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训练
    “不是,当然不是你们,只是我心疼啊,早知道我就不给那帮人分吃的了,虽然一个人没给多少,但是也架不住人多啊,那几十号人就分走了小半零食。”叶斌哀叹道。

    “嗨,我当什么事呢,这个简单,到时候让周易、张陵他们挨家挨户去收不就行了,我就不信他们不给,不给就拿他们练练手。”曹允颇为自信的说道。

    周易斜眼看着,曹允那口大油嘴说道:“要去你自己去啊,我和张陵丢不起那人,给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来的,更何况只是吃的东西,又不是什么财务,还让我们上门去要,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一听这话,曹允想想也是,不过是吃的,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而且那一个人也就分几口的事,为这点东西去敲门,讨东西确实有点掉价。

    最后,还不等曹允吃完,周易立即照着他屁股给了一脚说道:“还吃呢,真当这是给你买的了?快滚过去洗漱,”

    “你……”曹允还想争辩着什么,可是一看到,周易按得嘎吱作响的拳头,曹允顿时就把后半句话吞回了肚子,同时将嘴里的吃的囫囵吞枣般,硬咽了下去,拍了拍手就朝水池走去。

    与此同时,周易还不忘冲着叶斌柔声说道:“叶斌昨晚你没休息好,也没时间洗澡,不然就趁现在去洗澡吧。”

    叶斌也不傻,周易这么急着催曹允他俩去洗漱,唯独没有催促张陵的意思,傻子都看得出有问题,不过叶斌并未点破,毕竟周易说的也是事实。

    叶斌昨晚确实没洗澡,主要是他不敢洗澡,要是曹允他们三个,在他洗澡的时候,对他使坏,他可是一点法都没有,只能受着,为了避免这个问题,他索性就没洗澡。

    至于说休息嘛,由于叶斌害怕睡觉的时候,会被人蒙着被子打,所以叶斌一晚上几乎都是在噩梦中度过的,这也得亏张陵给他下了个祝由术,不然叶斌这一晚上至少得醒个五六道。

    等到曹允他俩去阳台开始洗漱,周易才对张陵缓缓说道:“师弟,人偶体内的阴魂由来你有没有想法?”

    张陵沉思了一会,才摇头说道:“没办法,如果只是普通的锁魂玉,咱们只要把死玉打破,阴魂也就出来了,到时候问一问,也不难知道他的由来,只是这块死玉……”

    张陵顿了顿,还举起封着阴魂的死玉,对着灯管定睛细看说道:“被阴阳师做成了式神的载体,里面的阴魂也是鬼式神,现在不是说放不放得出来的问题,而是我是怕,一旦把他放出来,控制不住的话,他会跑出去活该人啊,师兄!”

    周易黯然,显然也明白张陵的担忧之处,一时语塞,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虽说身边有叶斌,那近乎开挂一般的辟邪利器——龙牙吊坠,可以用来镇压鬼式神,但是这次他们并不是只想镇压鬼式神,还想要通过鬼式神,了解他的由来,和施术者的身份。

    而且鬼式神一旦从死玉里被放出来,张陵也没把握,是不是还能将他封回去。

    毕竟鬼式神和厉鬼,二者还是有区别的,而张陵以前也只是听张老爷子,讲过鬼式神的事,不过一直都没什么机会去试验,也就没往心里去,哪成想这次还真碰到了。

    一时间,他也没了主意,只希望他父亲张守道有办法,能尽早看到消息回复他一下。

    随后,周易又开口问道:“那昨晚那只男鬼,你有什么新发现吗?”

    张陵再次摇头说道:“那只阴魂体内的阵法太复杂,我怕会写错,所以都是一点一点磨出来的,但是这两天实在是没什么时间,所以那个阵法我也没写出来多少。”

    周易也知道是自己逼的太急了,便点着头说:“我知道,是我催的太急了,今天是周三,距离周末去叶斌家还有几天,好在这段时间也没什么事了,你尽量在这段时间多写点吧。”

    张陵点点头,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拿出了纸笔,就开始动手描绘起来。

    直到曹允、叶斌都洗漱完进屋,张陵才放下手中的笔杆,抓起毛巾去厕所洗澡,见周易没什么吩咐,曹允、叶斌也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做起自己的事来。

    是夜,就在宿舍熄灯,众人都准备睡觉的时候,洗完澡就没再开过口的张陵,却陡然说道:“叶斌,我先前用人偶,测试你吊坠的时候,发现但凡是以你吊坠为中心,

    半米之内的距离,属于绝对安全距离,任何邪祟都会被你的吊坠所震慑,而一米至半米之间的距离,属于影响距离,在这段距离里,邪祟的能力和活动都会受到一定影响,

    至于出了这个范围,对邪祟就没有半点影响了,当然,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邪祟的力量,一定不能超过人偶的力量,不然安全距离,和影响距离都会适当缩减的。”

    最后,张陵还特意补充了一句“还有,你记住,除非我和我师兄找到,并解决了你家背负的孽债,不然这个吊坠你绝对不能离身,否则你一定会有性命之忧!听明白了吗?”

    这大晚上要睡觉的时间,张陵突然说这么一堆话,叶斌一开始还是满不在意的,所以张陵前面那些话,叶斌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没听进去,直至说道性命之忧的时候,他才清醒了过来,同时绷紧了神经,仔细聆听张陵的提醒。

    说完这些,张陵打了个哈欠,便安然睡下。

    而叶斌虽然一时间,被张陵所说的言辞有些吓到,不过摸到了自己脖子上悬挂的吊坠,又望了望躺在自己脚下的张陵,和对铺的周易,不安的心又再次放下,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休息。

    可以说今晚,叶斌睡得非常踏实、安稳,既不用像那样担心昨晚会被夜袭,也没有再做噩梦,更加没人给他施加祝由术。

    所以这一觉,叶斌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一早,要不是早上曹允叫他起床,怕是他还不愿意醒过来,生怕和曹允他们的和好只是个梦,一旦他醒来这个梦就会破碎,几人的关系也会回到之前的零度之下。

    直至叶斌从被窝里,瞥到了一脸柔和的曹允,对他近亲的模样,才确定昨晚发生的事不是梦,几人的关系确实有所改观之后,才从被窝缓缓爬起。

    不过四下一望,发现整个宿舍只有曹允他们两个人,却并未看到张陵、周易的身影,叶斌不禁疑惑道:“曹允,他们两个呢,怎么只有咱们俩?”

    宿舍里一共就四个人,曹允自然知道,叶斌口中的他们究竟是谁,随即解释道:“哦,张陵拉着周易,大早起就去晨练了,说是不能因为住宿上学,就中断训练。”

    “嗯?训练,训练什么?昨天早上我也没见他们去练什么啊?”叶斌十分好奇,毕竟昨天早上他起床的时候,周易、叶斌都还在被窝没起来,怎么今天早上就突然去训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