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求助
    而厕所里则是另一番景象了。

    周易、张陵两人进了厕所,不知周易从哪掏出一部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便打开了免提,等待对方接听。

    嘟嘟两声过后,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回音。

    只听周易问道:“喂,是小玲姐吗?”

    一个温柔的女生忽然从电话另一头传来:“不是,你是?”

    一听不是,周易心想自己不是打错了吧,一旁的张陵却插话道:“珍珍姐!是我张陵和我师兄周易。”

    “噢,是你们两个啊,前两天张叔叔还打电话来了呢,他说你们两个都上高中了,现在的高中生活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充实啊?”

    “嗨,不就是新学校的事,又被我老爹他们坑了!”周易叫苦道。

    “啊?不至于吧,周叔叔他们怎么了?”

    “倒也不是他们,主要是师公,当年我们学校建校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还是师公解决的,只不过当时不能解决彻底,所以师公去世前留下遗言,要求灵宝派弟子,五十年后一定要回到学校,把事情处理好,我老爹和师伯之前有事,就把这事推给我和张陵了。”

    “呵呵,那你们可要努力咯,有事就找我们吧,我和姐姐一定会帮你们的哟。”

    “我这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就是现在有事要要你和小玲姐帮忙,才打电话的。”

    “哦?说说是什么事啊。”

    “事倒是不大,主要就是想让你们帮我联系一下况大哥,我想让他帮我们查查学校自建成之后就发生的所有事故,我们感觉这个学校的风水,可能被某个阵法给影响了。”

    “好,你们放心吧,我马上就给棕佑打电话。”

    “珍珍姐麻烦你啦,我先挂啦,我们还要给黎九宗和白觉哥打电话。”

    周易和珍珍寒暄了几句,便挂掉了这通电话,立即又拨出了另一通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周易倒也没客气,上来就说:“喂,九宗哥帮我个忙。”

    对面那人好似习惯一般,倒也不气恼,一阵温柔而低沉的男生快速回道:“好,小易你直接告诉你小狐姐就行了,回头她再告诉我。”

    一听到“小狐姐”三个大字,周易不禁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好似遇到了什么难事一般。

    不过还没等周易反应过来。

    随着黎九宗的声音落下,另一个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徐徐传入周易耳畔,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似触电般袭便全身。“小周易啊,告诉姐姐,你要九宗帮你什么忙呀,姐姐在这头好好听你说哦!”

    听完这段话,周易好似被施了定身咒,直接忘记了他要说的话,反倒傻愣愣的立在原地,开始回味起刚刚那段绕梁语音。

    见到周易这个样子,站在一旁的张陵立即皱起了眉头,好似刚才的声音对他没有半点影响,只听张陵有节奏的清咳了三声,周易立即从丢魂的状态下恢复了过来。

    随着张陵清咳声的传出,电话那头的女声忽然可怜兮兮的埋怨道:“哎呀,小张陵你这可就不好玩了,姐姐在和小周易玩游戏你没事干嘛插一脚啊。”

    清醒过来的周易,听到电话里的女声不禁苦笑道:“呵、小狐姐,你就别逗我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学的奇门遁甲术,光有术没有法哪能破你的魅术啊,要不是张陵我可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再说我们找九宗哥真的有急事,您就先别闹了啊,你先听我说完,完事我还要给白觉哥打电话呢。”

    “唉,没意思,没意思。好吧、好吧,你说吧,我听着。”女生哀怨道。

    “小狐姐发动一下你们狐家的徒子徒孙,还有黄白柳灰四家子弟让他们帮我们查查,我们现在这个高中几十年前的前身,还有我们学校周边这几十年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来过。”

    “嗯?就这个是事?这个事还有什么可急的,想问出来这事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等帮九宗把这事解决我就帮你问。唉,小周易你变了,都不爱和姐姐玩了,你知道姐姐有多伤心吗?”对面女声那可怜楚楚的声音,让任何男人、甚至说是女人听了都会忍不住心疼起来。

    听到这话,周易似有不忍,一脸悔色,就想安慰起电话那头的女声。

    反倒是站在对面的张陵依旧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只是看到周易这个模样,立即出了口粗气。隔空朝着电话的女声喊道“好了,我挂了,你们忙完就尽快回我吧,我们这边急着等消息呢。”

    “唉,小张陵你这个样子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哦,要多点情趣嘛,不然多无聊……”可惜还没等那个女声说完话,张陵反倒是率先把这通电话给挂了。

    随着电话挂断的一瞬间,沉迷于幻想之中的周易立即苏醒了过来,望着对面一直看着他的张陵不禁尴尬挠头。

    周易找不出话题搪塞刚刚发生的事情,便立即拨出了第三通电话,只不过这通电话,并没有人回复,周易足足打了三遍都没人接,最后不得不放弃了这通电话。

    与此同时,在外面本该负责望风,却一直趴在门口偷听的曹允,猛地发现寝室门的玻璃窗上,突然有张脸印在了上面,心里不禁一紧。

    等曹允稳了稳心神,定睛细看原来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管理宿舍的老师。其实每到中午的时候,总会有老师定时来寝室巡查学生情况,这不,刚好就来到曹允他们宿舍。

    不过要是平时曹允还不会担心什么,可是现在整个宿舍只有他一个人在屋里,另外两个正在厕所使用违禁品打电话。

    这要是被老师发现了,可不是个小事,少说都是没收手机,记过处分。

    曹允本想着老师看看就会走了,哪成想,门口的老师竟然突然敲起门来,要求曹允开门。

    一看要开门,曹允顿时两脚发软,两只脚半天都迈不开一步。曹允这一顿他自己是不要紧,可门口的老师却是瞪了他半天,在老师锐利目光的催促下,曹允终于移到了门口。

    扭开门锁,打开宿舍门,迎着老师进屋,三个动作一气呵成。曹允没敢再有半点拖沓。

    一看老师进门要数落什么,曹允便已经在心里为周易、张陵默哀了。

    可是哪成想,老师进门的第一句并不是问周易或者张陵在哪,反倒是说起了曹允的不是。

    ‘曹允啊,你说大中午的你一直趴在厕所门口干嘛,这么喜欢厕所你怎么不进去!你看看你们宿舍的周易、张陵多跟人家学学,看看人家中午到了宿舍也不休息,还这么认真的看书。你说你要是累了不看书,你上床睡觉也行啊,乱逛什么……’

    听着老师的教训,曹允的眼睛睁的老大,心想‘我靠,什么情况,那俩玩意不是没在宿舍吗,老师眼瞎了?怎么光说我,不说他俩!’

    伴着老师的教育曹允只得默默承受着一切。

    厕所里的周易、张陵本来都经打算出厕所了,可是一听到门外传来了老师的训斥声,两人只得在厕所等上一时半刻了。

    就在二人耐心等待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震动声立即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白觉’两个大字正印在电话屏幕上,无时不刻不向着周易、张陵两人提醒来电人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