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撞客
    可是还不等黑影撞到叶斌,黑影就在途中猛地止住了动作,噗的一下应声落地。

    直至此时,叶斌才发现原来移动的黑影,竟然是一个精致的忍者玩偶。

    叶斌缓缓蹲下,刚伸出一只手准备戳一下人偶的时候,反倒是曹允眼疾手快,从地上一把捞起了人偶,,才要细看,却被张陵及时制止了他的行为。

    张陵不似曹允那般鲁莽,而是小心翼翼地,从曹允手中接过了人偶,甚为紧张的关注着人偶的一举一动,看他那极为小心的模样,就像怕会出什么变故似的。

    看着张陵面色凝重盯着人偶的模样,除了他今晚遇到的那只灵活异常,甚至击伤了周易的东瀛人偶外,还有什么人偶能让他如此重视。

    可是原本在校服里,被封的好好的人偶又怎么会突然跑出来了呢?

    原来是张陵,正准备将封在校服里的人偶,拿出来仔细检查一番。

    可是谁知,一直在校服里装死,一动不动的人偶,就在张陵才扯开扯一道口子的时候,人偶突然发难,立即冲开封印,毁了画在校服上的血符。

    见到张陵这般重视,曹允也是心里也是一阵嘀咕,‘连泰山崩前都不会有丝毫动摇的张陵,怎么会突然对一个人偶这么紧张?’

    曹允的疑问没有持续多久,就在张陵即将将人偶放回自己桌子的时候,人偶的微微颤抖,曹允还以为自己看错了,随即揉了揉眼,定睛再看。

    只见人偶忽然扭过头来,一双眼死死的盯着曹允,双腿也止不住的乱踢,一时之间,张陵一只手竟有控制不住人偶的趋势。

    “我靠,这玩意还是活的!”曹允口中一啐,就赶忙往后跳去。

    叶斌也是楞了一下,倒不是对人偶突然活过来有什么不适应,而是张陵用手一只手气力,都止不住人偶的挣扎。

    要知道昨晚,张陵那可是一出拳,就放到了一个半大小子,虽然是打到了软肋,有取巧的嫌疑。

    可是张陵毕竟还是实实在在的放倒了**个人的,次次都能打到软肋,而且这一击必倒的气力也不是谁都有的。

    然而纵使张陵的力气不小,一只手也制不住这手中的人偶。

    那这人偶的力气到底是有多大,刚刚要是真撞到自己身上,怕是自己一会半会儿可就起不来了。

    殊不知就在曹允、叶斌为人偶心惊之时,张陵心里也是吃惊不已,之前在外面只是知道这个人偶身手灵活,却不知道她的力气竟然还强如斗牛。

    而且张陵抓着人偶摸起来,似乎人偶这副皮囊之下,似乎还有着类似于人类骨骼般的框架,支撑着人偶的身体。

    人皮、魂器、阴魂,再加上一副框架,东瀛人对人偶的投入还真不小啊!

    现在看来这人偶的秘密,怕是还不光是眼睛看得见的这一点,还有许多秘密需要将人偶解剖来看。

    一想到这,张陵立即加上了另一只手来控制人偶,以免再被人偶找机会跑掉。

    虽然加上另一只手后,张陵逐渐拿回来控制权,可是主动权依旧在人偶手中。

    只见此时的人偶要往上窜,张陵的双臂就得随着人偶向上抬高,人偶要往左跑,张陵的双臂不能往右偏。

    时左时右,张陵一时半会儿,也难以将其按回自己桌上,况且就算把人偶带到自己桌子上,张陵也腾不开手,没机会再次收服人偶。

    就在张陵思考,该如何收服人偶的时候,他一个不经意的走神,竟然被人偶逮到了机会,朝着左边就是猛地发力。

    虽然张陵及时回神,两手抓紧了人偶,但是由于人偶的发力过猛,张陵还是被拖走了两步的距离。

    然而就在人偶距离叶斌,不过半米距离的时候,竟然再次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张陵手中。

    张陵惊疑,虽然嘴上松了口气,可是心里依然紧绷,生怕这会是人偶耍的什么花招。

    不过张陵想了想又不禁莞尔,嘲笑自己竟然会被一个人偶吓成这样,人偶的情况应该就是发生的撞客,也就是俗话所说的鬼上身,附到了人偶身上。

    一般朝常理来说,破坏力越强的鬼,其灵智则相对偏低,毕竟有得有失才正常,不然那些鬼怪个顶个的实力强大,灵智超常还除个屁的魔,卫个屁的道。

    看人偶矫捷的身手,和拖鲸的力气,想必其灵智也不会多高,加上人偶是被阴阳师设下的符咒所控,只能凭其本能做事,所以什么花招啊、圈套什么的跟人偶本身可是一点都不沾边。

    除非这附近有阴阳师在操控人偶的行为,不过据张陵所知,除却暹罗降术之中的养鬼术之外,还真没听说还有哪个,可以远距离操控阴魂的。

    所以这个可能就可以排除了。

    可人偶毕竟是东瀛阴阳师,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还有财力,所制造出来的傀儡,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两次失去意识,想到了这,张陵随即把身边可能的一切,在脑中过了一遍。

    最终张陵却将目光停在了叶斌身上,原因无他,人偶两次失去意识都是在叶斌身边,加上叶斌脖子上那颗开了挂般存在的吊坠,也不能不让张陵不在意。

    只是见到张陵将目光定在了自己身上,叶斌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自己多少都有些不自在,张陵许是看出了叶斌的不适,便开口解释说:“不是针对你,而是……”

    张陵并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而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见状,叶斌会意,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那颗吊坠。

    时至今日,叶斌才发现,原来自己一家三口,戴着的这颗吊坠,并不只是自己的父亲叶正国,口中说的简单。

    若不是今天周易给自己解释了一番,怕是他叶斌到现在,都还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平安符。

    只不过叶斌显然还是低估了,吊坠的威力,没想到这人偶一出事,张陵就立即把搜索的目光,锁定到了自己身上。

    知道了张陵并不是要针对自己,叶斌心里确实松了口气,整个人放松了不少。

    只不过张陵接下来的要求,却又让叶斌犯了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