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施针入体
    只见老僧精气神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枯竭,整张脸则如同被抽干了精血一般,脸颊两侧的皮肉迅速朝嘴中凹陷。

    而站在对面的叶远征能明显感受到,老僧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还有老僧强行抑制住,来自他喉咙深处的呻吟之声。

    虽然说起来这段时间好似有多久,实际上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罢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先前在老僧手中自燃的两张符纸,到现在都还在空中燃烧飘零。

    直至两张符纸彻底燃烧殆尽,老僧才将两手掌收回,随后二话不说,立即盘膝坐到原地打坐。

    而叶远征在老僧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轻松,恢复了自由。

    可是在体内却有一股躁动,好似要冲破肉身的禁锢,恍惚失神之间,叶远征仿佛面对面看到了自己一般。

    叶远征用力甩了甩头,才慢慢回过神来,只是他也不清楚刚刚到底是真的灵魂出窍,还是自己大白天发了梦颠。

    不过现在,叶远征没时间去探究这种事,因为他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面前的老僧身上。

    只见先前还精气饱满的老僧,现如今则如同一盏油尽灯枯的孤灯,吐出去的气比吸进去的还要多。

    看到老僧的一瞬间,叶远征只感觉到老僧现在仅靠着胸中一口浊气,来强行吊着这具残破的身躯。

    叶远征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怎么会有这个想法,但是他能确切的感受到自己身体的精气神,好像年轻了十岁,一时间全身上下有用不完的气力。

    “阿弥陀佛,看来叶施主您只剩下今天一天时间了,今晚十二点过后,怕是您的魂魄就要离体了。”一声嘶哑的低吼,从老僧喉咙深处艰难爬出。

    叶远征随即便想到,老和尚现在这副模样,会不会是因为刚刚为自己施针的结果“大师不是因我您才会这样的?”

    老僧没有隐瞒反倒直接回答:“阿弥陀佛,叶施主不必介怀,贫僧只是在还债罢了,老僧刚刚通过鬼路劳宫穴借给了您十年寿元,以保证您的散魂结束任务之后,魂魄能够顺利重聚并回魂附体,叶施主还请放心,十年之内我那位老友一定能将叶家的孽债彻底解决,到时若是未到十年,那剩下的寿元也会为您自主延寿。”

    听完老僧如此描述,叶远征也不知该如何作答,既惊叹于老僧惊为天人的术法,又为老僧舍己为人,将己之生死置之度外的举动所动容。

    叶远征见自己无以为报,唯有跪到了地上,随即冲着老僧磕了三个响头。

    只是这次老僧并未伸手阻拦,也不知是因为刚刚的消耗太大,以至于老僧连抬手的气力都未曾恢复过来,还是因为老僧将自己的寿元度给了叶远征,觉得受他三磕头理所当然。

    当叶远征起身的时候,突然感到身上一阵针扎的刺痛,叶远征立即拉开了衣服,循着痛楚传来的地方找去,只见几根细针头,成一束列,正排在自己胸口的位置。

    而且几根细针正以极慢的速度往自己肉里钻去,若不是方才身上感到了些许痛感,怕他叶远征都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细针正往肉里钻。

    叶远征这边才要伸手去拔针,只听坐在地上的老僧赶忙开口阻止说道:“叶施主万万不可,您身上的这些细针皆为贫僧刚刚用特殊手法施加入体,若是不懂其中门道随意拔取,叶施主您定然会有性命之忧啊!”

    叶远征听完老僧这句话,立即抽回了手,只见叶远征瞳孔微涨,双唇紧闭,就那么静静看着细针往他肉里钻的模样,怕是被老和尚那句话吓得不轻。

    虽说叶远征之前说过他不怕死,但是话又说回来,能活着谁又会想死呢不是。

    叶远征先是咽了口吐沫,随后又吧唧了几下干巴巴的嘴巴问道:“那、那大师不知这个针……”

    “叶施主可安心,这个施针方法是贫僧老友所教,所以除了贫僧之外,贫僧的老友也可施展解针之法,而且贫僧之所以不把细针全部扎入,而是等它自己往深处钻,也是为了对给叶施主留下一些交代后事的时间,等到这些细针全部入体之后,自然就是您魂魄离体之时。”老僧说。

    一听到老僧说“交代后事”四个字,叶远征眼皮不禁一跳,不是说没危险的吗,怎么还说交代后事了,这是要咒我死嘛!老和尚真是不会说话。

    “阿弥陀佛,叶施主贫僧建议您还是尽早回家吧,免得您魂魄离体之后,找不到大阵所在。”老僧劝谏道。

    叶远征双手合十,对着老僧恭敬欠身称是,便离开了静修室,出去找叶正国商量起回家事宜。

    老僧见叶远征走远,才双手合十哀叹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希望贫僧还有机会荣登极乐,不至于到地狱去悔悟此生。”

    话说叶远征才走出静修室不远,刚好就碰到了匆忙而来的叶正国。

    叶远征见叶正国如此焦急的模样,随即问道:“正国怎么了,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毛躁?”

    “不是!爸,我、我手机找不到了,不知道放哪去了,您也知道我手机里全都是客户的联系方式,还有公司重要信息什么的。”叶正国赶忙解释道。

    说完这话,叶正国见父亲面色平静,并未有训斥自己的打算,叶正国心里不禁开始紧张起来,因为父亲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现在这么安静难不成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吗?

    叶正国不敢多想,立即就想对父亲道歉。

    不过还不等叶正国说什么,叶远征反倒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拿到叶正国面前说道:“刚刚有位大师,发现你手机响了,人却没在,怕你丢了手机找不到,便送到了我这里来,给你拿好以后注意点,别再这么粗心了。”

    叶正国心有余悸的双手接过手机,见父亲确实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才打从心底松了口气。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