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恶心
    周易正在气头上,自然是不会理会曹允的问题,所以曹允也没指望周易会理他,反正以他对周易的了解。

    周易气一气过一会儿就好了,也不用管他,曹允索性就把探求的目光投向了张陵。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曹允对张陵也算是有所了解了,虽然曹允之前张陵那副冷冷冰冰,生人勿进的模样有些不屑。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张陵的心肠还是蛮好的,至少比起那个一言不合,就对自己动手的周易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你有什么问题、难处,只要求到他,他能帮就一定会尽力去帮。

    甚至很多时候,他就是做了什么事,也不一定去说,照周易的说法就是深藏名与利,虽然曹允对周易这种大大咧咧的说法嗤之以鼻,却不可否认张陵确实是有那种默默做事,不喜招摇的人。

    感受到了曹允渴求的目光,张陵只得摇头说道:“今天中午的时候,师兄在你身上画了一道符,以保证你的安全,只不过那道符还没画全,所以想趁晚上别人都睡觉的时候,帮你把符补全。”

    “嗯?还有这么好的事?”曹允十分疑惑的盯着张陵问道。

    “这个……”由于张陵不善言表的性格,所以一时半会儿张陵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曹允这个问题,总不能让他直接说是周易故意没画全,让曹允去当诱饵的吧。

    “毕竟你这个诱饵不是白当的,还是有些好处的不是。”站在另一边,不知在忙些什么的周易突然插话道。

    听到这个,曹允立即火大:“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来气,凭什么我去当诱饵啊,就是去你们也提前告诉我一声啊,什么都不说,也不告诉我,就把我放出去了,我要是有点事怎么办呐……”

    周易实在懒得听曹允在那一直说个不停,马上回嘴说道:“告诉你,告诉你不就露馅了,万一没钓到怎么办,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没确保你安全了。”

    “你当你为什么一开门,我和张陵就在门口啊,那是因为我俩一直都没走远,一直在外面守着你,再说了,你就不能动脑子想想,那个鬼都要上你身了,他是怎么被打那的。”周易望着曹允说道。

    听周易这么一说,曹允反过来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一回事,自己一开门哪有这么巧就直接能碰到周易他俩,而且那个鬼之前还要上他的身,随后也不知道被什么给打伤了。

    随后,曹允问道:“那这是怎么回事?”

    一听曹允不再发牢骚,周易就再次懒得曹允,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见状,张陵只得自己答道:“人皆有三魂七魄,其中三魂分为天地人三魂,而又从三魂之中分出了天地人三火,分属两肩一头,头为天火,地火与人火则在左右肩头,用以震慑魑魅魍魉。

    而你八字轻,也就是三魂不稳,三火不旺,所以时常会招惹一些脏东西(俗称“鬼”),我们之前也跟你说过了,我灵宝派天神地人鬼五种灵符,一种灵符针对一类人,而人符刚好就是对人实施的灵符。”

    曹允接过张陵的话说到:“所以你们就给了我一张人符?可是不对啊,我也没发现我身上哪有符啊,而且你之前也说了,在这里你们的灵符基本没什么效果啊?”

    “张陵说,你就听着,哪来那么多废话,闭嘴好好听着就行了,要是皮痒痒了我帮你挠挠。”周易没好气的说到。

    一听到周易又要找借口动手,曹允立即用手捂住了嘴,缩着脖子,乖乖望着张陵准备当一个忠实的听众。

    看到曹允对周易徐若寒蝉的样子,张陵竟然难得的撇嘴笑了一下。

    紧接着又继续说道:“确实由于学校所处的结节位置比较特殊,因此我们灵符很难借到其余四道轮回的力量,所以我们并不是按平常画符的办法画的符。”

    张陵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们这次用的是我和师兄的血,画了一道血符,直接画到了你身上。”

    刚听到这话的时候,曹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又让张陵重复了一遍。

    再次听到,确认张陵刚刚确实是说了,这次是用血画的符,还直接画到了自己身上,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恶寒。

    随即,张陵立即跳了起来,指着张陵、周易就问道:“谁、这是谁出的馊主意,不经我同意,就在我身上乱画东西,还是用血,你大爷的,你们是想恶心死我啊!”

    曹允说着就扭头,抬高了自己胳膊,闻闻身上有没有血腥味。

    左跳右跳,闻了半天,确定没有异常的味道,才停止了摸索。

    摸着烟,曹允就要朝着阳台的厕所走起,见到曹允这副模样,张陵哪还能看不出曹允这是想去洗澡,想洗掉身上的东西。

    虽然曹允也不知道能不能洗掉,但是他也只是想求一个心理安慰,毕竟被别人的血抹了一身,任谁都会恶心一阵。

    虽然知道曹允去洗也没什么用,但毕竟张陵确实没经过曹允同意,就自行帮他决定了,虽说是为了保护曹允才这么做的,但是自己这么做也确实有不对的地方。

    所以张陵也不好开口阻止曹允去做无用功。

    不过张陵不说是不好意思,可是周易却毫不迟疑,立即开口说道:“你干什么去。”

    “洗澡!”曹允没好气地说。

    “洗澡?洗什么澡,你能洗的掉才怪,回来待着。”周易以命令的口吻说道,“得了便宜卖乖,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我呸,卖的屁乖,我宁可不要这便宜。”曹允大叫着,脚上的步子却没停下,继续朝着厕所走去。

    “我说你是真没脑子,还是假没脑子啊,你没听张陵说么,都说跟你说了,你八字轻,所以三魂不稳,三火不旺,为了补你的三火只得为了补足些许阳气。

    而且普通的阳气还不行,还必须是正阳之气,所以就算在结界外面也没用,因为正阳之气只能从人身上借,要不是我和张陵,你的三火没准什么时候就会烧干了,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真的假的?”听了周易这话,曹允瞬间刹住了步子问道。

    “信不信随你。”周易只这一句,便不再言语。

    虽然周易不再言语,可是曹允已然被周易的话勾起了好奇心,随即缓缓倒退朝着周易走去。

    由此不难看出,周易已然把握住了周易的小心思,那就是对周易绝对不能一次就把话就说清,必须要吊着他的胃口,不然曹允才不会轻易相信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