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泄露天机
    “他大爷的周易,你这叫什么馊主意。”曹允怒气冲冲的,瞪着周易说,“除了见鬼,当诱饵,你就想不出别的主意来了是吧,”

    “不是,什么叫馊主意啊,我这个主意一石二鸟还不好吗?”周易立马辩解道,“再说了,我这个办法现在又没机会实施,你担心什么。”

    “那现在怎么办,这就没办法了?”曹允问道。

    周易嘬着牙花子,斜眼瞧着曹允说道:“啧,我说你俩不是死对头吗,整天看对方都不顺眼,突然这么关心他干嘛?我还以为你听到他要出事会高兴呢。”

    “你这叫什么话,厌恶归厌恶,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一个大活人,再说叶斌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见死不救的事我做不出。”曹允难得重视的说道。

    “哟?我们的曹大班长也能说出这种话,难得啊!话说你不会是好男风,看上人家叶斌了吧?”周易望着曹允不禁挑着眉毛坏笑。

    听完周易的话,曹允的脸色瞬间便烟了下来,冲着周易就吼道:“周易你大爷的,你才喜欢男人,你全家都喜欢男人。”

    光骂了嫌还不够解气的曹允,骂着骂着就顺便加上了拳脚,奈何曹允没有人家周易身手好,追着打了一路愣是连人家衣服角都没抓到。

    等到了宿舍楼门口,看曹允还是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周易许是有些不忍心了,便一把拉过曹允说道:“哎哟,你看看,你看看,还生气呐,行了行了,别生气了,不生气了啊。”

    可是,周易才把曹允拉过去,曹允便把头偏向一边,压根就不理他。

    见状,周易不禁摇头轻笑道:“好了、好了,多大点事啊,这样我给你泄**天机,别生气了行不行?”

    虽然曹允依旧没有理会周易,但是微微靠近了,周易嘴角的耳朵却说明曹允被说服了。

    随即,周易便给曹允、张陵讲了今天早上叶斌的母亲,邀请他们周末去叶斌家里参加聚会的事。

    只不过曹允还是问了一句,因为想知道,周易准备怎么去要叶斌的生辰八字。

    周易告诉他,如果去了叶斌的家里,就没必要再要生辰八字了。

    周易又怕曹允不明白,便继续解释了一番“想知道叶斌身上背的孽云是前世债还是隔世债,只要到时候去他家里,让张陵看看叶斌他父母身上,有没有背着孽云就行了。”

    “可是,如果曹允他父母身上,也有曹允戴的那个吊坠怎么办?”曹允好奇的问道。

    周易盯着曹允冷笑道:“你当那是什么东西,那可是应龙的獠牙,一共才四颗,叶斌他们家就能出现三颗?”

    “要是万一真有呢?”曹允不放弃继续追问道。

    “没有万一。”

    “那要是有一万呢?”

    “我说你烦不烦?”

    “我问你怎么办,谁让你一直不告诉我。”

    “行!如果真的再有我把脑袋摘下来给你当球踢行了吧!”周易实在不耐烦了,突然暴吼了一声。

    这话搞得曹允一阵无语,紧接着又说道:“我要你脑袋干嘛,我问的是,如果叶斌他父母身上也有那种东西,盖住了孽云,那你怎么判断叶斌身上是怎么回事。”

    “啊?就这个?”这些周易愣是被曹允给整蒙了。

    “废话,不然呢,我要你那猪脑子有什么用,好事不会想,净来些馊主意,我可吃不消。”曹允没好气的说。

    久未开口的张陵突然插话说道:“这个简单,到时候直接问叶斌的父母,了解一下他们上一辈子,有没有不得善终的人,如果有了,看看多不多,就知道了,因为般来说背负孽债的人,最后的结果,无外乎是横死,几乎没谁能得到善终的,如果吻合,那就说明叶斌身上的是隔世债,而不是前世债。”

    曹允对于张陵的话还是很信服的,所以张陵解释结束之后,曹允也没有在提出其他疑问。

    搞得周易不禁翻了一阵白眼,随口说了一句“感情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靠谱啊!”

    一个“对”有意无意的从曹允口中蹦出。

    随即,周易便灰溜溜的,跟着张陵走进了宿舍。

    直到午休结束的时候,曹允他们都没见叶斌回过宿舍,也不知道是到哪里待着去了,现在只怕是不到晚上睡觉,叶斌是不会回宿舍了。

    虽然高中的生活有苦有累,但是那个时的每一天,总是紧张而充实的,不会让你觉得是再浪费时间,虚度光阴。

    下午不过才上完几节课,就又到了放学时间。

    放学之后,周易和张陵便凑到了一起,耐心等到教室人都走光,周易才从书包里,拿取了一个有些老旧,却被保养得异常精心的罗盘。

    周易二人前脚才迈出去,忽然又从后面窜出来一个人影,紧跟着两人的步伐。

    周易往后一瞥,望着那个人影说道:“哟,这不曹大班长嘛,您老人家怎么不回宿舍啊,跟着我们干嘛,我们可是要去干不靠谱的事呐!”

    周易这话,满是酸味,是个人就能听出来,周易心里依然惦记着,中午曹允说他不靠谱的那事。

    曹大班长也是能屈能伸,来到周易身边就立即说:“我的救命恩人就在这,怎么还不靠谱了呢,再说了,你们可是我爷爷让找的灵宝派传人,要是你们都靠谱,怕是都没靠谱的人了。”

    “哼”周易冷哼一声,“不知道是谁说我一直在坑人,满脑子都是幺蛾子馊主意的。”

    曹允一看到周易松口,便赶忙拍起了马屁“哪个敢这么说我们的周大官人啊,这明明就是诬陷,**裸的嫉妒,我们的周大官人那叫神机妙算,运筹帷幄,怎么可能会是幺蛾子馊主意呢。”

    “嘁”周易满是不屑,好似看出了曹允心中所想,便提到“都跟你说了,你现在三火鼎旺,人符护身,哪个不长眼的小鬼还敢触你霉头,你自己回去不就行了,怕什么。”

    一下被周易戳破了自己的小心思,曹允也是略有尴尬“这个、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嘛,我这不是被吓怕了嘛,嘿嘿。”

    周易斜眼瞥着他,刚想说曹允那屁大点的胆子,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张陵却率先说道:“行了,走吧,反正要逛一下学校,师兄顺便吧。”

    虽然周易心中无奈,但是也只得顺着张陵的意思。

    曹允则是一副阴谋得逞,小人得志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