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死玉
    “哎,奇怪了,人偶的这节脊柱,看起来怎么有点别扭啊?”叶斌的惊疑一声,瞬间吸引了张陵的目光。

    张陵顺着叶斌手指的地方望去,只见一整条平滑的脊椎之上,确实有一块脊柱,给人一种异军突起的感觉。

    张陵伸手就朝那块脊柱抓去,张陵的大拇指和食指,在脊柱上面摸索了一下,感觉凸起的那块脊柱,确实和旁边的脊柱,摸起来的手感不一样。

    随即,张陵在大拇指和食指上逐渐加力,晃动了两下,只听“咔嚓”一声,那块脊柱就被张陵轻松摘了下来。

    叶斌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傻愣愣的目送张陵那只手,将脊柱拿到张陵面前。

    张陵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便沉声说道:“怪不得我半天都找不到阴魂,原来藏在了死玉里面,只不过这个阴魂竟然被封到了死玉里面,又是怎么通知这具骨骼行动的呢?”

    周易看着脊椎的残缺处,冷笑道:“不过这阴阳师也真够卖力的,竟然将死玉伪装成了脊柱,要不是叶斌咱俩还真发现不了。”

    “咦?”周易皱了皱眉头说道,“不对,师弟你好好看看,这具骨架的符咒是怎么写上去的。”

    闻言,张陵将目光,从那块做成了脊柱模样的死玉上面挪开,仔细看端详起了骨架上面的符咒,紧接着,他的目光也紧紧锁定在了脊椎的残缺处。

    紧接着,张陵就探出一只手,朝着脊椎的残缺初摸去,只是这次不过摸索了一下,就收回了大手。

    收回后,张陵的大拇指和食指捻在一起,摩擦了一下,随后又将两指摊开,只见一些绿色的小碎块,粘黏在张陵的两指肚上。

    “碎玉?”张陵自己叨念着。

    张陵用牙齿咬了一下两腮,随后一抬眼,就将座位上的叶斌赶走,自己坐到了椅子上,同时拿起了镊子,就朝骨架上写着符咒的地方刮去。

    只见一层红色漆皮掉落之后,露出了一条条晶莹绿色的玉石。

    “呵,还真是低估了东瀛人,他们做的还真是细致,将死玉一条条贯通,镶到了骨架上,还抹上一层朱砂漆做掩饰,要不是刚刚你取下那大块死玉的时候,弄断脊柱附近的死玉落下了残渣,咱们差点就被骗过了。”周易自嘲道。

    张陵默默点头,对着随即说道:“师兄,这具骨架……”

    不等张陵说完,周易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唉,这副骨架是人类的骨架,看这个大小,应该是小孩子的,差不多才一岁左右,而且看样子大概死了有几十年了。”

    一听到这副骨架也是属于人类的,叶斌胃里立即感到一阵翻江倒海般的冲动。

    今天晚上,叶斌可是献出了不少个第一次,比如第一次和张陵、周易他们几个搞好关系;第一次解剖;第一次剥皮;第一次摸人骨。

    想到这儿,叶斌也是哭笑不得,一开始自己的开开心心和他们搞好关系,结果和好之后的第一件事,被强行拖过来做这些事,一时之间,叶斌也不知道自己该庆幸和他们搞好了关系,还是该为自己这么倒霉去哭。

    这个时候,众人的注意力都被放到了骨架身上,叶斌的举动倒是没人在意。

    发现了死玉之后,张陵之后的任务就比较简单了,反正人偶身上的符咒他也不认识,就是认识了也没什么用,因为那些符咒只是起到贯通,封魂的作用罢了。

    只有这块封印的阴魂的,脊柱死玉才是关键,只要拔掉那块死玉,整个人偶也就废了,所以张陵接下来只是检查了一下,骨架还有没有其他的蹊跷之处。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张陵还是有些不放心,一个没忍住,就把整副骨架给拆了,毕竟东瀛人做的暗手太多,不得不防,不一个个看仔细,张陵也是难以安心。

    最后,张陵检查确实没有什么大问题了,才就此罢手。

    就在众人准备散伙洗漱的时候,一声咕噜怪叫忽然传来,只见寝室四人表现各异,周易神色凝重,张陵脸色淡然,叶斌表情紧张,曹允却一脸尴尬。

    一时间,寝室陷入了寂静,不一会儿,响声再次传来,周易、张陵顺着声音望去,目光刚好停留在了曹允的肚皮上。

    见状,周易随即斜着眼望着曹允说道:“你别告诉我,刚才是你肚子在叫。”

    曹允用手挠着头,一脸尬笑,点了点头。

    周易瞬间没好气的,给了曹允脚说道:“管好你的肚子,乱叫什么乱叫,我还以为东瀛人找家来了呢!”

    白挨一脚,曹允也是不服气,便回呛道:“你当老子想它叫啊,一晚上没吃东西,你试试啊。”

    “真没出息,才一顿饭没吃能饿死你吗……”周易这句话还没说完,紧接着,又一个咕噜声却从周易肚里传出。

    看着曹允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周易立即感觉面子上挂不住了,冲着曹允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叶斌看着曹允叫的那个凄惨,又想到刚刚曹允帮自己撑着后背的样子,叶斌赶忙过去拉住了周易说道:“别打了,别打了,不就是没吃饭嘛,我这有吃的,我这有,今天我爸妈,给我送吊坠的时候带过来的。”

    随即,叶大少拿出了各种蔬果、零食、熟食制品,其中有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锦、卤子鹅、卤虾。

    看的曹允的口水肆意,哈喇子直流,要不是旁边有周易站着,镇着曹允,怕是他早就扑上去,狂塞一顿了。

    “吃吧,别客气,爸妈带过来的时候,就给你们留了一份,不然我一个人,哪吃得了这么多东西。”叶斌笑着说。

    曹允咽了口吐沫,瞥了一眼周易,直到确认周易点头同意,他才如饿虎扑食一般,冲了上去。

    原本如小山般堆积的零食,在以迅猛的速度下降,分分钟就变成了高地。

    看的叶斌直咂舌头,看到叶斌的异状,曹允不顾嘴里的食物,呜咽着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我们吃太多了,你不够吃了?”

    一听这话,周易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有嘴里还在不停的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