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什么都没有
    周易“啧”了一声,冲着曹允问道:“你确定你看见东西了?”

    “嗯、嗯。”看曹允依然心有余悸的模样,倒也不是作假。

    若是张陵慧眼没看到东西还情有可原,毕竟慧眼也不过才排名第三,比天眼略微高了那么一点,世上千奇百怪的东西那么多,总有东西是慧眼看不到的。

    但是周易已经把专门用于分阴阳,辨八卦的罗盘拿了出来,瞧了有瞧,看了又看,愣是发现罗盘的指针,有什么动静。

    这只能说明,这附近很干净,并没有什么脏东西出现。

    但是刚刚曹允那么激烈的动作,也不像做作,周易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便不再去想,迈开了步子,就准备往回走去,一探究竟。

    看到了周易的动作,曹允猛地拉住了周易问道:“你要去干吗?”

    “当然是走下去看看,张陵看不到东西,我的罗盘也发现不了什么,自然是要走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周易毅然说道。

    一听要下去,曹允的脑袋就和拨浪鼓一样,左右摇摆。

    “嘿,有我跟张陵在这,你怕个什么劲儿,再说了又不用你打头阵,你只要安心站在我俩中间待着就行了,瞧你那点胆子。”周易对曹允的胆子很是不屑。

    “可是……”曹允还想说些什么。

    但是周易却没有理他,已经带着张陵往回走了。

    虽说那只胳膊是在楼下出现的,楼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大晚上的,阴森森的教学楼,一共就他们三个人。

    然而现在,那两个人已经要往下走了,五楼平台,也只剩下曹允一个人,形单影只的,杵在那,望着不断被烟暗吞噬的长廊。

    冷风则透过窗缝,吹拂着曹允的脖颈,就像一只冰冷的手掌,轻抚着曹允的后背,由上至下,一路划来。

    曹允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虽然心里已经把周易骂了个狗血淋头,但那也只是心里,毕竟现在还没离开教学楼,眼前的危机还没有解除,还是要抱着周易这条大腿的。

    随即,曹允就朝着周易、张陵两人追去,以前便加到了周易,和张陵之间的位置。

    见到曹允动静有点儿大,身后的张陵便抬起一只手,轻按了一下曹允的肩头。

    另一只手则伸出一根食指,来到了嘴边,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姿势,示意曹允安静些,别惊扰到下面的东西。

    曹允会意,轻点了头,就随着周易蹑手蹑脚的,往下走去,只是越往下走,曹允的内心就愈发的压抑,心情也是越来越紧张。

    在下楼的过程中,周易也问了曹允他口中的那只胳膊,是出现在哪层楼梯上的。

    可是,由于当时事发突然,而且曹允着实是被吓破了胆,所以也没有记清,那只胳膊究竟出现在了哪层,只是依稀记得应该是第三层左右。

    周易点头记下,扭头瞥了一眼落在最后张陵,示意其做好准备,便继续朝着下面走去。

    走到了四层的时候,周易并没有急忙下楼,而是先是用罗盘,对着前面的路扫了扫,见指针并没有什么变化,就站在楼梯靠墙的一侧,左瞥右瞧,直至确定没有任何状况,才带着曹允、张陵继续向下。

    接下来,当他们走到三层与四层之间的平台的时候,周易依旧是这般小心,生怕一个闪失铸成大错。

    直至回到三层,周易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可是依旧不敢大意,便想照着刚刚动作继续向下。

    可是还不等周易行动,张陵却率先开口说道:“师兄不用走了,下面也没东西,我的眼睛什么没看到,而且真要是有东西,不等咱们到这,就已经扑上来了。”

    周易知道张陵不会无端方式,他既然敢说,就肯定有把握,所以张陵也是十分的信任张陵,没做任何眼神,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往楼梯看去,确实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为此,周易还专门往一楼跑了一趟,顺便将楼梯检查了一遍,发现无论是楼梯扶手还是楼梯本身,都是干干净净,完全没有东西出现过的痕迹。

    见到这番景象,周易不禁怀疑起来曹允,心想‘不会是这小子为了赶紧回宿舍,特意扯谎拿出来骗我们的吧?’

    可是才起这个念头,周易便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光从到现在,曹允都还紧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没有独立离去就可以看出,曹允确实是看到东西了,因为他怕离开了张陵会遇到东西,所以现在还不敢独自离开。

    但是那只东西呢?就这么消失了?那他出现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只是为了吓唬曹允?却被曹允的尖叫声给吓跑了?一想到这,周易自己都把自己给逗乐了。

    能被曹允的尖叫声给吓跑的鬼,那还算贵吗?比曹允还胆小。

    可是,又不能解释张陵的慧眼,和自己的罗盘都不能追踪的问题,这才是让周易百思不得其解的关键所在。

    周易在思索、困扰。

    曹允又何尝不是疑惑,明明自己确实看到东西了,为什么就没有了呢。

    刚刚曹允楼下也跑了一遍,确实是没东西,这是怎么回事啊?

    随即,曹允便扒着三层大厅处的楼梯扶手,朝着上上下下的楼梯间隙望去。

    由于一层有落地玻璃大门,所以月光更容易透过玻璃,映照在地上,只见一层二层的楼梯间亮蹭蹭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而又往上瞧去,虽然越往上能见度越低,但依稀还是可以看见,楼上的楼梯间也是空空如也。

    突然,曹允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眯着眼睛,将仅有的光线凝聚到了一点,仔细观察。

    只见在五楼,刚刚自己所站着的那个位置,好似有什么东西立在那,刚好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可是,曹允明明记得清清楚楚,五层大厅明明和三、四层大厅一般无恙,不可能会有什么东西,挡在楼梯扶手的位置啊。

    就在曹允全神贯注,注视那一点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那个烟影好似轻轻动了一下。

    一开始,曹允还以为是自己看久了,产生的错觉,直至那个烟影的动作幅度越来越来,他才发现那个烟影确实不是死物。

    就在曹允发现事有不对,准备叫起周易、张陵的时候,那个烟影竟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开始扭曲,突然一张墨绿色满是裂痕,仿佛是被拼接粘黏起来的破碎面庞,竟然正对上了曹允的脸。

    而那个面庞上面的裂缝之中,居然满是蠕动的鲜血,而在那张绿底红纹的脸上,一双猩红的双眸,正直勾勾的盯着曹允的双眼。

    一根长舌,忽然从一张鲜艳欲滴的艳唇中弹出,不时还碰触自己的上下嘴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