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冤孽
    “唉,可惜我和张陵学的祝由术只是一些皮毛,如果有祝由术的传人就好办了。”周易叹息道。

    “祝由术,那是什么?”曹允好奇的问道。

    张陵接过曹允的问题,主动解答:“祝由术在古代也被称为巫术,上古时期可是由轩辕黄帝赐下的官名,在以前它可是由一些文化层次较高的人,所担任的一项职业。

    虽然巫术主要负责祈祷祭祀,但是在那个时代,祝由术也有寻病救人的功效,只不过在现代专家眼里,祝由术的寻病救人只是一种心理作用,是医学不发达的体现,并不能真正治疗顽疾。”

    听到这,周易不禁冷笑道:“哼,一群白痴,自以为是的家伙,都没有探求过什么,只不过一知半解,就敢妄下论断,这种人也配当什么专家,欺世盗名的罢了。”

    虽然张陵的话被周易临时打断,但是并不影响张陵继续解释:“其实用祝由术寻医问药,都只是它附带的作用罢了,祝由术真正厉害的地方还在于它对于人的催眠控制。”

    “催眠控制有什么厉害的?”曹允有着些许疑惑。

    “这个催眠不只我们平时所理解的心里催眠,而是对灵魂进行催眠的。”张陵答道。

    “催眠灵魂!”曹允瞪大了眼睛,望着张陵叫道。

    周易突然说道:“道法之初源于仙法,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最初始那批最强的道法被封为禁术,逐渐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但随之而来的则是,后人根据当时的道法,凭借对阴阳之气的了解所衍生出的种种道术。”

    “自此道家与仙法的关系逐渐分离,而祝由术则是先道法,就已然存在的咒术,就连些许道术,也是借鉴了祝由术才创出来的,毕竟祝由术是神力与人力的结合。”

    “先天尊神,天地孕育,立居上位,俯览众生,感人微薄,遂降神力,择其良禽,授之于鱼,以护族群,繁衍万世。这就是祝由术的由来。”

    “而你和叶斌之所以一般人叫不醒,就是因为祝由术催眠的你们俩的灵魂,封住了你们的五感,感知不到外面的世界,你们才醒不过来。”

    听到了张陵的解释,曹允不由一惊,至此他才知道,原来他所了解的这个世界,和历史上的这个世界是有所偏差的,而且这个偏差还不是一点半点。

    还不等曹允感叹自己世界观的改变,张陵挽手叹气“只可惜多由师傅带徒弟的方法,以口传心授,一脉单传,未免所托非人,门下弟子也要经过多重考验,才可最终确定传人。”

    “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正是因为祝由术的厉害,所以它的把控才更加严格,你不了解也正常,就连我和师兄学到的这点皮毛,也是师公无意之中学到了,才传下来的。”

    说到这,周易双手恭敬地捧着一杆毛笔,走到曹允面前,要求曹允安静坐下,说是要帮曹允把人符补全,点旺他头顶那团天火。

    虽然夜晚光线昏暗,但是凭借着那抹淡然的月光,只要是明眼人就能看出,周易手上的那杆笔正是中午为曹允画符,同时被张陵称为引神的那根怪异毛笔。

    可是,曹允哪是能闲住的主儿啊,就他那生命不息嘴不能停的性格,就算是周易让他乖乖在那安静坐着,他也只是身子不动,舌头乱摆。

    扭过头,对着张陵就问:“对了,张陵今晚你干嘛非要和我换床睡啊,连个都不给理由,这可不像是你风格......”

    还不等曹允问完,周易恶狠狠的盯着曹允威胁道:“你说、你再说,我在看见你张嘴,我就不管了,爱谁来谁来,完了我还要打你一顿泄气。”

    周易的威胁也是立竿见影,曹允一听这话,瞬间就蔫了,不只是说话,就连大喘气,都不敢张嘴了。

    虽然没在张嘴说话,可是那渴求答案的眼神,却一直盯着张陵,等着张陵的答案。

    可是,这次张陵并没有回答,而是望了眼正背对自己,站在自己面前的周易。

    周易许是猜到了张陵的为难,随即说道:“说吧,刚好我也想知道原因,不打紧的,只不过我一会儿动手的时候,就先别说了。”

    张陵点了点头说道:“进宿舍不久,我就发现叶斌身后若隐若现的跟着一团孽云。”

    听到这话的时候,曹允明显感觉到面前的周易,猛地顿了一下身子,才再次动起手来。

    “到什么程度了?”周易抢在张陵开口之前,抢先问道。

    张陵异常沉重的声音从喉咙传出“深紫色。”

    “深紫色?”周易迟疑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你和叶斌同桌这么久了,就没发现过吗?都到了深紫色的阶段了,那就说明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你的眼睛怎么会没发现?”

    张陵沉默不语,只是用力摇头叹气。

    其实对于这件事,张陵也是十分好奇,按理来说凭自己的慧眼,应该不存在什么看不到的东西才对,可是叶斌身上的得孽云,却已然是挤压许久的表现。

    作为一个十足鸡婆的曹允,此时竟然翘着二郎腿,一手支着脑袋,坐在椅子上,安安静静听着周易两人唱双簧,虽然是一丁点都听不懂他们二人在说什么。

    不过他并不担心自己听不懂,因为按照之前的惯例来说,只要他们两个,在自己面前说了些什么听不懂的东西,必然会有一个人跳出来,主动给自己讲解一番。

    果不其然,周易、张陵二人的谈话才结束,周易就继续忙着摆弄手上那只毛笔,而张陵则负责给曹允解释孽云。

    所谓孽云,其实就是冤孽缠身的一种体现,在佛教语里,冤孽往往都是因造恶业而招致的孽债。

    另外在清朝采蘅子所著的《虫鸣漫录》卷一里写道“此人十日内,有前生冤孽来寻,必遭横死。”

    此段话中的冤孽,指的就是前生所招惹结下的孽债,报应到了今世的结果。

    正如佛家所讲的因果,即凡事都有因果报应。做了好事的人,现世、来世会有福报。但若为恶,则会受到报应。

    孽债是为恶,做了恶事。欠下了恶债,早晚是要偿还的。

    种不善的因得果报,和众生结恶缘,过去世或今世造作恶业欠情欠命,故杀错杀等业,业力牵引,不如意的人或事业障现前。

    功不能抵过,因果丝毫不爽,做善的福报,作恶的有恶报,这些都是你想不受也不行的业力牵引。

    其实孽报也可以说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正所谓人死如灯灭,一如油尽灯枯,就算是再添新油,亦与前者有所区别。

    既然已经都不是当年的欠债人,债主又何必紧追不放呢?

    从前世追到今生,不知是有何种深仇大恨,导致债主非要亲手杀死欠债人,增加了阴债才满意,这又是何苦来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