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开天眼
    “对了,师兄,你今天见到周易父母的时候,你有没有用天眼看他们身后有没有孽云?”张陵反问道。

    周易立即尴尬的笑道:“额,师弟就我那个天眼,你也知道的。”

    听到这话,曹允好似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

    异常激动的冲着周易追问道:“喂,周易你不是有天眼么,你看不到孽云吗?非要用张陵的慧眼,你可别告诉我说是你灵宝派的道术,只有慧眼才可以修炼,当时你把张陵的慧眼说的那么厉害的,我可不信你张陵他爹也有慧眼。”

    一听到这个问题,周易立即开始了支支吾吾“这个、那个”,打算以含糊其辞的方式蒙混过去。

    可是,才被周易教训了一顿的曹允,好不容易抓到了机会,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周易呢。

    最终,在曹允的旁敲侧击,冷嘲热讽之下,周易没能顶住压力,最终还是“招供”了。

    照周易说的修炼天眼并不是修炼天眼你有天赋就一定能行,更关键的要有毅力,因为开天眼是一个水磨工夫。

    在修炼天眼的时候,要求练习者全身放松,调息静坐,双目闭合,静觅周身的气场,可是这一坐,快的可能是小半天,慢了甚至可能坐一天,都找不到那些所谓的气场。

    而且没有个几天的功夫,这天眼是开不到的。

    据周易老爹周自行说,他当年开天眼足足用了十天的时间,而张陵的他爹,张守道只不过是六七天就结束了。

    当时要不是周易他师公,张老爷子拿着棍子威胁周易他老爹,怕是周易他老爹,还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开天眼呢。

    在开了天眼之后,也不能松懈,每天都要拿出点时间来,盘坐练习。

    而他周易本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叫他蹲在那打游戏还好,让他坐在那开天眼,而且一坐还是坐半天,那还不如让他去开玩笑。

    本来他周易学的本就是奇门遁甲,堪舆布阵,和阴魂也几乎不打交道,所以开不开天眼,他也觉得无所谓。

    特别是他知道张陵是天生慧眼之后,更觉得自己没必要开天眼了,有张陵这个随时都能用的慧眼在身边,哪还需要什么天眼。

    知道周易有这想法之后,周易他老爹周自行,也想用张老爷子那招,用棍子吓吓周易,哪成想,还没等他拿棍子去找周易。

    周易他老妈倒是一把夺过了棍子,指着周自行说‘你敢碰儿子一根毫毛,老娘让你进不了家门你信不信。’

    周自行也知道自己惹不起老婆,口中便叨咕了一句‘慈母多败儿’。

    得了!

    这句话一说,算是捅了马蜂窝了,周易他老妈抡起棍子,照着周自行就是一顿乱夯,直接把他打出了家门。

    最后,还是张守道亲自来说情,周易他老妈才把周自行放回去。

    在此之后,周易开天眼的修炼算是耽误下来了。

    后来,周易和他老爹他们出去抓鬼,张守道、周自行和张陵三个人都能看到东西,就周易他大眼瞪小眼,两眼一抹烟什么都看到,有时候不仅帮不上忙,还净帮倒忙。

    周易也是痛定思痛,终于还是狠下心来,逼迫自己开始修炼天眼了。

    虽然是修炼出来了天眼,但是就周易那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性格,连带着自己开出来的天眼,也是一个半吊子水平。

    经常时灵时不灵,尤其是有急事的时候,几乎就是睁不开。

    所以一般遇到事的时候,周易都是提前开眼,真碰上睁不开的时候,也只能完全服从张陵的指令了,这令他这个师兄当的甚是憋屈。

    听到这,曹允也是捧腹大笑,算是抓到了周易的一个人生污点了。

    看着曹允那个得意的样子,周易就有种想给他两巴掌的冲动,奈何这次是自己被抓到了把柄,就算这次打了他,他以后还是会拿这事说自己。

    倒不如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口气他忍了。

    随即,周易在瞪着曹允的同时,往嘴里猛塞了几口饭,恶狠狠的用牙齿磨得粉碎,才把嘴中的饭咽下,好似把口中的饭当成了曹允,

    三人吃完午饭,往宿舍走的路上。

    周易摸着下巴,皱着眉头说道。“唉,这么看来,叶斌那小子脖子上的东西,搞不好还真是有可能是应龙牙,那玩意可是连孽云都能给憋回去的主,这就有点不好办啊。”

    不知为何,自此周易一而再,再而三地坑过曹允一次之后,曹允总感觉周易这人不靠谱,坑人坑上瘾了,便对着周易问道:“不好办?那你是想干嘛?”

    “我能干嘛,当然是帮叶斌解围呗。”周易边走边望着天说道。

    曹允则是一脸的怀疑“你?就你能有这么好心?你能少搞点幺蛾子,我就得谢天谢地了。”

    “嘿,你小子怎么说话呢,老子对你不好么?不是我,你在厕所的时候就死了,不是我,你身上能有人符?”周易梗着脖子说道。

    “我呸,我在厕所差点死了,还不是拜你所赐,要不是张陵来的快,我就真交代的那了,再说人符是你主动要给我画的?那不还是因为你要拿我当诱饵,给我的保险。别给我扯没用的,我问你,叶斌的生辰八字你准备怎么要,早上你说天机不可泄露,现在可不可以泄露了?”曹允呛到。

    “那些?那些都是意外,至少我的本意都是好的。”周易晃晃悠悠的说,“至于说叶斌的事,保密。”

    “保密?保密个球,滚吧,不问你了,问了也白问,我问张陵。”随即,曹允又对着张陵问道,“张陵你不会骗人,我问你,叶斌的事周易打算怎么着?”

    张陵确实不会骗人,但不代表他会得罪人,这件事说了会得罪周易,不说曹允也得一直追着自己问。

    最后,权衡利弊之下,张陵还是觉得周易那边好搪塞。

    便对着曹允说道:“其实师兄的想法也简单,既然之前你当过诱饵都没什么问题,他准备也让叶斌当一次诱饵,如果遇到了东西,我们就直接出面,帮他挡住,这样一来我们既可以再抓到一只阴魂,又可以得到叶斌的信任,到时候就可以直接去问要他生辰八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