白觉哥的学校一样,下面有那个人的魂魄?”周易

    “不会!”张陵十分坚定的说道,“师兄别自己吓自己,当年在白觉那,那个人的力量你也看到了,道教七子连命都赔上了,都没能封住他一魄,还被逼的只得吸食人命以勉强维持封印。现在就阴阳师这个结界,比当时那个封印差了可不是一点半点,这怎么可能封得住他。”

    “可是万一呢……”周易紧搓着眉毛,悬着心。

    张陵没有回答周易的问题,反倒是对着一旁发呆的曹允问道:“对了,曹允你爷爷当校长的时候,学校没出过什么人命事故吧?”

    听了半天的天书,忽然听到张陵终于对自己说了一句话,曹允立即积极地回答道:“对啊,没有啊,当时我爷爷给我讲学校的事的时候,可说过学校建成之后特别安稳,一点事故都没发生过,别说死人什么的,就连家长来学校找茬的都没有。”

    张陵默默地点了点头,冲着心事重重的周易安慰道:“师兄你也听到了,学校建成之后一点事都没有,你别忘了白觉当时的学校,可是一直都没消停过,从建校之前到他出封,可年年都有人死于非命。”

    听到张陵的回答,周易呼出了一大口浊气。虽然看起来轻松了许多,但是已经满是汗珠的手心却出卖了自己的内心。

    见到周易这个样子,张陵紧接着又说道:“好了,师兄别多想了,你要是不放心过两天就跟我去那看看吧,反正我自己也拿不准自己画的那些阵法准不准确,你刚好再去确认一下。”

    周易沉思了一会儿,继而说道:“嗯,那好吧,不过明天还是找一下况大哥吧,虽然学校这些年并没有什么负面新闻,但我总觉得学校有所隐瞒,况大哥毕竟是警察,虽然不是一个城市,但是调查一些文件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然后再告诉师伯和我老爹一声吧,告诉他们学校现在的事,可远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要是忙完了他们自己的事,最好还是过来一趟。

    还有也告诉白觉哥一下吧,告诉他们有东阴阳师来咱们中华了。让他留心别的地方有没有阴阳师出现。

    除此之外,再联系一下九宗哥吧。让小狐姐帮忙联系一下狐黄白柳灰五位仙家吧,让他们帮忙打听一下,学校这几十年有什么特别的人来过,做过什么吧。”

    听到周易的安排,张陵一开始还好,可是一听到‘白觉’二字,眉头不禁皱了一下。周易好似也知道张陵的变化,紧接着说道:“白觉哥虽然经常没什么正行,有时候不怎么正经,好吃懒做……”

    “但是,白觉哥做事还是靠谱的,交到了手上就一定会做好不是吗!更何况除了白觉哥,我真想不到还有谁有这个能力去做这个事。”

    张陵好似也被周易的理由说动了,紧皱的眉头随即舒展放平。答应了周易的安排。

    反倒是被晾到一旁的曹允看着周易、张陵两个人一唱一和、演了一出好双黄。偏偏自己有什么都听不懂,也插不上话,不由得一阵郁闷。

    本以为二人聊完回想起自己,谁知周易、张陵两个聊完就直接爬上床去睡觉了,只剩曹允自己还在下面坐着。

    见状、曹允立即从地上爬起,转身就想朝着自己的暖床跑去。可是才跨出第一步,曹允马上刹住了脚步,心想‘嘶,好像不行啊,刚刚我就是自己睡才出的事,现在我还自己要睡啊!’

    曹允拍了个手好似做了什么决定一般,二话不说赶紧跳上了周易的床。

    周易只感觉身旁一热、地方一小,曹允就已经蹭到了他身边,而且还没等周易来得及说话,曹允的呼噜声便率先传了过来。

    周易心知要赶走曹允已经不可能了,只得骂了一句,一把抢过被子自己睡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曹允还以为周易、张陵两个会来一个人,给他解释一下他们昨晚谈论的话题。

    可哪想,一个上午都没人理他一下,周易、张陵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周易还是没事了要出门去乱逛,张陵则是一上午无论上课、下课几乎都是在熟睡中度过。

    直到午休,三人回到宿舍的时候,周易忽然对曹允说:“老曹,帮个忙。”

    一听有事,曹允一脸积极,麻溜的跑到周易面前,主动询问:“怎么?什么事你说。”

    周易则是一脸坏笑冲着曹允笑道“小事儿、小事儿,待会我和张陵去厕所,你啊哪凉快哪待着去,别出声了。”

    “什么?”曹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屁颠屁颠的跑周易这来帮忙,结果就是让自己哪凉快去哪,“让我一边待着?”

    “对!”

    “诶,不是,你这什么意思啊……”

    曹允还没吐槽完,周易又插话道:“少废话,办事!等忙完了把事都告诉你。”

    说完这话,周易也没理曹允,而是在寝室门上的玻璃上画了个东西,随后又在自己的桌子和张陵椅子上分别贴了一道符,就跟着张陵进了厕所。

    见到两个人一前一后紧了厕所,曹允不禁菊花一紧,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厕所门口,耳朵贴着门板仔细去听厕所里的声音,隔了几分钟才断断续续传来一点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