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忍服
    “这个东瀛人偶是皮革材质的,用的还不是一般的皮料。”张陵若有所思的盯着人偶说道。

    周易倒是被张陵吊足了胃口,周易知道张陵不会无端方式,先是不让他碰人偶说是为他好,再接着又是说人偶的材质问题,搞得倒是周易一阵心痒,急切想知道人偶的材质。

    张陵伸出一只手,在人偶周围隔着空气抚摸着说道:“这个人偶应该是用人皮缝制的。”

    由于张陵说出这话的语气太过平淡,以至于周易也忽略的话里的重点,直至自己在口中叨念几遍之后,才猛地反应过来人皮的意思。

    “人皮?师弟,你确定这是人皮?”周易望着人偶那白皙透亮的外表,嘴里不仅猛咽了一口吐沫。

    虽然知道张陵不会无端方式,他既然这么说,必然是有一定的把握,可是周易还是难以接受,所以便想再次确认一下,毕竟刚刚要是不是张陵及时阻止,那自己的手可就……

    “师兄你忘了道教七子了吗,他们七个最后剩下那七张皮的样子你忘了吗?”张陵淡然回道。

    张陵一提到这,周易好似想起来了什么,随即便感觉到了胃里有一阵翻江倒海般的涌动,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巴,好似有什么要从嘴里冲出一般。

    虽然周易自小跟着自己老爹,走南闯北见识过不少大场面,可是一想到对面这个看似精致的玩偶,却是用人皮缝制的,他还是有些不寒而栗,心里还是不舒服的。

    紧接着,周易又弱弱的问了一句“师弟啊,你看这个人皮是人活着的时候弄得,还是人死了之后再…….”

    张陵并未迟疑,周易这话才说完,张陵便立即说道:“看样子应该是人活着的时候,直接从身上剥下来的,而且看这张皮这么完整的纹路,没有一丝缝合的痕迹,应该是从背部开始剥,这么细腻的肌肤不会是男人,应该是个女人。”

    看着张陵那么侃侃而谈的随意模样,要不是和张陵从小一起长大,周易差点都要怀疑张陵是不是对人皮有特殊癖好了。

    张陵也没管周易渐变的脸色,而是看着人偶继续说道:“而且这个人偶有连我都看不清的地方,而且人偶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虽然看不到,但我感觉很厉害。”

    这个才是张陵阻止周易接触娃娃的重要原因,连张陵自己都拿不准的事,他也不打算让周易去冒险。

    可是人偶毕竟要有一个解释,所以张陵一下咬破舌尖,吐了一口鲜血到自己右手手心,左手食指沾了一点,随即在自己两只胳膊的手腕内侧各写下了符咒。

    又在自己眉心画了一道符,以防出现被冤魂冲体的事情,还剩下一小缕留在掌中以备不时之需。

    随后,张陵神色凝重的伸出一只手,朝着人偶抓去,就在张陵的手指距离人偶只有一掌宽的时候,周易突然打断了张陵的动作。

    十分懂事的,对着张陵说道:“师弟,别、我看你还是算了吧,看你这么如临大敌的样子,说实话我有点虚,你说你要是真有点事,我也救不了你,只能干瞪眼瞎着急,要是我中招了,你至少还有办法不是,所以这事儿还是按老规矩,让我来吧,你旁边守着。”

    张陵本意是不想让周易冒险的,但是周易说的也是在理,但凡出点意外,根据自己所学还能挽救,可是自己出了事,周易学的那套可不管用。

    周易也不拖沓,撸起了袖子就要往上干,这还是张陵拉住了他,并用掌中仅剩的那缕舌尖血,以同样的方式,在周易两臂和眉心的位置画了几道灵符才勉强放走了周易。

    别看刚刚周易说的是义正言辞,大气都不喘一下,可是事到临头,心里还是有些许慌张。

    只见周易的手颤颤巍巍的朝着人偶晃去,虽然心里极不情愿,但是他的手最终还是接触到了人偶身上。

    只是结果并未如张陵、周易想象的那么糟糕,周易碰触到人偶确实无疑,可是并没有表现出一点异常,周易顿时傻了,心想‘这不合常理啊,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莫不是我摸得地方不对?’

    随即,周易又伸出了食指,接连戳中人偶各处,都没有一点变化。

    而张陵见到这一幕,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是哪里出了偏差,竟然人偶竟然会这么安静乖坐在那,这明显不符合东瀛人一贯的尿性。

    张陵还在思索的时候,周易一看人偶没问题,已然耐不住心中的疑问,一把将人偶从土里抓起,便开始上下摆弄翻查起这个人偶。

    张陵本想制止周易的行为,可是看到人偶确实没什么变化,随即便放下心来,伏下身子,仔细观察人偶所在的土坑,以期望会有新的发现。

    刚刚人偶还在土里虚掩,身上的服饰看的并不清晰,周易一直以为人偶会按传统,披着一身和服,可是拿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偶确实身着一身忍服。

    同时,人偶右侧带有一把东瀛打刀,左边夹着一把肋道,衣服背面还有阴阳师留下的红色咒印。

    就在周易仔细观察那些咒印的时候回,人偶的头开始缓缓转动,整整扭转了一百八十度,才从前面转到了后面,一双变得异常猩红的眼睛紧紧盯着,正看得符咒出神的周易。

    人偶的手也没有安分,此时已经缓缓摸到了位于右侧的打刀之上。

    期间,周易好似低头看累了,抬了下头,看到了人偶扭转的颈部,不过一时之间,周易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扭了扭脖子,便继续观察起背后的符咒。

    周易的头才地下几秒,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和紧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刚好对视了一番,紧接着,便怪叫了一声。

    一听到周易的惊叫,张陵赶忙从地上爬起,就朝着周易身边闪去,而周易手上的人偶也是当机立断,立即抽出腰带上的打刀,二话不说对着周易的手腕就捅去。

    虽然周易反应也不慢,他一看事有不对,立马就将手中的人偶朝地上甩去,可是人偶的刀多少还是滑到了周易的手腕处。

    不得不说,人偶手上的那把打刀确实锋利,只是轻轻一划,周易的手腕便渗出了些许红珠,若是周易方才再慢上半拍,怕就不是流点血这么简单的事了。

    本来张陵见周易及时将人偶甩出,紧绷的心也随之放松下来,可谁知,就在周易的手被人偶划伤的一瞬间,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从周易嘴中陡然传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