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龙牙
    直到中午放学的时候,周易才舍得离开了位置,和曹允、张陵一起去食堂用餐。

    一路上三人依旧沉默不语,倒是把向来管不住自己嘴巴的曹允给憋的够呛。

    来到食堂,便率先见到了如众星捧月般,被护在中心的叶斌正在和几个家境较好的学生,坐在一起用餐,同时叶斌还不忘笼络,那些围在自己身边的学生。

    看到了曹允三人到来,再联想到今天早上,周易在自己父亲面前装得人模狗样儿的德行,还有对自己母亲阿谀奉承的样子,不禁隔空瞪了周易一眼。

    可是叶斌才准备看第二眼,张陵那冰冷的目光,却突然顺着叶斌的目光猛地追来,张陵那仿佛在看死人的眼神,激的叶斌后背一片冷汗。

    恍惚间,叶斌好似又回到了昨晚,张陵以一敌十,犹如鬼神般的躲闪,打的那十几个人毫无还手之力的场景。

    不知不觉中,叶斌额头已然渗满了虚汗,若不是身边人有意提醒之下,只怕叶斌还回不过神来。

    等到周易他们打完饭,又聚在一起的时候。

    周易从兜里拿出了一张来,只见上面画着一颗精致的兽牙吊坠。

    亮出这幅画后,曹允和张陵皆有不同的反应。

    由于并不清楚周易在搞什么把戏,所以曹允在周易掏出这张纸的一瞬间,便立即抢过了那张纸,率先探查。

    一看到张纸上满满的勾抹痕迹,曹允便立即猜出,这张画应该就是今天,周易忙了一上午的劳动成果了。

    曹允翻过来调过去,反复,直至肯定,自己确实没有看出任何玄机之后,才依依不舍得放下了那张纸。

    而张陵却与之相反,他在看到画的一瞬间,便陷入了沉思。

    一看到张陵这般模样,曹允算是知道了,周易这幅画压根就不是给自己看的。

    曹允也算识趣,见到张陵依旧没有回过神来,他也没有打扰的意思,而是直接舀起了饭勺,边吃边等。

    还不等这口饭送到嘴边,一句话却突然从张陵口中蹦出“这是欣妍姐的那颗吊坠?”

    周易眯着眼睛说道:“你也觉得这个像是郑老头给欣妍的那个吧。”

    张陵赞同的点了点头。

    随即,便解释起了画这幅画的原因。今天早读的时候,见到叶斌父母急匆匆赶来学校的模样,周易便猜测这可能会与叶斌身上的孽云有关。

    果不其然,叶斌的母亲见到叶斌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责怪叶斌,为什么不带着这个吊坠。

    她说‘要不是昨天晚上,叶斌的屋里突然发生灵震,叶斌的父母还不知道,叶斌把吊坠落在了家里。’

    如果当时不是叶斌的父亲,以时间太晚,学校人多,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叶斌为由,强压着叶斌的母亲。

    只怕叶斌的母亲,早在看到吊坠的一瞬间,便立即产生了赶来学校,把吊坠给叶斌送过来的冲动。

    安抚好妻子小鹤之后,叶正国答应她,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去看叶斌,顺便把吊坠也给送过去。

    所以才有了今天早上那一幕。

    听完了周易的解释,曹允立即惊叫道:“我靠,周易你小子耳朵真这么好使?连叶斌他爸妈在外面说什么,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显然曹允对周易这个听力异常好的能力十分信服。

    周易对于曹允不分时宜,想到什么说什么的性格,也是习惯了,随即摆了摆手说道:“你想多了,耳朵再好也没这本事,只不过是我和张陵小时候学过读唇罢了。”

    “原来是读唇语啊,我说呢。”曹允贼兮兮的说道,“既然你俩都会,那你们也顺便教教我呗?”

    周易不说话,只是伸了一只手,同时大拇指和食指、中指不停地摩擦。

    曹允装作没看到,反问周易:“你到底教不教啊,摆个手什么意思啊,你那猪蹄子既不好看,又不能吃的,显摆什么。”

    周易二话不说,朝着曹允的脑袋就是一敲。

    曹允捂着头,吃痛地蹲在原地哀嚎道:“周易你大爷的,你干什么玩意,怎么现在动不动就上手啊!”

    “嘿,不服是吧,这次是你讨打,谁叫你揣着明白跟我装糊涂,你还不懂那什么意思了?”周易翻了翻手腕说道,“再说我打你还需要理由么?”

    曹允本来还想跟周易争辩两句,可是看到周易挽袖子的动作,曹允只得把到了嘴边的话再次吞回了肚子里去。

    见到曹允这个表现,周易才满意的笑了笑,用挽起了袖子的手摸着曹允的头说道:“乖啊。”

    可惜了曹允此刻是敢怒不敢言,只得默默受着。

    不过,经过曹允这么一出闹,气氛显然已经没有刚刚那么紧张了。

    “白觉哥说过,欣妍吊坠上的兽牙来历不简单,很可能是当年涿鹿大战里,黄帝身边那条应龙的龙牙。

    当年炎黄大帝和蚩尤大战,虽然最后的结果,以炎黄二帝胜出,蚩尤遭惨败分尸的结果收场。

    但是当时帮助黄帝,打败蚩尤和夸父的天女“魃”和应龙,却因为战争消耗能量过大,神力不足,所以再也无力振翅飞回天庭,因此只得伏蛰南方山泽之中。

    但是白觉哥说过,应龙之所以神力不足,并不是因为能量消耗过大这么简单,而是因为他的金身被破,神体有损,一身最精华之处被夺走,难以补足。

    所以应龙硬是从上古排名前十的神兽,跌倒了近乎垫底的位置,据白觉哥说,应龙丢失的东西,就是他那四颗獠牙,原本今天早上我本想躲在一旁,静静观察的。

    可是看一到那个吊坠出现,我便按捺不住心中的波动,只得现身去探查真伪,不过光看样子和欣妍的着实没什么区别。

    所以师弟,你用你的慧眼看一下,叶斌身后那团孽云还在不在,要是不在……”周易连着解释了一大通。

    “几乎不在了,今天上午在教室的时候,我就发现叶斌身上的孽云越发的淡薄了,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又看了一下,叶斌身后的孽云,现在已经倒退到第一阶段,烟紫的程度了。”张陵插话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