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解剖
    张陵深知叶斌身上的孽云,全靠脖子上的龙牙吊坠一直在镇着,随随便便将其摘掉,谁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毕竟叶斌家惹上孽债的原因,到现在都还不得而知,因此他也不敢轻易尝试这个后果。

    张陵双手紧握着人偶,不敢随便乱动,所以也只得辛苦一下叶斌,让他不断变换位置,拉大距离,以此来尝试,究竟是不是吊坠才导致人偶失去意识的。

    刚开始,叶斌听从张陵的指示,缓缓走到人偶正前方,见人偶没任何反应,便向后迈了一小步。

    叶斌脚跟悄悄落地,双目则紧盯着人偶,生怕自己一个走多会出什么意外。

    叶斌足足等了一分钟的时间,见人偶确实没有什么反应,便继续往后迈开了一小步。

    只是这次,叶斌的身子,才往后移了几公分的距离,一声厉喝猛地止住了叶斌的动作。

    一阵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抖动,就在叶斌移动的时候,从人偶身上陡然传来。

    张陵不敢放过一丝可能,随即便制止了叶斌的动作。

    只见此时的叶斌,上半身微微向后倾,下半身的一只脚在前,一只脚在后,一个极难长时间维持的动作,出现在了叶斌身上。

    虽然叶斌心里也是叫苦不迭,但是为了给张陵留个新印象,他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张陵此时没有时间,去在意叶斌的想法,而是全神贯注的注视着人偶的变化。

    看了一会儿,张陵才确认人偶的确是有微弱的抖动痕迹。

    就在张陵观察的期间,曹允率先发现了叶斌的身子,正在止不住的颤抖,曹允看得出叶斌确实十分辛苦。

    赶忙拉来了椅子,坐到了叶斌身后,双手轻托着叶斌背部,以帮他缓解压力。

    前一刻还是自己死对头,现在又这么细心地照顾自己,叶斌心里也是十分感叹,略带感激的,就想回头谢一下曹允。

    “别乱动,千万别让脖子上的吊坠偏离了方向,一旦让张陵手里的东西找到机会跑了,咱们可就都迟不了兜着走了。”一声提醒从叶斌身下缓缓传来。

    听了曹允的忠告,叶斌也是神色一怔,随即想起了,刚刚那个人偶的怪力。

    张陵抬起头,对着叶斌吩咐道:“慢慢往后,一点一点挪着走。”

    其实不用张陵嘱咐,叶斌只要一想到人偶,在张陵手里挣扎的场景,他就不敢走得多快,生怕像曹允说的那样,被人偶抓到机会跑了,到时候他可就真的要担惊受怕了。

    虽说有吊坠保护自己,人偶不得近身,但是就凭她那力气,随随便便甩过来点东西,都够叶斌他自己喝一壶的了。

    所以,就算在曹允的陪同下,叶斌一分钟也只动了十几公分的距离。

    就在叶斌吸了口气,准备继续移动的时候,张陵的双手突然不受控制的,上下左右示意乱摆。

    见状,叶斌立即把目标锁定到了人偶身上,随即叶斌便有了跑到张陵身边的冲动,想依着吊坠的力量制服人偶。

    可是,张陵好似看出了叶斌这个想法,赶忙说道:“别跑过来,再慢点往回走,记住,一定要比刚才还要慢。”

    叶斌在前面极为艰难的往前推进,而张陵的目光则盯到了叶斌的脚上。

    叶斌每到一个新位置,张陵总要走看一眼人偶的反应。

    如此反复了十几次,叶斌终于再次回到了刚刚停留的那个位置,而张陵手中的人偶,也再次恢复了平静。

    看到人偶终于消停下来,叶斌也是吐出了一口浊气。

    至此张陵可以确认,确实是叶斌的吊坠镇住了人偶,并且让她短暂失去了活动意识。

    随后,张陵一边陵叫叶斌,来到自己所站的这个位置,接替自己站着,另一边则叫曹允去叶斌刚刚站着的地方待着。

    叶斌来到张陵身旁的时候,张陵还将自己手中的人偶,交到了叶斌手上,同时,他还把叶斌的胳膊,摆成了自己刚刚举着人偶的姿势。

    虽然叶斌心里颇为抗拒,奈何又只有他一个人,才能镇住人偶,推无可推之下,叶斌只得被迫接受了人偶。

    直到安排完叶斌、曹允的站位问题之后。

    张陵不知从哪拿来了一条软尺,并开始在叶斌和曹允之间测量起来,同时手里拿出一杆笔,还时不时记录着什么。

    待测量记录结束之后,张陵又要求叶斌带着人偶就近坐下,同时张陵又拿来了剪子小刀之类的,交到了叶斌手上,接下来,张陵便打算让叶斌代替自己,把人偶给剖开。

    本来这件事由张陵来做最为合适,但是实在是人偶的不可控性太大,虽然方才通过测量,曹允和叶斌之间的站位距离,得出了叶斌吊坠的可控力范围。

    尽管如此,张陵还是不敢轻易尝试,宁可麻烦一点让叶斌来做,都不敢让人偶离开吊坠一点距离。

    反倒是这个要求把叶斌给腻味坏了,平日里要拆人偶,说拆也就拆了,可关键是自己面前这个人偶行动自如,力大如牛,而且张陵还特意强调“解剖”二字。

    再加上人偶的形状,大小就和一个婴儿差不多大,不免得让叶斌多想了一下,以至于心里有些反胃。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曹允,一听要解剖人偶,心底有了跃跃欲试的冲动,要不是自己没叶斌那条件,他早就替叶斌上手了。

    虽说叶斌有心拒绝,可是他一看到张陵那不容置疑的眼神,刚到嘴边的话就被自己给憋了回去。

    由此,叶斌也只得硬着头皮,拿起了桌子上的镊子、剪子,就朝着人偶身上招呼。

    不过张陵却没有让叶斌随便找个地方就下手,而是让叶斌将人偶翻了个身,背部朝上,趴在了桌子上。

    只见人偶一身密不透风的忍衣,唯一的缝隙就是人偶的背后,因为整件衣服都是由一根黑线,缝合在了人偶的身上。

    同时,连着人偶的黑线一起,只见一个巨大的红色符咒占据了,人偶整个背部的位置。

    一见到黑线,叶斌心中便有所领悟,拿着镊子夹住了线头,剪子就朝着线上剪去。

    咔嚓几下,这根黑绳应声断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