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人偶
    张陵瞪圆了眼睛低吼一声:“一群畜生,既然这样当年师公为什么不直接破阵?”

    “你当师公是不想破阵么,他是不能破,鬼式神和这个阵法互为依辅,不是破除其中一个就可以解决的,必须同时将二者都破掉才可以。

    可是你刚刚也看到了,我这才动了一下三才阵,就被鬼式神冲身,这有上千之鬼式神在这杵着当阵眼,你只要攻击一只,必然会引得其余冤魂反击,双拳难敌四手,师弟你一个人怎么对付上千只鬼式神?

    再说当年四大家族之所以禁止阴阳师使用鬼式神,是因为鬼式神,并不是用任何一只鬼都可以的,他必须是受尽折磨,痛苦死去的人,而且死后魂魄充满了怨恨,化作厉鬼才可以。

    至于厉鬼的能耐,就不多我多说了吧。现在他们老实,是因为有三才阵画地为牢束缚着他们,一旦阵法被破,他们脱离了拘束,依着厉鬼的本能,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所以,师公才布下了这个轮回渡魂大阵,准备以阵磨阵,从根源上下手,消除那些鬼式神身上的凶戾之气,再加以破阵。”周易为了安抚张陵激动的情绪,便仔细解释了一番。

    紧接着,周易又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就是不知道,当年老校长建校之初,所遇到的问题,到底是那群火鬼,还是这些鬼式神冲身,再或者是二者都有吗?”

    想到这些,周易也不禁一阵头大,师公当年什么都没说,也没留下东西解释,就让后人来帮忙,结果搞得自己现在两眼一摸烟。

    张陵他俩也只能从头一步步查起,所有的阵法在不解情况之前,周易也不敢随意乱动,生怕一个错手酿成大祸。

    周易闭上眼睛,哀叹了一声,便露出了无奈的表情,随即招呼了张陵一声,便转身跳出了土坑。

    回到地面,不用和周易交流什么,张陵就率先找好了方向,带着周易,朝着学校外围走去,直至来到学校墙角的位置。

    不用想,这应该就是第三个阵的位置了。

    只是到了地方,张陵却先轻“咦”了一声。

    “嗯?怎么了,师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周易一听到张陵的疑问,就顺势问了一句。

    “我那天把这埋回去的时候,明明在这儿做了标记的,现在印记没有了,应该是被人动过了。”张陵盯着地上说道。

    “嗯?”周易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朝着张陵说道,“师弟,快动手。”

    随后,便自顾自的用着铲子朝地上挖去。

    出于对周易的信任,张陵也不怀疑,再次拿起铲子朝着地上挖去。

    不过这个阵法所掩埋的深度,显然比刚刚那个由鬼式神组成的阵法要浅上许多,看起来应该和轮回渡魂阵的深度差不多。

    才挖了几铲,一只人偶陡然从土里露出了半张脸来,只是在见到人偶的一瞬间,不只是周易,就连之前曾经探查过这个大阵的张陵,也是一脸的疑惑。

    “东瀛的人偶怎么会在这?”周易边说,还边朝着张陵送去疑问的目光。

    张陵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我记得很清楚,前几天来的时候,这只有注连绳和玉垣,什么人偶我见都没见过。”

    不疑有他,周易自然是信服张陵的,只是对这个人偶十分好奇,可是好奇归好奇,有了刚刚怨鬼冲身的教训,周易这次并未主动触摸,而是用铲子将人偶附近的砂砾都清理干净。

    直至露出了人偶身下的注连绳,和它身后所依靠的玉垣,周易这次才仔细观察起来。

    第三个阵法比之鬼式神的阵法,看起来显然要细致很多,原因无他,一是那些被怨鬼附体的人型符纸虽然是阵法的关键,但是符纸本来就比较劣质,加之纸张被泥土掩埋过久多少都有些**的样子。

    二是负责镇压鬼式神的四颗石子,虽然上面都布满了红色的咒术,可是石头毕竟太过常见,第一眼看去不禁让人有些随意的感觉。

    而这第三个阵法,除却身上还有些许沙土,看不清面容的人偶之外,无论是注连绳还是玉垣,都是有一定的故事。

    注连绳注连绳是系有白色“之”字型纸带的秸杆制粗壮绳索,表示神圣的界限,它通常都护佑在东瀛神社周围,系在鸟居、社殿和神树、神石等具有灵力的物体上。

    而玉垣则是形似栅栏,环绕在神域四周、等间距设置的柱状物集合,是用于区分神域和世俗界的分界线。

    显然这两种东西在这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设立结界,将学校里面,和学校外面的两个世界由此分隔开。

    只是人偶的用处,周易却没有任何头绪,如果不是人偶出现的太过突兀,周易都想直接剪断注连绳,拆了玉垣了。

    由于这个阵法所掩埋的位置并不是多深,所以周易、张陵他们两个就直接蹲在了上面观察。

    周易用手上的铲子轻轻掸去了人偶身上的尘土,只是在掸土的过程中,周易忽然地发现人偶的材质,似乎比他所见过的皮革更加光辉细腻,就好似少女的肌肤一般吹弹可破,只是并不如常见皮革有那样良好的韧性。

    不过周易一开始也没多想,一会儿用铲子拨弄拨弄人偶的头发,一会儿又是用铲子戳一戳人偶的衣服。

    反正铁器不导阴阳,就算人偶有什么古怪,有根铁器在这杵着,割断了阴阳,阴魂也过不来,碰不到周易身上。

    周易摆弄了半天,都没看出人偶的材质,心里也逐渐失去了耐心,伸出一只手,就打算抓住娃娃、

    只是这手还没伸长,张陵的铁铲却一下打偏了周易那只手,毕竟大冷天,手冰脚冷的,冷不丁被硬东西打一下,也是有够疼的。

    这一下,就搞得周易龇牙咧嘴的,“哎呦,师弟你干什么呢,有话不能好好说么,你就是动手也别动铲子啊,真把我手当狗爪子打呢,我看看坏磕了没有。”

    随即,便借着月光反复起自己的手来,好似真的被张陵打伤了一般。

    “我打你是为你好,等你真碰了你就该后悔了。”这一句话,从张陵口中慢慢悠悠传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