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守刀
    张陵的两只眼睛也由一眼一瞳,变为了一眼双瞳,原本附着在眼睛上的伪装物,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张陵摘掉了。

    引神在上,两刀在下,虽然张陵逐渐加重了手劲,可是人偶依旧稳稳地抵住了张陵的攻势。

    见状,张陵也不着急,反倒是双眼四瞳,盯着人偶的两把刀冷笑道:“哼,由魂器打造成的武士刀,看来东瀛的卫道人也不怎么老实。”

    随后,张陵顿了顿又说道:“虽说魂器坚比金玉,可透过肉身直伤魂魄,不过可惜的是生灵使用魂器,并不能发挥出魂器应有的功效,也只有魂体才有此资格,所以纵使魂器有这些优点,也只能在冥界流行。”

    “虽然魂器削金段玉,削铁如泥,但是一物降一物,魂器也有一个天生克星,那就是神木,正所谓神木蕴魂,辟易诸邪,纵使你手中的魂器再锋利,也挡不住我手中用建木做的引神笔,给我破!”

    随着张陵字立铿锵的吼出那一个“破”字,手上的寸劲猛然发力,连带着人偶手中的两把刀刃也随之破碎,张陵没有放过丝毫的空档,抓住这个机会就握住引神,朝着人偶直冲杀去。

    对面的人偶应变能力也是极快,就在刀刃破碎的时候,双脚用力蹬地,身子往前一扑,双手扶住引神笔杆,同时借力向上一撑,便再次飞到了天上。

    在上升的过程中,人偶并没有其它动作,直到升到了顶点,开始往下坠落的时候,却开始伸直了身子,双臂用力向下打,两脚猛地向后勾,整个身子开始旋转起来。

    见到人偶这般举动,张陵也不敢轻易上前,只见他瞪大了双眼,四眸在双眼中随着人偶的旋转,也直溜溜的转动起来。

    不时,张陵好似捏准了什么,右手握紧了引神,直朝在空中旋转的人偶点去。

    就在手臂即将接近人偶的瞬间,一阵寒光从人偶旋转的虚影中闪出,张陵的瞳孔随之放大,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便赶忙撤回了右手。

    直到人偶再次落地,张陵都没在发起任何攻势,而是冷冷的站在原地,紧盯着人偶的一举一动。

    至于说张陵为何知晓人偶手中的武器是魂器,这还得归功于周易,虽然先前魂器只是轻轻划伤了周易的手臂,对周易的魂魄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来自灵魂的刺痛感还是让周易难以忍受。

    刚刚周易不顾痛处,将张陵拉到了自己嘴边,第一时间就用尽全部力气,用近乎嘶吼的方式对张陵喊出了“魂器”二字。

    虽然张陵一开始便听到了周易的提醒,但是为了引诱人偶现身,竟然不顾危险主动充当诱饵,在他面朝周易的时候,便趁机将眼睛上的附着物取出,以方便用慧眼观察人偶。

    虽然张陵的慧眼,比之天眼要方便得多,也要好用的多,但是为了将眼睛伪装成普通人的眼瞳,那层伪装的附着物,就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慧眼的视线,所以只有拆掉隐形眼镜张陵才能完全发挥出慧眼的能力。

    也就是在刚刚,人偶在空中旋转下落的时候,张陵猛地发现,原本两手空空的人偶,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守刀,并将其紧握在了手中,准备在张陵接近自己的时候,予以致命一击。

    也亏得张陵反应迅速,亦没有贪图冒进,及时收回了右手,才避免了不必要的伤害。

    张陵对着人偶陡然说道:“魂器只有由魂体操控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功效,既然你能刺伤我师兄的魂魄,那你一定是魂体,只是不知你生前是东瀛人,还是自己人,如果是东瀛人的话,栽到我手上,也只能说是因果循环,天理报应。”

    “如果是自己人的话,”张陵在这顿了顿,又紧接着厉声喝道“就让我帮你解脱吧。”

    还不等后面这句话说完,张陵就已经积蓄好了力量,迅速向前窜去,将引神伸到最前面,以点带面,整个人犹如快箭离弦,猛地朝着人偶突进。

    张陵用这种方式提高移动速度,以求打她个措手不及,不过人偶好似没有感情一般,丝毫不受张陵话语的影响,在张陵出动的瞬间便摆出了迎战阵势。

    一时间,二者又是一番缠斗,由于守刀本就短小,所以人偶不近身便很难伤到张陵。

    可是同样的,由于守刀短小,所以人偶挥发更加的灵活,张陵很难再出现方才,用引神抵住刀刃,以震碎刀刃的局面了。

    一时间张陵久攻不下,人偶也伤不到他丝毫,张陵立即收手,紧接着又用引神隔空画了一个符咒,就朝着人偶甩去。

    人偶只是简单的迎面划动手中的守刀,便再次来到了张陵身边,明知让人偶近身会有受伤的风险,但是张陵却毫不在意,似乎是故意将人偶放进来一般。

    直至人偶距离自己不过十寸远的时候,张陵再次犯难,从身后一次抽出十几张黄符,朝着人偶丢去,又拿着引神隔空画了几道符,朝着张陵甩去。

    张陵明知道这些是无用功,却依旧在做,也不知其真实意图是什么。

    见人偶被符纸到空符缠绕,张陵狠心将舌尖刚愈合的伤口咬破,再次吐出一口舌尖血,不过这次却没有吐在手心,而是朝着引神笔尖喷去。

    引神顺势在空中划过,精准的接过了四溢的鲜血,其笔头瞬间变得殷红,随即便朝着人偶再次点去。

    就在人偶划破最后一张黄符的时候,引神亦紧随其后,来到了面前,只是这次,张陵并没有与人偶对拼,对上笔尖一划,立即来到了人偶的手臂。

    对其左腕一划,左手立即失去了活动能力,紧接着下一个目标,就是拿着守刀的右手,只见张陵手腕一翻,笔尖便从左转到了右,然而人偶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主。

    发现张陵控制住了自己的一只胳膊,便赶忙挥动守刀,朝着张陵的手掌斩去。

    一时间,张陵也是进退两难,退就很难再有这个机会,进就有可能被人偶砍掉整只右手,以至于重伤魂魄,成为一只待宰的羔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