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凶戾
    一丝凶戾在张陵眼中一闪而过,随即张陵把心一横,不顾上面斩来的守刀,右手握紧引神,坚定地朝着人偶右臂划去。

    幸好,张陵这次赌对了,守刀的刀刃恰好停在了张陵右手手背之上,但凡张陵刚刚有半点迟疑,不仅是他会有危险,连带着躺在一边的周易也不能幸免。

    人偶的右臂失去了活动能力之后,原本紧握在手中的守刀也顺势落下,刚好划过张陵的手掌,虽然没有人偶施力,但是锋利的刀刃还是在张陵的手背留下了一道红痕。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人偶操控,使得魂刀失去了应有的能力,虽然打到了张陵手上,却并未触及灵魂。

    人偶见到自己两臂皆已失去行动能力,身上的武器也不在身侧,随即便起了逃脱之心,袖珍的小脚重踏地面,猛地向前用力,整个身子便向后飘去。

    好不容易才让制住了人偶,张陵又怎会这么轻易就放她走,赶忙脱掉了身上的校服,用引神在校服背面画了一道符,虽然不知道那道符的作用,但是结尾的“敕令”二字还是可以依稀认出。

    张陵画完这道符,就抓着校服朝人偶罩去,由于人偶失去双臂,动起来没有之前那么灵活,所以张陵不过三两步就追了上来。

    一见逮到了人偶二话不说,就用校服将其包住,为了防止人偶会钻空跑掉,张陵还特意以背后画的那道符为中心,用引神在校服上面勾出了一张大网,以保校服的牢固。

    直至做完这些事,张陵才坐到了地上喘息,歇了一会儿,他才摆起了身子,抱着校服朝着周易走去。

    此时的周易显然是恢复了一些,见其双唇舒展红润,脸颊逐渐透出血色,呼吸也开始了平稳规律。

    见到张陵归来,周易的嘴角微微一扯,虽然面部肌肉有些抽搐,笑起来有些牵强,但这并不是周易不待见张陵,而是他强忍住疼痛示意张陵安好的表现。

    张陵见状也不点破,而是将嘴角轻轻上翘,双眼微拱,同样笑意的回应周易。

    周易断断续续的说道:“呵,也是、我自己太大意了,明明、那个阵就是用来、锁住人偶的,要不是我太猴急、也不会出事,只是我现在、不便起身,倒是现在、要麻烦你,去发现人偶的坑里、再挖挖看,还有没有别的人偶。”

    此时张陵很清楚,周易不是不便起身,而是根本没有力气起来,对于直击魂魄的痛楚,到底会有多痛?没经历过人的很难理解。

    就拿例子来说,当你的小脚趾撞到门槛或是撞角的时候;亦或是扯手指上的倒刺,没扯掉却拽下一块肉的时候。

    这都是钻心的痛,说不上伤到的一瞬间有多痛,但是受伤之后的,那种酸爽却是无以言表的。

    而灵魂上的痛楚,怕是比这类钻心的痛要痛上千百倍。

    张陵也不点破,直接捡起一旁的工铲,便循着人偶坑里阵法朝两头挖去,只是这次不比先前,张陵前后足足挖了四丈远,都再没发现一个人偶。

    对此张陵也不意外,毕竟前几天他来探查的时候,这道阵法里还没有人偶的存在,若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埋下一圈这种傀儡人偶,那东瀛的阴阳师也确实太厉害了。

    张陵挖了这么久,都没什么发现,便准备回去告诉周易一声,不过才走到周易身边,一阵规律的振频响动,却抢在张陵开口之前,吸引了周易的注意。

    躺在地上的周易,立即朝着张陵缓缓点头,示意其帮忙接听一下手机,张陵从周易裤兜摸出了手机。

    见到上面有一个未知号码,张陵习惯性得皱了皱眉头,等了几秒,见这个号码一直在打,也没有挂断的意思,便点击了接听键。

    接通之后,一个陌生的男声传入了张陵耳畔“喂,是周易吗?”

    听得对方竟然知道周易的名字,张陵心中顿时生疑,虽然还没辨认出对方的声音,但还是惯性的回应了一声“是。”

    随即张陵又问道:“你是?”

    “哦,是我,高保,棕佑的同事,之前和小玲、珍珍,解决教堂那件事的时候,咱们还见过面的,还记得吗?”

    说起这事,张陵才猛地想起,之前和周易去奉天的时候,刚好遇到林玲和林珍珍,在解决一个案子,顺便就帮了点小忙,还认识了况棕佑的一个同事高保。

    那是一个皮肤黝黑,留着一头干练的板寸,长得又高又壮的实在汉子,时常一副乐天派,做起事来十分认真,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人。

    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他怎么会主动打电话给自己,按理来说,就是有什么事,也应该是找林玲、林珍珍才对,毕竟远水救不了近火,离得这么远。

    就算自己真有心帮忙,怕也是鞭长莫及,更何况眼前的事都还没解决,甚至是连个头绪头还没有,他和周易哪有心情放下手头的事,跑过去忙别的。

    但是张陵还是礼貌的问了一句:“保哥,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什么事,其实是棕佑的事。”电话那头的高保说道。

    “嗯?棕佑哥,棕佑哥怎么了?”一听到况棕佑有事,张陵的心立即紧张起来,因为况棕佑和林玲她们的关系一直很要好,出了事不用他说,林玲她们两姐妹,也会主动帮忙。

    可是现如今,竟然要高保打电话来找自己两兄弟,这怎能让张陵不担心。

    随即,只听高保赶忙解释道:“没有、没有,你想多了、想多了,是你们之前找棕佑要调查的事,我这有结果了,就第一时间给你们个回复,怕你们等急了。”

    一听是这个原因,悬在张陵嗓子眼的心也随之放下,但有了消息,却不是况棕佑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张陵还是一阵好奇。

    高保也立即解释,说是况棕佑也不知道怎么了,说是突然生病要请病假,他高保认识况棕佑都五六年了,也是第一次知道况棕佑还会请病假。

    连况棕佑人都没见到,还是林珍珍打电话来,找高保帮这帮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