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嘴贱是病,得治
    紧接着,叶斌抓着周易的衣袖略带哭腔的说道:“周易既然咱们三家还有这层关系,那你们能不能帮帮忙救救我爷爷,我爷爷从小很疼我的,以前无论多忙,都会抽出时间陪我,我现在却只能看着爷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

    周易完全没想到叶大少居然会哭,平日里耀武扬威,目空一切的主,竟然会在他面前哭个稀里哗啦的。

    周易实在受不了,便立即说道:“其实我们来这就是解决问题的,就像曹允说过的,当年那件事并没有完全解决,留下了很多问题,所以我们才会跑那么远,来这上学的,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去帮忙的。”

    “只不过,我们对当年所发生的事一概不知,因为无论是我师公还是曹允的爷爷,根本就没留下一点线索,我们连头绪都没有,就连你家的事,我们也是刚刚知道不久,不然不等你说,我们早就去了。”周易说道。

    “真的?”听了周易的解释,叶斌才停止了抽泣,睁着浮肿的双眼望着周易。

    “是真的,你放心吧,你是不知道,昨晚发现你身上有孽云的时候,可把他俩给紧张坏了,就他俩这爱管闲事的劲儿,就是你不说,他们知道了也不会不帮忙的。”站在一旁的曹允插了一句,安慰叶斌。

    “对对对,是是是,没错,我们肯定会帮,不过也别忘了曹允,昨晚我一说孽云的事,他可比我俩还要着急,追着赶着问我俩该怎么办,催着我俩赶快解决什么的。”周易斜着打趣说道。

    听了这话,叶斌看曹允的眼神,顿时变得柔和起来,再没有了争锋相对挑衅,和吹毛求疵的挑剔。

    曹允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随即挠着头笑呵呵地说道:“哎呀,都是同学嘛,不至于,不至于的,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哈。”

    “是哦,是帮忙,你是动嘴皮子,我和张陵可就要累着咯”周易好想个怨妇似的发泄。

    “能者多劳嘛,毕竟你和张陵的实力摆在那不是。”曹允谄媚的朝着周易笑道。

    “就你能说。”周易对着曹允啐了一口,“不管了,先洗澡,洗完澡再说,晚上出去这一趟可没少吃土。”

    周易见自己力气恢复的差不多了,便伸了伸懒腰,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见着周易身上掸下来的一身土,曹允都不禁捏着鼻子,嫌弃的跑开支了一声“我靠,周易你小子躺地上打滚啦,这么多脏,亏得我刚才还没发现,还扶了你一路。”

    一听这话,正准备换衣服的周易立即止住了动作,心中便回想起被人偶刺伤,躺在地上的那一幕,一想到这,周易便感到一阵后怕,若不是张陵及时止住了人偶,那后果可就……

    回过神来的周易,斜着眼用余光瞄着曹允说道:“怎么了,有问题?”

    “不,不是有没有问题的事,你身上脏至少告诉我一声啊,我这身校服可是才洗的,那身校刚刚才洗,脏了都没换的衣服了。”曹允拍着身上的衣服,十分埋怨的说道。

    “哦!既然这样,那我就好好补偿补偿你,我帮你好好拍拍身上的土。”说完这话,周易就冲着曹允踱步走去。

    还在拍土的曹允,猛地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便抬头朝着张陵望去,只见张陵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便扭过一旁不再理会。

    曹允再看正举着巴掌朝自己靠近的周易,曹允顿时咽了口吐沫,往后退去“哎哎哎,有话好说啊,周易我告诉你,君子动手不动口的啊,你、你别乱来。”

    “君子?不好意思,我不是君子,我现在还是个男孩!”说完这话,周易就冲着曹允噼里啪啦一顿乱拍。

    无论曹允如何哀嚎乱叫,周易就是充耳不闻,直至他消气,才肯罢手。

    紧接着,周易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继续换了身一副衣服,肩搭根毛巾,就朝着卫生间走去。

    这一幕看的叶斌是目瞪口呆,心想‘这、这怎么和我想的不一样,既然都是一根绳上的,怎么还、还动手了啊?’

    周易许是为了照顾叶斌,再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冲着叶斌解释道:“曹允这个人呐,你也认识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他嘴贱你也应该深有体会,所以说啊,这嘴贱是病,得治!”

    说完这话,周易才走进厕所洗澡。

    听了这个解释,叶斌眨了眨眼睛,好似在消化这句话的信息。

    张陵则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来到曹允身旁,抱过那团校服就朝自己床下走去。

    反倒是曹允,见自己叫了半天都没人来管自己一下,便从地上站了起来,坐回了椅子上。

    虽说刚刚周易的动作看似凶狠,拍上去的声音啪啪作响,不过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大冬天的,谁不穿个里三层外三层的,周易抽上去的主要力道都卸在了衣服上。

    这事情一说开,叶斌对周易他们也有了新的想法,以前的敌意对视也几渐消无。

    随后,叶斌又看了看曹允,虽说想过去安慰他一下,但是人家现在心情一定不怎么好,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反倒是朝着张陵走去,一是想缓和一下和张陵之间的关系,二则是十分好奇,张陵把校服包成那么一团是要做什么。

    叶斌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张陵身后,生怕一个大声会打扰了张陵似的。

    就在叶斌即将靠近张陵的时候,张陵猛地从椅子上窜起,两臂直立,双手死死地按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见到这幕,叶斌也是一惊,下意识的往后跳去,可是还不等他落地,一向处变不惊的张陵却突然吼道:“叶斌、曹允快来帮忙。”

    叶斌略有迟疑不敢上前,反倒是身后的曹允不做思考,就瞬间冲了上去,颇有后来居上的感觉。

    叶斌也不甘落后,这才准备和张陵打好关系,怎么能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却往后退。

    随即,叶斌把心一横就朝着张陵大步跨去。

    然而还不等叶斌帮手,一个黑影却从张陵身前陡然飞出,一下便窜到屋顶,同时借了屋顶平面的力,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朝着叶斌的猛地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