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四大金刚
    叶斌的母亲身后的男子正是叶斌的父亲叶正国,而那位年轻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曹允他们失踪的班主任夏语。

    他们三个又是何故会凑到一起的呢?

    原来今天早上也不知道叶斌的父母,突然有什么急事,居然驱车直接来到了学校大门,一下便档到了过路来往的车辆,和正在上学的学生。

    惹得门卫也是心头恼火,学校大门牌上明明写着,学校门口禁止停放车辆,可是叶斌父母还是把车开到了校门口。

    堵住交通是其次,最主要的问题是,如果让学校领导看到一辆车,挡住了学校门口,不就显得门卫不负责任了嘛,这不是明摆着让门卫难堪嘛。

    所以,门卫要求叶斌父母将车从门口挪开,别挡倒交通,影响学生上学。

    可是,叶斌父母以有急事为由,一直催促门卫先放他们进学校。

    结果是双方都有矛盾,谁都不让睡,两边一直僵持。

    刚刚张陵他们出宿舍,看到的堵塞也正是由于叶斌的父母引起的。

    如果不是刚好遇到叶斌的班主任夏语,作为中间人调解,恐怕叶斌的父母到现在,都还被门卫堵在门口进不来。

    见叶斌的父亲叶正国和班主任夏语赶到之后,叶斌的母亲也知晓,刚刚自己丢下丈夫和老师,自己却率先跑过来的举动太过失礼,所以先对夏语赔了个不是。

    然后就带叶斌离开了门口的位置,来到了教室外面,以免打扰到其他同学早读。

    父母看孩子天经地义,夏语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微微点头,顺着叶斌父母的要求。随后,便准备走进教室,陪着教室里的学生早读。

    但是临进门之前,还不忘说一句“两位慢聊,我先进教室看着学生,如果还有两位其他事情,可以让叶斌随时进教室找我,不过最好别影响到叶斌,正常上课的时间。”

    这次许是见着了孩子,叶斌父母的态度变得柔和了许多,二人便应声回应了夏语的话语。

    周易见到叶斌的父母这么匆忙赶来学校,心想一定是有什么急事,周易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可能和叶斌身上的孽云有关。

    周易本着宁可放过,不可错过的心,一溜小跑,便来到了刚进教室的夏语身边,称说是有内急,想去一趟厕所。

    夏语心想‘我才把教室外的麻烦解决,教室里的麻烦怎么又找上门了。’

    其实夏语只是一个才毕业,刚上班没几年的新老师,所以对于教书还好,一想到管学生就一阵头大。

    尤其是班里的“四大金刚”其中一个就是现在正在外面陪着父母的叶斌,说起叶斌家世好,成绩好,本来什么都不错,只可惜有些大少爷脾气,做事以自我为中心,几乎不考虑他人。

    就因为没当选班长,心里一直记恨这抢了他这个位置的曹允,还经常仗着自己的背景,搭帮结派专门针对曹允,看他笑话。

    不过她的直系秘书,曹允曹大班长也不简单,因为曹大班长正是四大金刚里面的第二位。

    一说起这曹大班长,夏语就有些牙痒痒。曹允刚来学校的时候,为人圆滑,处事不惊,讨得老师颇为心欢,比起叶斌的自大,曹允则刚好与之相反。

    所以在开学之初,曹允当选班长的时候,夏语还高兴了一阵。

    没错,确实只是一阵,因为曹允才当上班长没两天,夏语就发现,曹允这个人竟然一点都不靠谱,之前的表现竟都是装的,话说曹允身为班长,怎么也要起点带头作用吧。

    后来,曹允这个头是带起来了,可是夏语却高兴不起来了,曹允净是带着全班学生,一起在自习课的时候,吹皮打壳,一点都不起好的作用,因为这事李主任没少找自己说事。

    除此之外,身为自己直系秘书的曹允,还经常帮着同学,欺瞒老师,胳膊有直接朝外拐。

    要不是班里还有能镇住曹大班长的学委林雨晴,怕是这个班都要被曹允集体带跑偏了。

    另一位就是经常上课不听讲打瞌睡的张陵,说起这个张陵,夏语是一点脾气没办法有。

    人家张陵不吵不闹不违纪,只是上课大多数时间在梦中度过。虽然夏语也找张陵谈过几次话。

    但是张陵给出的理由则是,老师讲的太简单,没什么意思,他不想浪费时间,所以就找个机会小憩一下,而且他休息是为了更好地思考学习。

    这话说的夏语一阵无语,要是真简单们还要学校干嘛,直接自学不就行了,可是偏偏人家张陵的成绩却好的出奇,也异常稳定在年级前五十名,开学测验过那么多一次后退都没有。

    既然说说不动,劝也劝不醒,尤其是人家成绩一直名类前茅,退都不带退一下,还有往前进的趋势。

    自此之后,各科老师也是默认了张陵的行为,既然上课只是睡觉不用听讲,又没有打扰到老师,成绩也可以这么好,那就继续这样吧,要是多来几个这样的学生,他们也省心多了。

    至于最后那位,现在刚好来到了夏语身边,正征求着夏语的允许。

    刚刚说的那三大金刚还算好的,其实最让夏语头疼的就是周易这尊大神,是真的大神!

    自此见到周易,夏语算是知道,自己那二十几年算白活了,从周易这她才真正认识到,什么叫做能说会道,说烟变白了,只要夏语一抓到周易的尾巴,还不等自己开口说什么。

    周易反倒是来个恶人先告状,先说出一大堆理由搪塞自己,随后又自己认错道歉,赔一堆不是,反倒是搞得夏语有意针对他一样,弄得她里外不是人了。

    夏语都怀疑要是来个躺在地上的,听周易说那么一通话,会不会直接从地上蹦起来。

    不过正所谓一物降一物,虽然周易这般跳脱,但是张陵却能压的住他,班里能有人制的住周易,夏语心里也是一阵宽慰。

    但是刚进教室就见到周易凑过来,夏语也是一阵头大,心里默认周易找自己就没好事,所以她立马就想找个地方赶紧躲起来。

    都说学生怕老师,这老师怕学生的,也是没几个,不过夏语兴许就是老师怕学生的典型代表了吧。

    这也是没办法,人家一没惹事二没犯错,你就是想整治他,也没个合适理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