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收服
    一见到这两个人,曹允就是不顾一切的跑过去,抓到一个人就紧抱着那个人的大腿不放。

    突然受到这种待遇,被抱大腿的人影也是颇为尴尬“咳,差不多行了啊,我又不是女人,你抱着我,我也不会喜欢你啊。”

    “不放,死都不放,你大爷的你俩跑哪去了,这么晚才来刚才都吓死我了!”曹允异常坚定,任凭对方如何甩腿都摆脱不掉曹允。

    原来出现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曹允的室友,张陵和周易两兄弟。

    刚刚经历了那惊魂一幕,就连小命都差点丢了的曹允,出门好不容易见到了救星,他又怎会这么容易就放手。

    见到曹允这个模样,周易只得翻了个白眼便不再理会,而是转头冲着张陵挑了个头。

    两人之间虽然并未言语,但是张陵已经意会到了周易的意思,便走进教室,向着正蜷缩在地面上的男生进发。

    只见张陵走到男生魂魄身旁,却并立即收服他,而是猛地睁大双眼,盯了地上的男生一刻有余。

    曹允虽然看不清张陵脸面的变化,但不经意瞥到张陵两腮咬实的样子,曹允也能猜到张陵此刻的心情并不是多好。

    教室内的张陵深深吐了一口气,右手捻成剑诀便从腰间夹出了一张黄符,右手捻着黄符在男生鬼魂上方,空画了一个符号。

    伴着口中叨念的道诀,张陵画符的速度越来越来,随着一个‘起’字吐出,男生的鬼魂竟然从地上飘起。

    曹允才看到男生的鬼魂飘起,张陵就紧接着喝了一个‘疾’字,陡然将黄符朝着男生鬼魂笼去。

    而本来诺大的鬼魂竟然一沾到黄符就好似洪水遇到了决堤,朝着黄符猛地钻去,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原地。

    做完这些还不算完,只见张陵将两指之间的黄符往上方一甩,同时口中说出了一个‘凝’字,而空下来的右手也顺势化剑成掌,一把抓住了正在飘落的黄符。

    这个过程不仅说起来复杂,做起来也需要一定的精准度,可看是张陵轻描淡写一气呵成的样子,想必是练习了没数遍的结果。

    收服了男生的鬼魂,张陵回到了周易身旁,摊开了紧闭的手掌,放到了周易面前。

    而那张原本摊平的黄符,也不知怎么居然结成了一个三角状。

    曹允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放开了抱着周易大腿的手,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摆弄起那张三角状的黄符,好奇张陵是如何做到的。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曹允放开了大腿,周易立即躲得远远地,对着曹允说道:“行了、别搞了,这是我们灵宝派独门的结印手法,不外传的,还有你要是把这个符弄破了,里面的东西跑出来我可救来不及救你!”

    一听这话,曹允赶快办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了周易。

    曹允一个大男人居然可以怕成这样,周易也是一阵无语,叫曹允赶快把教室门窗锁好,便和张陵肩并肩远离了教室。

    曹允看到周易、张陵二人已经离开教室了,二话不说立即关上电灯,带上了教室门。

    一路小跑跟上了前面的周易。

    对于曹允的归来周易并没有在意,因为周易此时的注意力全部放到了和张陵的谈话中。

    “师弟怎么样,你刚刚探查那个魂魄有什么发现?”周易率先开口问到。

    听到周易的问题,张陵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开口说道:“他魂魄里有东西。”

    听到张陵的回答,周易皱了皱眉头“东西?什么东西?”

    “阵法”张陵淡然说道。

    “阵法?所以是什么意思?”周易见张陵没有说话,便继续追问道,“嗯?师弟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张陵虽未说话,但是银牙在嘴里早已咬的吱吱作响。

    张陵在心里思索了半天,本来还想考虑说与不说,可是在周易一再追问,张陵只得硬着头皮说道:“人有在他体内设下了阵法,通过阵法就可以控制这个魂魄的行为,我怀疑他之所以会找曹允,也是因为背后有人操控的结果。”

    听到张陵这句话,本来还在赶路的周易竟然猛地一顿刹住了步子。

    此时周易脑子里的信息,就像承载不了负荷的处理器一般,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他整个人也顿时炸开了窝。

    一时间周易手足无措,一会儿用手挠挠头,一会儿两手互相搓取暖,又一会儿两手同时攥拳。

    除了双手不听使唤,嘴里也没有停下念叨,一会儿念叨‘糟了、完了、走、快走’,一会又到叨念‘不行,赶快给白觉哥他们打电话,通知他们一声’。

    站在一旁的曹允也是第一次看到周易这个模样,不由一愣。虽然平日里周易经常不着边际,但是至少是一个可靠的人。

    可是眼前这个表现的人,真的是平日里他所熟悉的那个临危不惧周易吗!

    张陵好似知道周易的病症所在,等周易疯癫了一会儿,便迅速走到周易身后,一把抱住周易。

    任凭他百般挣扎也不放手,同时说道:“师兄,你清醒点,这个不是那个人弄得,要真是那个人的话,咱俩早就交代这儿了,怎么可能这么久都还活蹦乱跳的。”

    周易好似听懂了张陵的解释,挣扎不再那么激烈了,张陵便趁热打铁继续说道:“再说那件事都过这么久了,现在还有什么过不了的槛!”

    见到周易的挣扎越来越小,张陵也逐渐放开了周易。

    周易喘了几口粗气,张陵望着周易的胸部从波峦不平,到逐渐恢复平静,才再次上前。

    “师兄?”张陵关切的慰问。

    周易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才木讷的点了点头回应。

    “好些了,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了,一想起当年那一幕我就浑身发抖,难已自控啊!”周易面色苍白,双眼空洞的叹息。

    张陵亦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师兄不只是你,任谁经历那件事都会这样的,不过,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做好眼前事,努力向前。”

    周易叹了口气,缓缓点头。

    只有站在一旁的曹允听完了周易、张陵两人没头没尾的问答,不由得吧唧着嘴,抓耳挠腮的以示疑惑。

    张陵看到曹允这副模样难得开口说道:“这是以前的事了,也是我们第一次遇到白觉的事,以后有机会再给你讲吧,现在还是先忙完眼前的事再说吧,不然你这次的努力就白费了。”

    曹允先是哦了一声,便转过头不再多想。

    “我的努力?我的什么努力?”突然,曹允好似想通了什么似的,竟然猛地转过头来,一个健步就冲到了周易面前,同时还用双手抓着周易两肩说道:“我靠,周易你大爷的,你们两个小子整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