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血符
    ““哎,你说什么呢你。”曹允没听到周易的冷哼声,便皱着眉头朝着周易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你不信就算了。”周易也懒得去多说什么就随口一回。

    “不是不信,关键是障眼法、就障眼法,一个破戏法,还说整个八阵图出来,说什么能抵十万精兵,还把人诸葛亮、黄帝什么的都扯出来了,我说你不去说书真是白搭你这个口才和想象力了。瞎掰都不带打草稿的。”曹允摇着头嘲讽周易说。

    站在一旁的张陵看不下去了,主动站出来说话,可是他找的对象并不是曹允,而是拉着周易到另一边谈了起来。

    “师兄,这样不好吧?”张陵略有担心的问道。

    “哼!不好?有什么不好的。”周易满是不在乎,“他不是看不起灵宝派嘛,刚好就让他知道知道我灵宝派的能耐,而且学校里的东西,一般见到咱俩都绕的远远地碰到碰不到,现在刚好有杆枪,还真不打算使使了?”

    “可是,他八字儿毕竟这么轻,谁知道他能撞到个什么出来,要是真来个大的,我怕咱俩都吃不消,万一他在有个三长两短的,师叔和我爸……”

    还没等张陵说完,周易立即插话道“放心吧,师弟。回头我给他来一道人符震着。这两天尽量就在他身边带着,一旦有个突发事件,我也来得及护他。”

    张陵本就是一个光做不说的闷瓜蛋子,之所以之前那么多话,主要是因为之前因为他的过失,差点害的曹允在厕所被那只鬼拉走,所以心里一直对他过意不去。

    刚好看到周易要教训曹允,顿时就想帮他说情。以安慰自己心里的那份愧疚感。

    只不过对于自己的师兄周易,张陵也是了解的,虽然平时总是嘻嘻哈哈,爱说爱笑,可是一旦遇到关于灵宝派的问题,便很难能说得动他了。

    张陵一见事不可为,那也只得默认了周易的行为。

    不过再三叮嘱周易一定要看好曹允,他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同时,划破了自己的手掌,任凭自己的血流到周易的手掌之上。

    “既然这样就给他画一道完整的人符吧,不过暂时先不要用人道轮回的力,就先用咱俩的力吧,师兄引神应该在你身上吧?”张陵对于自己正流淌着鲜血的收,一点不在乎,反倒是关心着曹允问道,“这点血够用了吗?”

    听到张陵的话,周易皱了皱眉头倒抽了口冷气“啧啧啧,够了够了,也不知道,那小子命是有多好,不只是借用咱们师兄弟的精气,还能用引神给他画一道完整的人符。”

    “不过我现在担心的倒不是能不能做的问题,主要是咱俩现在都没有盘古令,没有盘古令就用引神借力,我怕会引来了其他卫道人替天行道啊”

    “放心吧,师兄。我之前已经看过了,这个结界里自成体系,直接成了一个三无地带,外面的事很难影响到这里的,除非是用了动静太大的术,不然咱俩不会有事的。”

    还没等周易反应过来,张陵又说道“再说了,不是还有白觉在吗,他说了的‘有事就找他的’大不了我一会给他打个电话,看他什么态度。”

    听得张陵说了白觉的名字,周易不禁笑笑“呵、怎么你也觉得白觉哥靠谱啦?”

    张陵没有回话,而是冲着周易白了一眼。

    见状周易也不追问“行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好推脱的,你就去问吧,我去准备东西,等你问好了我再决定是画天符还是神符。”

    不等周易说完这话,张陵便再次走进了厕所。

    见到张陵又进了厕所,被晾在一边的曹允马上叫到“哎,别呀,我还想上厕所呢,你又干嘛去啊?”

    张陵没有理会曹允,直接开门进门锁门,还没等曹允的话说完,张陵的三个动作就已然完成了。

    见到张陵这样,曹允直接冲着周易炮轰道“这是你师弟?整个一个土匪、军阀,我真是上个厕所都不给了,你俩在里面呆的轻松,我在外面憋了半天了。现在出来了还又进去……”

    周易实在懒得听曹允废话,便开口说道:“这么急那你滚去公厕,别在我这跟蚊子似的嗡嗡乱叫。”

    一听到‘公厕’二字,曹允立即语塞,一想昨晚发生的那出还历历在目,才发生不久,虽然现在是大白天,但是这心里想着昨晚事也是瘆得慌啊!

    紧接着,只见曹允咽了口吐沫,便乖乖的爬上床闷头大睡。

    见到曹允这样,周易也不气愤,而是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另外正在厕所里,给白觉得打电话的张陵却遇到了难题。虽然自己刚才口头上说着白觉的名字自己不怎么在乎,但是现在要给白觉打电话,又要听他奚落,这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但是,张陵他转念一想,这可是关乎着曹允、周易和自己安危的大事,绝不能马虎,必须马上办到。

    张陵心里一狠、一咬牙一跺脚就拨通了白觉的电话。

    电话里嘟嘟两声过后,不饶张陵多等,对面便迅速接过了电话。

    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了贱兮兮的声音“喂,小张陵啊,难得呀,你还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呐?”

    张陵虽然回答的时候面无表情,但是说话的时候后槽牙却要的吱吱作响。“别废话、我这有事问你。”

    “哎哟喂,你还有事问我啊?”白觉戏虐道,“不过有事求人应该是这个语气吗?你不觉得你这个态度有点太强硬了吗?你这个样子是很容易失去我的诶。”电话那头的白觉调侃道。

    “我.......”张陵一时语语塞不是如何作答。

    而电话那头的白觉却抓住这个机会继续说道:“啧啧啧,怎么啦,小张陵你也知道自己不对啦?对嘛,我就说,态度要好点不是。”

    一直在听白觉教训,张陵一时没忍住突然吼道:“有完没完呢,有事找你帮忙就这么费劲是吧!”

    “呼,小张陵你干嘛呀,忽然这么吼一声,你想吓死我啊?你这个脾气可不怎么好,你没事啊还是多念念你们灵宝派的《度人经》吧,舒缓舒缓心情。”白觉忽然轻声说话,好似真被吓到了一般。

    张陵没好气的说:“我没事,不劳你费心,你只要少给我说两句话我就一点事都没有了。”

    “唉,你这个孩子哟……”还没等白觉这句话说完,白觉突然转换话锋焦急说道:“张陵有事快说,赶快。”

    张陵立即对白觉突然转变的语气感到一丝担忧;“怎么了,你那边出什么事了?”

    “没、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事你们两个现在也赶不过来,你们先办好你们自己的事再说,现在再不问我待会就没时间了,说是什么事。”

    张陵虽然不清楚白觉那边有什么事,但是通过白觉突变的语气,和张陵那边嘈杂的声音,张陵能判断出白觉那边十有**是遇到麻烦了。

    随即,张陵也不拖沓,就把用引神借力会不会帮其他卫道人引来的事问了出来。

    而电话那头的白觉虽然遇到了麻烦,但是却没多想,并且语言坚定的说:“放心去做,只要不是坏了规矩,出什么事我来给你俩顶着。”说完这话,白卷那边刚好也突然挂掉了电话。

    虽然张陵心里有些许不安,但是就像是白觉说的那样,他现在就是有时张陵他们两个也不能及时过去,还不如先踏踏实实昨晚自己手头的事呢。

    张陵默默地点了点头,边走出了厕所,准备告诉周易白觉的回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