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老子不喜欢男人
    张陵看到了叶斌疑惑的目光之后,便不再关注叶斌,而是拍了拍曹允的肩膀,示意让曹允尽早回神。

    等到曹允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就大吼道:“我靠,这也太生猛了,你们两个也是藏得深啊,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担心了半天。”

    张陵面无表情,没有多说什么,外人难以了解他心里的想法。

    周易则是歪着嘴一脸嫌弃的说道:“告诉你?告诉你好让你有了依仗,欺负别人?”

    一听这话,曹允大好的心情瞬间就被破坏,立即对着周易说道:“我是那样的人?”

    周易也没给曹允留脸,直接回了一个“是”字,便不再多语。

    曹允的脸色立马烟了下来,吧唧着嘴,干嚼了一句“大爷的”便走去了阳台洗漱。

    经过叶斌身边的时候,还不忘嘲讽道:“叶大少爷我知道您家有钱,住大房子住习惯了,不过您老就是再喜欢阳台这么大的地方,也不能一个人占着不是,麻烦您老高抬贵脚,挪个地方我要洗漱了。”

    叶斌愤恨的咬着腮帮,并未回答,可是心里已经把曹允骂开了花‘谁愿意在阳台待着,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鬼知道我动了动屁股,屋里那两个会把我怎么样。’

    一开叶斌难得没回嘴,曹允可是得了便宜卖乖,又紧接着讽刺道:“哟,叶大少爷你这是怎么个意思啊,您老人家在这我是真的不方便洗漱,你还打算赖在这不动窝了怎么得,难不成你就这么喜欢这个阳台,晚上睡觉还想这啊!”

    听完这话,叶斌瞬间有了一种,跳起来指着曹允鼻子骂的冲动,不过望了望屋里那两位,又想了想刚刚躺在地上那十几个,再加上周易对他的警告,已然从胸中吐了口浊气忍下了。

    许是曹允的话太多吵到了周易,亦或者觉得叶斌一直坐在外面不是个办法。

    只听周易冲着曹允嚷道:“说那么多屁话干嘛,赶快洗你的,你洗完我还洗呢,叶斌回来收拾你东西,刚才那帮人跑了,你赶快自己收拾,收拾好了早点洗漱,别影响我们晚上睡觉。”

    听到周易的话,叶斌如赦大令一般,抱着椅子就往屋里跑,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行装,不过看叶斌收拾行李利利索索的样子,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有娇生惯养富家子的样子。

    宿舍暂时安稳,直至入夜也没在闹出什么动静。

    半夜,就在曹允谁的正香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晃动,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这个晃动的力量越来越大,曹允瞬间从梦中惊醒,同时还不忘尖叫道“地震啦……”

    这话还没说完,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瞬间捂住了自己的嘴,一双泛着白光的眼睛也随之来到了自己眼前。

    曹允这两天可没少被吓,本来大条的神经,也变得越发细小,今晚睡前他都还在想,要是再多来几次突发事件,自己的精神怕是要崩溃了。

    哪成想,今晚又来一次。

    就在曹允不断挣扎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陡然传入耳畔“叫什么叫,想把整个楼的人都叫醒吗。”

    听到这个声音,曹允逐渐安静了下来,等到他的眼睛适应了漆烟的环境之后,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易竟然悄悄咪咪的摸上了自己的床,还捂住了自己的嘴。

    本来才刚刚安静下来的曹允转念一想,竟然有闹腾了起来,而且这个热闹的动作比之前还要剧烈些。

    还没等周易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曹允却率先扒开了周易堵住自己嘴巴的嘴,趁机吼道:“周易你大爷的,老子不喜欢男人!”

    不等曹允说完,周易立即开口:“滚你大爷的,老子也不喜欢男人!”

    听了周易的怒骂,曹允并没有悔口,而是继续说道:“犯了法的都说自己没罪;进了精神病院的都说自己不疯;破了产的都说自己有钱,贼喊捉贼谁不会啊。”

    听到曹允说这么多话,周易恨得直牙痒,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通乱揍。

    打完了,再看曹允,只听曹允说道:“不喜欢就不喜欢,打我干嘛。”

    自此之后,周易算是知道了,感情和曹允说什么都相当于放屁,不如直接动手来的简单明了。

    再说另一边挨打的曹允也很无辜,本来他是叶斌睡同一边的,张陵、周易睡一边。

    可是今晚睡前,张陵非要和自己换床,理由也不说,就硬是要换,而且还说以后就这么睡了。

    虽说曹允和叶斌不对付,但是睡了觉哪还有那么多事啊,而且曹允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想换就换嘛,换个床睡多大点事,关键是,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大晚上,睡觉头才说。

    再加上周易这货,大半夜偷偷摸摸的爬到了自己这边,很难让曹允不乱想。

    不过还好,见周易只是打了他一顿发泄,并没有动手动脚,曹允才放下心来,确认周易确实不喜欢男人。

    周易收拾完曹允,见曹允不再说话,便让曹允赶紧滚下床,说是有事和他交代。

    “‘有事’能有什么事,难道是今晚在教室的事?”曹允想着便朝另一边床望去,只见此时的张陵也摸到了叶斌的床上,轻身伏在叶斌身旁,不知在做些什么。

    看到这一幕,曹允不禁有些腻味,吞着口水想“这都是什么人呐!大的这样,小的也这样,感觉我是进了狼窝了…….”

    曹允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才爬到了床下,而与曹允不同的是,张陵也同时从床上跳了下来,只是张陵凭借他稳健的身形,轻盈的步子,在落地的一瞬间并未发出多大响声。

    等到曹允到了下面,周易才指着曹允又说道:“你找椅子坐好了别动。”

    “嗯?别动,你、你要干嘛?”曹允下意识的双手抱胸,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见到曹允这个举动,再联想他之前收的话,周易就气不打一处来,顺势就要赏曹允一脚。

    张陵有些无奈,抿着嘴摇了摇头,止住了周易的行为。

    张陵一插手,周易也不好再动手,只得恶狠狠说道:“我再说最后一遍,老子不喜欢男人,你别逼我动手!”

    曹允也看到了周易异常火大的模样,立即缩了缩脖子,轻声问道:“那你让我坐下干嘛?”

    “还不是为了你,”周易没好气的说,“好心当成驴肝肺,真是费力不讨好。”

    一听和自己有关,曹允立即打起来十二分的精神,急切问道:“和我有关,什么事、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