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李安萍
    瞥到曹允来到自己身边,周易依旧在关注自己的事,并未给曹允继续解释什么,而是把曹允甩给张陵便继续做起了自己的事。

    “那张陵你不会骗人,那你告诉我,刚刚周易说的真的假的?”曹允依旧对周易的话将信将疑,所以这句话依然带着疑问的语气。

    张陵确实不会说谎,带着略有敷衍的语气说道:“差不多吧。”

    “不、不是问你差不多,我是问你是不是真的。”要是张陵给个肯定的回答还好,可是张陵这个似是而非的答案,让曹允确实越发的紧张起来。

    “人身上的三火所需的阳气,确实只能从人身上借,就算到了结界外面也没什么大用,再有就是你的三火虽然不旺,但是还不至于会熄灭,除非三魂灭,不然三火是不会灭的。”张陵这次肯定的说道。

    听到了张陵这次的答案,曹允非常满意,但是心里也十分不爽,不爽就在周易居然骗他,把事说的那么严重,但是还没等他问责周易。

    张陵有开口说道:“只不过由于你的三火不旺,所以保不准你什么时候,就会撞到厉害的东西,到时候鸠占巢穴,你的三火就是灭,你也没什么用了。”

    听到这,曹允后背立即生出了一片冷汗。

    随即,曹允有些舌头打结的问道:“既、既然你们都给我画了符了,为什么我今晚还遇到了,难不成那个符不管用?”

    “那倒不是,只不过是因为那道符还差最关键的一步没有画上罢了。”张陵平淡的回道。

    “关键一步?关键哪一步?”曹允急切的问道。

    张陵为了不让曹允等急,便直击重点说道:“今天中午的时候,师兄帮你催旺了隶属两肩的人火和地火,现在只差天火没有烧了。”

    “可是照你这么说,我的肩头火比之前大了,今天那只鬼怎么还敢找我?”曹允好奇的问道。

    张陵耐心的解释“这很好理解,其实三火就相当于武器,八字正常的人,三火就相当于一台大炮,杀伤力极大所以正常情况下很少有出现撞客,

    而你由于八字轻,三火不稳,所以你的三火最多是一把枪,不过虽然是枪,但是威慑力还是在那,可是今天你的两肩火突然变大,而头火变小,就相当于你的三火虽然还是一把枪,

    但是强力的子弹已经没有了,所以这对于阴魂的威慑力已然降低,因此对于不知情的阴魂来说,

    他们很可能会理解成你的头火将灭未灭,所以说这个时候就是鸠占巢穴最好的时候,这就是你今晚为什么会引来一只阴魂的原因。”

    听完张陵的解释,曹允立即朝着周易骂道:“周易你大爷的,你敢阴我!”

    背着曹允站着的周易说道:“你懂什么,把你三盏火都点旺了,哪个还敢跑出来见你,虽然只是差一道,但是也够保着你的了,实在不行,外面还有我们你怕什么,一个大男人胆子这么小。”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一想到今晚的事,曹允还是一阵心悸,若不是身上有那道人符护着,门外的周易、张陵真的赶得及救自己吗?

    不知什么时候,周易已然转过身来,望着曹允看了半天,好似看出了曹允心中所想,便说道:“放心,一旦有事我们会立即冲进去救你的,一定不会有事。”

    曹允将信将疑的问道:“可是,我当时在教室里出都出不去,你们两个进的来吗?”

    “你出不去,是因为鬼打墙,那只鬼遮住了你的眼,你以为你出去了,其实你一直原地打转,能出的去才怪。”周易说道,“话说你和那只鬼在里面呆了一会儿,知不知道他以前是谁?”

    周易摇了摇头,叹气道:“不好办,那只鬼的魂体里被下了阵法,应该是被控制了,但是凭我的天眼,根本就看不到魂体里的阵法,只有张陵看得到,可是他又不精通阵法,所以现在只能让张陵将他看到的阵一个个画下来,等我一一解开。”

    “阵法不解开,他就不能恢复记忆,想问些事也问不出来,你要是知道他的身份,我们应该会好下手一些。”一旁的张陵补充道。

    “这样啊,我记得,他好像说过他的老师的名字。”曹允思索着说道,“好像是叫什么李安萍”

    一听到这个名字,周易好似全身触电一般,蹭的一下跳到了曹允身边,紧盯着曹允问道:“你确定那只鬼说他的老师是李安萍?”

    周易突然而来的举动,硬是把曹允吓的一愣,过了一小会儿,曹允才反应过来,随即便埋怨道:“你干嘛,反应这么激动,想吓死我了啊!动静这么大,不怕把叶斌吵醒了啊。”

    “叶斌?哼,放心吧他醒不了,中了祝由术,没人给他解咒,他哪能自己醒过来,你不就是个例子,中午给你画了符你都没醒。”周易冷笑着说,“别废话,我问你你确不确定。”

    听到这话,曹允才明白过来,怪不得神不知鬼不觉,就被周易他们两个给买了,原来是被瞎了咒,不过曹允也知道轻重缓急,没有多问什么是祝由术,便直接答道:“确定,他确实说过李安萍是他老师,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问题大了,你知不知道李安萍是谁?李安萍就是咱们的年级主任。”周易表情凝重。眯着眼说道,“李安萍就是咱们的年级主任,你还记不记得,昨天老师散会的时候,那些老师说李主任对开晚自习异常重视,还要求每位老师必须确保每个班的学生,安全离开教学楼。”

    “什么?对喔,怪不得这个名字我听着那么耳熟,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咱们年级主任确实是叫李安萍,不过你确定这两个李安萍,就是同一个人吗?”

    周易眯着眼说道,“十有**就是同一个,你还记不记得,昨天老师散会的时候,那些老师说李主任对开晚自习异常重视。

    还要求每位老师必须确保每个班的学生准时离开教学楼,决不允许放学还留在教室的情况。我觉得咱们的李大主任,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

    听了周易的分析,曹允亦是默默点头赞头。

    但是,曹允转念一下又紧接着问道:“就算咱们知道李主任是相知情人员,可是咱们怎么问,难不成还直接去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