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摊牌
    “嗯?”听到张陵的问题,叶斌也是一番诧异,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便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你知不知道你的生辰八字’。”张陵重复说了一遍。

    虽然先头被张陵的问题一下问蒙了,但是叶斌再次听了一遍,确认问题之后,却默默摇摇头,示意不知。

    得到这个答案,张陵却瞪圆了眼睛,用鼻孔冲着叶斌冷哼:“生辰八字你能不知道?把我当傻子吗?”

    “不、不是,主要是我不知道你说的生辰八字是什么东西。”叶斌颇为畏惧张陵,所以此刻只得低头轻声解释。

    听到这个解释,张陵也是一阵无语,没想到叶斌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张陵一只胳膊突然上抬,不由自主地揉了揉头,可叶斌看到张陵起手的举动,却立即炸了毛,还以为张陵要对自己动手,赶忙吓得跳到了一旁。

    见到叶斌这么激烈的反应,不只是张陵,就连周易和叶斌也是大眼瞪小眼。

    反应过来的叶斌,见到这番景象,也是一阵尴尬,弄得自己现在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反倒是周易率先打破了僵局,笑呵呵地说道:“呵呵,师弟看来你最近的威力渐长啊,现在不只是鬼,就连人见到你,也要怕你三分呐!”

    听到这话,张陵立即白了周易一眼,原本还以为周易是来打圆场的,结果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净捡不好听的说,搞得叶斌倒是更加尴尬了。

    周易难得没理会张陵的感受,而是望着叶斌解释道:“生辰八字嘛,简单来说就是指一个人出生时的干支历日期,而则干支分四柱,分别为年月日时,其中每柱两字,合共八个字。”

    “所以说,叶斌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和出生的时间?”周易停顿了一下,继续问道。

    等到周易说完,叶斌先是望着一脸笑容的周易点了点头,随即,又看了一眼颇为无奈的张陵,却赶忙摇起了头。

    见到这一幕,原本笑嘻嘻的周易也是脸上一僵,预期略有疑惑,盯着叶斌问道:“叶斌你点头又摇头这是什么意思?”

    “我……”叶斌才开口说了一个字,眼角的余光便不由自主的瞥到了一旁的张陵。

    见到叶斌这个样子,周易也是哭笑不得,一想到平日里吆五喝六,呼风唤雨的叶大少爷,居然也会有怕的人,而且这个人还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的师弟。

    就连周他易自己也没想到,昨晚不过一个心情不好,就活动了一下,顺便给叶斌一个下马威,竟然还给出了这个效果。

    随即,周易给了张陵一个眼神,张陵会意,紧接着叹了口气,便转向叶斌轻声问道:“叶斌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

    一听到张陵开口,叶斌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一口气说了出来,生怕惹得张陵不开心,会对自己下手“我只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但是出生时间我爸妈没跟我说过。”

    叶斌这么说也在常理之中,毕竟有哪个父母,还会跟自己的孩子详细地说他出生的时间,别说孩子,就连父母都很难记清详细时间。

    只是这下周易却乏了难,因为要算出叶斌背后那团孽云的来历,就免不了要倒推叶斌的前世,可若是连一个具体的出生时间都没有,光凭他周易自己推导,那一天十二个时辰,可就是十二种结果。

    十二个里找一个看似不难,可是不要忘了,世上那么多人,每时每刻都有小孩同时诞生,不知道准确的生辰八字,哪怕记错一丁点,那算出来的命格也不是你自己的命格。

    正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就是这个意思。

    举个例子来说,一个人明明是寅时生人,命格属木,你却偏偏算成了丑时土命,按理来说,为木命之人,应当先于春季则生命旺盛,而生于秋季或四季中最后一个月就成了囚,死之命而生不得势了。

    可你却偏偏算成了土命,把一年中四季的最后一月作为其旺季。

    这就相当于明明是毒药,你却因为没看清使用说明,就给病患使用,这就不是坑人了,分明是在害人。

    听完了张陵和叶斌之间的对话,曹允默默站在,一副原地若有所思的模样,好像明白了什么,

    而叶斌则是一脸蒙圈,老老实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是待审的犯人等候判决一般。

    见到叶斌这副模样,周易也是一阵好笑,不禁想起在刚刚进宿舍之前,周易就和张陵讨论过,怎么跟叶斌摊牌的问题。

    两人还说,如果叶斌实在不配合,情非得已之下,也只能用武力强迫叶斌配合了。

    哪成想,叶斌竟然会这么惧怕张陵,一切进展的这么顺利,之前在宿舍楼道准备的那些都成了屁话。

    不过现在也好,既然话都说到这了,倒不如直接摊牌,一次说个清楚。

    随即,周易便深吸了一口气,从座位上起身,缓缓来到了叶斌身旁说道:“叶斌其实没人想和你过不去,我、张陵、曹允之所以在这是有原因的。”

    叶斌听不懂周易话里的意思,便不做任何表态,而是皱了皱眉头继续听着周易的解释。

    “你还记不记得前几天,曹允在班里讲的那个故事?”周易问道。

    看到了叶斌点头,周易才继续说道:“其实那不单单是一个故事,而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至于当时经历那件事的主角后人,现在就站在你面前。”

    听了这话,叶斌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略有结巴的惊讶道:“什、什么?”望了望屋里的三个人。

    最后,叶斌的目光再次停留到了周易身上,听着周易缓缓道来:“曹允是老校长的孙子,而我和张陵,则是当年那位老校长朋友的徒孙。”

    一说到这,周易话锋一转却陡然说道:“只不过,我们一直都以为,当事人只有我们两家,直到刚刚我才了解到,其中还涉及了第三个人,那个人刚巧姓叶,叫叶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