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巧合
    虽然张陵对于况棕佑突然生病有些疑惑,不过既然是林珍珍都没有找他们师兄弟俩,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也许真的是生病也说不准。

    张陵便打算晚点再给林珍珍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况棕佑的情况。

    随后,高保又对张陵说起了他所查到的资料,张陵的学校由于修建的时间,刚好就是兵荒马乱刚结束的时候,所以建校之初的资料就是高保也找不全。

    详细的资料只有在学校建成之后的十年,才开始有了完整的记录,而高保根据这些资料发现,学校建成之后,确实是没有什么意外伤亡的事件发生。

    直到近三十年,学校发偶尔发生一些离奇的死亡事件,比如学生跳楼的,自缢死在教室的,碰触电门被电死的,还有一些死因,好像是由于心脏病发,导致的心脏骤停。

    每年大概都会有个十个起左右的意外发生,而且死前的经理非常相近,都是当晚没有回家,第二天一早被发现死在了学校的。

    虽然当地警也怀疑过他杀,但是到了现场取证之后,才发现死者周围并无其他人的脚印,身上也没有被捆绑或是殴打的痕迹。

    如果只是一个学生也就算了,可是每次发生意外的学生都是这种情况,连警察都感到蹊跷,甚至怀疑这些学生,是不是因为集体吸食毒品,导致出现幻觉才自杀的。

    后来,当地警方和几家死者家属好说歹说,家属这才同意法医解剖验尸,只是解剖之后警方却又陷入了难题,原因是法医在死者胃里不仅没有发现消化毒品的痕迹,甚至是胃里连一点饭渣都没有。

    可是按理说,这些学生不过才失踪了一个晚上,就算晚上没吃饭,也不可能胃里一点饭菜的残渣都没有。

    最后,经过法医反复检验,给出的结论是,死者至少有24小时没有进食过任何食物。

    一听这话,当地警方顿时犯了难了,本想把这件事上报,不过却因为有人从中插手,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因为有人横插一杠,高保愈发觉事情不简单,所以顺着这个线索便一路查询,没想到这个插手的人还真不简单,不只是制止了警方的调查,还负责死者家属的赔偿问题。

    甚至和学校还有着密切的联系,高保特意翻查了学校近几十年的记录,才猛地发现,原来插手的人竟然是旅大市最大的一家公司——叶氏企业。

    对于这个企业的突然插足,高保也是很好奇,按理说这二者应该没有什么联系才对,直至他发现,学校建立之初,有一个以个人名义为主要资助者的名字之时,他这才想出了原因。

    这个名字叫——叶峰。

    叶峰、叶氏企业这很难让人不联想这二者的关系,所以高保又特意查了一下叶峰和叶氏企业的关系。

    原来叶峰就是叶氏企业的创办人叶远征的父亲,在当年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叶峰也算是一个富商,只是侵华战争的时候,他低调退至幕后安心经营他的产业。

    直至战争结束,建立学校的时候,叶峰才再次现身,并以个人名义出资,捐助学校,甚至可以说学校的建成,有他叶峰大半的功劳。

    可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正值壮年的叶峰再次退居幕后,将全部财产交给其子叶远征,而叶远征也算争气,凭借家里的财产,一口气创办了叶氏企业发展至今,成了旅大市排名前十的公司。

    不过不知什么原因,叶远征也在前几年突然退居幕后,将叶氏企业交给了叶正国,只是叶远征上位之后,对学校的隐秘资助也在几年之前突然戛然而止,没有了下文。

    不过好在学校学生意外死亡的事件,在十年前就已经结束了,不然还真怕学校撑不住赔偿的压力。

    说完这些,高保和张陵寒暄了几句,嘱咐张陵小心一点,如果有解决不了的麻烦,就随时给他打电话,叫他过去帮忙,遇事三思,注意安全别逞强什么的。

    张陵一一称是,才草草挂断了电话。

    只是听完这通电话,张陵并没有丝毫的高兴,反倒是脸色愈发的引神,心里更加的沉重。

    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周易,一看到张陵这个表情,心里便有些些预感。

    只是嘴上不说,依旧牵强的笑着问道:“怎么了师弟,是谁打来的?”

    “高保,棕佑哥的同事,当时在教堂和小玲姐一起办案子的时候,遇到过的那个。”张陵努力平复着心情说道。

    “哦,是保哥,怎么了,突然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随后,张陵将高保给自己讲的事原封不动,一概复述给了周易。

    听到这些,周易也是很难再笑出来了,一个麻烦没解决,又蹦出来另一件事。

    而且当年那个事件的,有关经历者的后人都再次聚到了一起,同时都在一个班里上学,同在一个宿舍住宿,这是一个巧合吗?

    也不知道叶斌身后的孽云,和当年的事有没有什么关系。

    周易总感觉他和张陵来学校之后,总有什么力量在背后,默默推着他们前进,本想等到去叶斌家,再和叶斌挑明自己身份的事也不得不加快进度了。

    随后,周易又想起了学校学生离奇死亡的时间,是三十年前左右,这不正是他们所遇到的,镇着人偶的那个阵法所布下的时间嘛!

    加之十年前,这一系列诡异死亡突然终止的时间,也恰好是他们师公张老爷子仙去的时间,就更加加重了他心中的疑惑,巧合吗?还是别的什么,周易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说不出来。

    见周易陷入了沉思,张陵也默默站在一旁没有打扰。

    突然周易猛地抬起了头,双目锐利的转了一圈四周,对着张陵说道:“师弟快,你现在看看,包围着学校的这三个大阵的态势如何。”

    张陵也不多问,睁大了眼睛,便朝着天空望去,其表情也开始凝重起来。

    随即,低下头,对着周易沉声说道:“现在轮回渡人阵,被两个阵法夹在中间,动弹不得,比之前几天越发的弱势了。”

    “果然是这样。”周易面目狰狞,双手死命抱拳说道,“怪不得建校之初没事,近三十年才出现死亡事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