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贵妇人
    守在宿舍一动不动的周易、张陵二人,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电铃声打断了思绪。

    周易赶忙掏出手机,只见手机屏上蹦出的几个大字,率先映入了周易眼中“无事,放心。发信人:白觉”。

    收到这条短信之后,周易、张陵二人对视一笑,随即松了胸中一口浊气。

    两人先合力将曹允搬上了床,之后又坐回了下面,像是准备要聊些什么似的。

    果不其然,才坐下一会儿,周易便率先开口问道:“对了,师弟今晚那只阴魂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突然就出现在曹允面前了,这不合常理啊!”

    张陵又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又随之补充了一句:“怕是这只阴魂,和昨晚曹允在厕所遇到的那只,都是负责索命的。”

    “索命?”周易眯着眼睛思索着。

    “嗯,不过这次又和道教七子有所区别,道教七子当时已经是完全的傀儡,没有自我意识,只会一味地残害生灵,但是这次咱们遇到的这两只阴魂,不只是有自我意识,尤其是昨晚那只,不仅会用幻术,阴谋诡计用的比人都还精。”张陵说道。

    周易撇着嘴巴,略有无奈的说道:“唉,本以为师公给咱们留的不过是个小尾巴,结果现在看来,怕不只是小尾巴那么简单了,很可能拽出一只大灰狼来。”

    张陵望着窗外平静的说道:“本以为只是一群不入轮回的火灵,结果现在除了火灵还有东瀛人的阴谋。”

    “希望老爹和师伯收到,咱们发的消息能尽快赶来,在他们来之前,咱们还是先按兵不动打探消息吧。”周易说着。

    “嗯。”张陵应声回答,还望一眼正躺在床上打鼾的叶斌,“也没想到竟然又遇到了一个背着孽云的人,也不知道叶斌这次是前世债还是隔世债。”

    “不管什么债,能帮的都尽力帮,希望他能化险为夷。”周易面色沉重地说道。

    “师兄你打算怎么要他的生辰八字?”

    “你说我直接要,他会不会给我?”周易异常玩味的看着床上的叶斌,嘿嘿的坏笑道。

    张陵这次没有苟同,只是白了他一眼,便不再言语。

    反倒是周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说道:“诶,本来还想今天拿着罗盘逛学校的,结果又被耽误了,看来只能明天了。”

    张陵顺势插话:“那就明晚,趁着还没看晚自习,咱俩明晚一起行动,刚好带你看看我找到的那三个大阵。”

    “好了,睡觉。”说完,周易便朝着自己的床上爬去。

    夜深,接连发生这么多事,时间依然流逝到了破晓时分,周易、张陵所能休息的时间,也不过剩下四五个小时,因此二人毫不拖沓。

    周易三下两下便躺回了自己睡觉的位置,而张陵则是先爬到了叶斌身旁,对着叶斌的耳朵轻声呢喃了一阵,才回到了自己床上休息。

    第二天一早,叶斌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解决完个人卫生问题,便赶忙走出去了宿舍,生怕周易他们会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给自己一闷锤。

    看到这番景象,曹允也是一阵无语,看来昨晚周易给叶斌的下马威,吓得着实不轻。

    不过看到周易慢慢悠悠,不急不忙刷着牙的样子,曹允就凑到了他身边问道:“喂,你说要叶斌的生辰八字嘛,他现在连待都不敢和咱们待着了,你怎么要?”

    周易没理他,依旧专注于刷牙。

    曹允又问,周易反倒转过头,哼着小曲刷着牙,依然没有理会曹允。

    曹允一下来气,一把拽过周易恶狠狠的说道:“别给老子装听不到,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解决不了,所以就不想帮了?”

    听到这话,周易难得有了一丝反应,给曹允看了看自己的眼白。

    “嘿,你什么意思啊,说话,别给我装聋作哑的,我们宿舍不收你这种说了不算,敢说不敢当的人。”曹允着实被周易的态度给气到了。

    周易轻轻拨开了曹允的手,用清水把口中的泡沫漱干净,才徐徐说出六个字“天机不可泄露”

    虽然周易这话说的,让曹允恨得牙痒痒,但是曹允却提不起一丝脾气来。

    因为人家都说了,天机不可泄露,自己非要问,如果坏事了,不就糟了。

    曹允明显感觉自己好像一拳打进了一团棉花,想找人撒气,却找不借口,生的这口气只得自己咽下去。

    等到张陵他们三个出了宿舍,忽然发现学校门口好像堵了一堆车,虽然每天上学放学,都是对学校附近交通的一种严峻考验,但是今天的车明显要比往日要多拥堵些。

    不过这车堵得再凶,都不是他们该管的事,索性就直接朝着教室走去。

    而原本还在生周易闷气的曹允,一走到教学楼,昨晚那个撞鬼的经过,就一直在他脑海回放。

    随即,便硬挤到了周易和张陵之间的小空档,嘿嘿的讪笑。

    周易笑了笑也不戳破他的小心思,张陵则是瞥了一眼,并未言语。

    周易他们掐的时间比较准,刚到教室,早读的铃声便响了起来。

    只不过,令曹允有些奇怪的是他们的班主任夏语,竟然没有出现在教室。

    他们的班主任夏语每天都是第一个到教室,陪他们一起早读的老师,可是今天早上居然没来,不禁让曹允感到一阵好奇。

    忽然,随着一阵急促的踢踏声逐渐接近,一位面容华贵,肌肤白皙,凤眼柳眉,的端庄华丽妇人紧接着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只见这位妇人徐喘吁吁,双唇发白,额头冒汗,一看就是因为急事,而急忙跑过来的。

    随即那位妇人的目光便在教室里扫荡,直至见到了叶斌,才停下了搜索,只是这么乍一看去,这妇人竟和叶斌有那么几分相似。

    叶斌见到妇人,也不安生,瞬间离开座位,朝着妇人跑去,只听叶斌对着妇人叫了一声“妈”。

    原来那名妇人,就是叶斌的母亲,怪不得有几分相似,不过令众人好奇的是,有什么事不能等到回家再说,非要跑来教室说?

    就在妇人到达教室不久,一名身材挺拔,满脸精明的男子和另一名花信年华的女子,也赶到了妇人身后。

    只见男子对着身旁那位年轻的女子抱歉到:“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夏老师,小鹤她有些不放心叶斌就先跑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