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画符
    张陵出了厕所和周易简单说了几句,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不在言语。

    而周易也划破了自己的手掌,将从自己的手掌流出的鲜血,与之前张陵交给他的鲜血融在了一起。

    待周易觉得血流的差不多的时候,便止住了手掌的鲜血。同时,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杆毛笔。

    单看笔杆竟然通体紫色,而其周身也没有达到珠圆玉润一般光滑平整,更像是整个笔杆就是临时,从一棵枯死的老上树截取下来的一节一般,还未来得及打磨。

    笔杆由上至下都是生长的纹理,而且纹理之间好似还有金色流光涌动。

    而笔尖亦是不同寻常毛笔那般,是统一的颜色。反倒是烟、白、红、绿四种颜色的兽毛组合成。

    周易拿出毛笔,把笔尖沾混合了两人鲜血小盘里,同时,闭上双眼神情十分虔诚,用毛笔不停的搅拌,口中还念念有词。

    就在周易在叨念的时候,张陵也没有闲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曹允的床上,只见他轻轻趴在曹允耳畔小声说了句什么。

    便一把将曹允从床上拽起,扛着他就下了床,拉过椅子,将曹允放到了周易身边,而曹允却像丢了魂一般,任凭张陵对他做什么都没反应。

    就在张陵放下曹允不久之后,周易突然猛地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睛并没有去关注曹允或者张陵怎么样。

    而是死死的盯着正在慢慢脱离盛满鲜血小盘的毛笔,只见随着毛笔耳朵离开,小盘内的鲜血好似收到吸引一般,一同朝着毛笔耳朵笔尖涌去。

    直到毛笔在离开小盘之前,彻底将小盘内的鲜血吸收个干净,笔尖也由四种毛色一齐变成了同一种颜色——红色,周易才彻底送了一口气。

    虽然这个过程不过是喝口水的功夫,但是从周易已被汗水浸湿的后背就可以看出,这个看似简单的过程并没我们想象中那么容易。

    周易松了一口气之后,依旧不敢放松,紧接着就对一旁的张陵说道:“师弟脱衣。”

    张陵听到声音也不拖沓,一把就撸下了曹允身上的衣物仅剩一块遮羞布,周易则顺势用毛笔在曹允的额头、手掌、脚心、后背、前胸等处写了一些符文。

    周易写得越多,笔尖上的红色则越是清淡。待他写完最后一块位置之时,笔尖的红色刚好流完。

    与此同时,沾过鲜血的笔尖竟然看不出丝毫的湿润,就像是用吸管吮液体,待液体吸完,习惯不会湿,而且也难以留下一丝水渍,就好似现在的笔尖一般。

    当然我们也可以猜到,应该是毛笔笔尖的材质太过于特殊才会这样的。

    再说写完符咒的周易。

    周易写完符咒,右手在胸前竖立,同时,还用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一收,刚好横着夹住毛笔,而周易的左手则捻成剑诀,指着身前的曹允念道

    “天清地灵、灵宝开路、道血为引、建木搭桥、借力众生、凝……”

    随着周易念出这段道诀,曹允身上陡然激发出一阵红光,直至周易‘凝’字结束,这阵红光才结束。

    再去看红光源头的曹允,只见他身上的用鲜血写出的红色符文已然消失不见。

    见到此景,周易胸中那口浊气才彻底放开,随即便瘫坐在了地上。

    同时,冲着张陵苦笑道:“呵、师弟,师兄我总算是不辱使命,完成了这半成的人符了。不过虽然是残次品,但是这道人符毕竟是以曹允为载体画出来的,威力可比一般用符纸画出来的符要大得多啊,这次你可以放心了吧。”

    “对了,如果七天之内,还钓不上饵的话,就师兄辛苦了,把人符最后一笔给曹允填上吧,毕竟拖得越久,人符效果越差。”张陵关切的说道。

    周易微微颔首示意,便爬上了床上休息,虽未言语但是光看他苍白的脸色,和渗满汗水的额头,便足以说明这次画符对他的负担也是巨大的。

    而站在曹允身旁的张陵本想直接叫醒曹允的,但是他转念一想,一旦让曹允醒来,看到现在自己光着身子坐在下面的样子,就是想找出个理由搪塞他怕也是不容易。

    索性就费些事扛着曹允,把他让上床后,又附到了曹允耳边轻轻说了些什么,便直接跳了下来,回到自己座位上,不知在倒弄一些什么。

    到了下午上课的时候,曹允除了好奇自己什么时候脱光衣服睡觉之外,并未发现有任何不妥。

    而周易、张陵二人也当什么都未发生一般,照常上课。

    就在下午第一节课上课之前,班里仅有的几个拥有走读特权的学生突然跑到班主任夏语面前不知说了些什么,当然这其中就有曹允的死对头叶斌。

    期间,夏语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后忽然宛然一笑,眉头舒展好似十分开心的样子。

    叶斌回到自己的座位之后,眼神还不安分,死死地盯着不远的曹允。

    一时间,曹允也一头雾水,心想自己没找他没惹他,怎么就跟自己过不去了,神经病啊!

    虽说是这么想的,但是,看到叶斌的眼神,曹允也是不甘示弱,也会过去了一道犀利的目光。

    直到上课,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将注意力从对方身上,转移到了老师的身上。

    由于这周晚自习还没开始,所以到了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学校学生也就放学回家了。

    不过曹允作为班长,临走前要负责熄灯锁门关窗,所以总是落在了其他同学后面。

    也许是习惯了这个任务,直到今晚最后一个同学离开,曹允才缓缓从自己座位上起来,把教室的窗户一一关好,才准备关灯、锁门离开教室。

    可是,就在曹允准备关灯的时候,忽然一阵冷风吹来,曹允不由得缩紧了身子。

    同时,双手抱臂在自己胳膊上用力搓了几下,才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曹允不禁好奇,这才是月底,还没入冬呢,怎么突然就这么冷了?

    随即,曹允顺着冷风吹来的放心望去,刚好看到自己本来已经关闭的一扇窗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才次打开了。

    而且在窗沿的位置还有一个人,正背对着曹允安然自若的坐在上面。

    见到这一幕,曹允心中一惊,自己所在的教室可是四楼啊,这要是掉下去可是非死即残呐。

    曹允赶忙冲着那人说道:“同学,同学你、你是哪个班的?坐在那干什么,过来,来我这边好不好。”曹允一边说着话,一边缓缓移动步子准备挪到窗边救人。

    可是坐在窗沿那人好似没听到曹允的话一般,对曹允的话语置若罔闻,依旧坐在窗沿一动不动。

    就在曹允朝着窗边慢步挪动的时候,后面陡然传来一个声音“曹允,这还没到大晚上呢,你这就发神经了?自己在这说什么呢!”

    曹允的全部精力都放到了,坐在窗沿那个人的身上。

    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喊,曹允随即惊叫了一声,便赶忙扭头望去,只见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林雨晴。

    原来作为学习委的林雨晴,不止监督同学学习,对自己也是一刻也不放松,回到宿舍还要看书复习。

    刚好走到楼下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忘带了一本书,刚好看到楼上教室灯还没关,索性就一路小跑,赶在曹允锁门前回到教室拿书。刚好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曹允看到林雨晴轻声说道:“嘘!你没看见那有个人吗?小点声,你想害死他啊!”

    曹允说话的时候,他的手也是一刻不停,随之做起了动作,一只手来到嘴边做出嘘声的动作,而另一只手则直直指着正坐在窗沿的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