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画像
    周易希望明后天,就能见到叶斌的爷爷叶远征,看看这个叶远征究竟是什么情况,顺便再打听一下,叶斌的二叔叶正华,看他死前有没有什么异常,毕竟叶斌也所知有限。

    而最后一天周日,最好是可以去叶斌口中的那个大慈寺看看,既然有一位可以看到孽云的和尚,想必和尚所了解的事应该比他,和张陵知道的要多一些。

    只是关于他和张陵真实身份的问题,他还不打算这么早,就和叶斌的父母坦白,原因很简单叶斌的父亲叶正国久在商场,经历的人和事,总比叶斌要多一些,想的也要更复杂,和他直接摊牌,难保他不会多想什么。

    况且,叶斌多少还见过被鬼式神操控的人偶,这就是最有利的证据,也由不得叶斌不信。

    可是现在宿舍里那个鬼式神已经废了,不能再用了,就是有心给叶正国看,也看不到了。

    而且短期内,周易他们也不可能,再抓到别的人偶了,因为周易这周,一直在根据已经发现的那只人偶,来逆推其余人偶,可能存在的位置。

    所以一日没画完阵型图,他们就一日不会去找别的人偶,再者说就算周易画完了阵型图,他也不能保证那些阵点里,就一定有人偶,因为毕竟是阴阳师的阵,总会和周易自己的推测有所差距的。

    至于说让张陵招鬼,来给叶正国看就更不可能了,别忘了,叶正国脖子上也有一颗龙牙吊坠,那个东西的辟邪能力,可不是闹着玩的,一米之内邪祟没入,就是招来了人家也不敢现身。

    因此,周易很难向叶正国夫妇证明,他和张陵的身份,所以说周易干脆就不打算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是等他们查明叶家孽债的原因,唤醒了叶远征之后再摊牌。

    张陵自然是听从周易的安排,向叶斌父母隐瞒自己的身份。

    随后,黑色奔驰轿车开了没一会儿,便驶离了喧嚣的市区,来到了一群别墅区,在静谧的小路两侧,耸立的树木仿佛再向众人招手欢迎。

    到了别墅区的门口,都还要停车检查,向门卫出示证件才可以进入。

    进了小区之后,黑色轿车顺着蜿蜒的道路,径直往深处走去,直接来到了一栋异常醒目的华丽别墅门口。

    停车之后,司机立即从主驾驶的位置跑了下来,率先给叶斌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紧接着不等将副驾驶门关上,就又将后车门给打开,招呼着周易三人下了车。

    等到四人都下车之后,司机才将后门和副驾驶关上,并独自回到主驾驶的位置,驾车离开。

    而叶斌四人才下车,一旁就有佣人主动上前,来帮叶斌他们接过手上的行李。

    叶斌颇为自然的,将手中的行李交到了佣人手上,倒是周易和曹允,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是学着叶斌的动作,还是将行李轻放到了佣人手上,同时口中还说了句“谢谢”,佣人不语,微笑躬身,后退。

    只是张陵对于身侧,正伸手接行李的佣人不闻不顾,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别墅四周乱晃,搞得佣人一时尴尬。

    随即,周易一把夺过张陵手中的行李,交到了佣人手上,还满怀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他这人就这样,见到新鲜东西总喜欢多看两眼。”

    有了周易的解释之后,佣人脸色顿时柔和了许多,躬了躬身子就朝后退去。

    看到了张陵的异状,周易示意叶斌、张陵不要打扰他,自己则是静静守在张陵身边,静静闭上了眼,直至眉头感到一阵灼热,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由于周易的天眼,并不如张陵的慧眼看得那样清晰,所以周易只能看到,叶斌家的宅子此时,一共有十个颜色各异的光团,一直在周围游荡徘徊。

    周易再想走近去看,却突然被一只手止住了动作,周易顺势望去,刚好看到回过神来的张陵,正冲他摇头。

    周易深知,若是连张陵的眼睛,都看不出门道,那自己去了也是白搭,索性默默点头,同时,用眼神示意叶斌继续前进。

    叶斌带着周易等人,走过花坛,就来到了正门,只见一扇三米多高,黑色边框的玻璃大门立即映入眼帘。

    不用叶斌开门,才走到门口,站在两侧的佣人,就主动帮他们推开了大门,进门之后左、右各是一排佣人,冲着叶斌微微躬身。

    穿过大厅,拐过几个弯,就来到了一道螺旋天梯前,叶斌四人在楼梯前,等了不过半分钟的时间,就听到踢踏踢踏,高跟鞋快速撞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逐渐传来。

    紧接着,只见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美艳妇人,从楼梯上风风火火的跑了下来,并且来到了叶斌面前,一把将其抱住,口中还念念有词“小斌,你怎么才回来啊,都放学好一会儿了,担心死妈妈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叶正国的妻子,叶斌的母亲小鹤。

    被一旁的周易看着,叶斌颇为不好意思的推开了母亲,解释道:“放学人多,我懒得挤,就留在了最后才出来。”

    小鹤一扫周易三人,也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随即,十分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说道:“呵呵,我都忘了,还有你同学在呢,是妈妈不对啦,来来来,你们都该饿了吧,我带你们去后院,看看布置的场地。”说完就拉着叶斌,就朝后院走去。

    路上,叶斌他们路过一个长廊,两侧装饰的,都是叶斌家人的照片,直到走到一副老者的画像前,张陵猛地刹住了步子,用手指着那副画,神色凝重的冲着叶斌问道:“叶斌,这个人是谁?”

    听到张陵在叫自己,叶斌先是拉住了母亲小鹤,然后回头顺着,张陵手指指着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位白发苍苍,慈眉善目的老者随即出现了叶斌眼中。

    一见到老者画像,叶斌立即变得双目通红,面色柔和,声音颤抖着说道:“他就是我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