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离寺
    随后,叶远征告诉叶正国说他不在期间,在家施工的工头打电话来,说是家里已经装修好了,随时可以入住。

    而叶远征则以不想多待的理由,打算现在就叫人来借他们回去,叶远征在说这话的时候,完全不给叶正国反驳的机会,完全是他说了就要做的人。

    叶正国倒也不意外,毕竟叶远征的行事作风一向如此,常常不给人思考的机会,就帮别人做下了决定。

    就在叶正国以为叶远征已经将所有事情都交代完的时候,叶远征突然又开口问道:“正国晚上你想吃什么和我说,今晚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做顿晚饭。”

    听到这话,叶正国立即愣在了原地,双眼直直的望着叶远征,随即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原因很简单,因为叶远征的妻子去世得早,小时候是叶远征一个人将叶正国、叶正华两兄弟拉扯大的,虽然那个时候叶氏已经有所起色,但是由于叶远征不放心别人带自己的孩子。

    所以叶正国两兄弟一日三餐,几乎都是叶远征一人亲力亲为,从叶远征妻子离世之后,至今不肯续弦就可以看出,他一是很爱自己的妻子,二则是很在意两个孩子的感受,所以至今孤寡。

    只是叶远征亲力亲为的情况并未持续多久,毕竟叶远征作为叶氏企业的最高领导人,不可能次次都能给两个孩子及时做饭,所以到了两兄弟上中学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住宿吃食堂了。

    自此他们也再没有尝到过叶远征亲手做的饭菜,只是时隔这么多年,叶远征突然主动提出要亲自下厨的事来。

    尤其是在这个特殊时期,叶正华才死不久,而叶远征先前又拉着他聊了些有的没的,现在又提出亲自下厨的事,搞得叶正国不多想都难。

    叶远征看出了叶正国的疑虑,随即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训斥道:“让你问就问,哪来这么多事,快去。”

    一看叶远征有些火气,叶正国也不敢多待,一路小跑,直朝妻儿所在的位置赶去,同时身后还传来的叶远征的提醒“快点收拾行李,一会应该就有人来接咱们回去了。”

    叶正国到了屋里,就和妻子小鹤说起了这事,虽然小鹤做事有些冒失,却是个聪明人,听完叶正国一番描述,也感觉公公叶远征近些日子的举动有些奇怪,完全不是他日常的行事作风。

    奈何叶远征不说,他们也问不出来原因,只得安慰丈夫,走一步看一步,许是公公因为二叔叶正华的突然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难受感觉无人诉说才会这样的吧。

    叶正国也才猜不出原因,也只得接受小鹤给的解释了。

    就在夫妻二人发出感叹之际,儿子叶斌忽然推开屋门,从外走进来说道:“爸爸妈妈,有车来接咱们回家了,爷爷叫咱们快点收拾。”

    叶正国下意识回了声“好”,便和妻子一起收拾起了行李,收拾东西的时候,叶正国还时不时瞥一眼儿子,对着还在小学的儿子发出感叹“唉,小孩子就是好,什么都不用愁,什么也不用管。”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叶远征夫妻收拾完行李,便带着儿子叶斌,来到了寺外,只见大慈寺的僧侣几乎都来到了寺门,准备为了他们一家送行。

    叶正国见这阵势倒是有些惊讶,他们一家只是在大慈寺借住几日罢了,现在不过回个家的事,至于这寺庙主持和监寺级别的都出来送行吗?

    就是平日里那些静修结束,出寺返世的俗家弟子,也不见有如此阵势。

    尤其是在主持和监寺中间,还站了一位此前素未蒙面的老和尚,叶正国和父亲叶远征来大慈寺数次,却从未发现大慈寺还有这号人物,叶正国不由得对老和尚多打量了两眼。

    只见这位老和尚暮气沉沉,一脸的褶皱,就连一双眼睛的位置,也被脸上的皱纹压迫的只剩下一道眯缝,而且看主持和监寺对其的恭敬态度,显然在寺内地位不低。

    叶正国不认识这位老和尚不打紧,可他叶远征却是熟的不得行,因为这位老和尚正是方才为他施针借寿,为他一家操心劳力的老僧。

    当叶远征再次见到老僧的时候,猛地发现老僧身上已然被死气所缠绕,完全没有了第一次初见之时的风采。

    叶远征大惊,随即皱着眉头,拉着老僧的手问候道:“大师您怎么……”

    老僧则对自身所经历的一切毫不在意,倒是十分洒脱的说道:“阿弥陀佛,施主不必介怀,生老病死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贫僧也只是走到了尽头罢了,对了,还未曾给您介绍我的两位弟子。”

    说完这话,老僧随即指了指身旁立在自己身旁的主持和监寺,随后一只手又在空中了悬浮,整个人楞了一下,紧接着又双手合十抿嘴笑道:“呵呵,叶施主抱歉,贫僧还有位小弟子,现在并不在此列,还是等日后有缘再见吧。”

    主持和监寺对这位小师弟甚是了解,所以对于他没有出现送别,也毫不意外。

    而叶远征既已受老僧大惠,又怎么会介意这些,随即便朝着老僧、主持和监寺分别合手欠身,同时,站在对面的主持和监寺也随之合手回礼。

    至于说其余僧众到并未和叶远征说什么闲语,只是对着叶远征一家合手欠身,恭送他们这一家离去。

    最后,叶远征拉着叶正国一家三口,对着一众僧人同样躬身回礼过后,才在大慈寺众僧的注视下,踱步上车,并在路上渐行渐远。

    直到彻底见不到叶家的车影,立在最中间的老僧才双手合十对着主持和监寺说道:“道明、道觉为师从今日开始,就要在后院死闭关了,除非有缘人到来,不然切勿惊扰为师。”

    主持和监寺目有泪光,颇为不忍的回敬了一声“是”,便不再过多言语,而是静静地望着老僧枯槁的身体,内心哀痛。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