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睡觉
    一听到叶远征的呼唤,叶正国立即回过神来,提起筷子就朝着菜盘夹去,每吃一口,叶远征都要询问叶正国这个菜合不合口味。

    然而叶正国吃上的第一口是美味,第二口是回忆,第三口则是苦涩,第四口却没有了味道,因为叶远征虽然有十几年没再下过厨房,可是手艺依旧很好,不仅是色香具备,就连味道也和当年如初。

    叶正国此时此刻不仅是品尝着当初的味道,就连所思所想所想都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光,想当初父亲叶远征由于不放心别人照顾自己年幼的孩子。

    索性是一个人在家里是既当爹又当妈,在外面还要兼顾着诸事繁杂的公司事务,却硬是将两个孩子给拉扯长大了。

    而且时隔这么多年,父亲还能记得自己喜欢的菜品,和他偏爱的口味,这叫叶正国如何不感到心中苦涩。

    一时间,叶正国只想用满桌的饭菜,堵住自己即将呜咽的嘴巴,眼看着十几道菜,被叶正国一股脑的塞到了嘴巴里,就是算是御膳,这十几道菜乱着吃,也怕是尝不出什么味道来。

    叶远征看到叶正国如此行径,反倒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别噎着。”

    满是一嘴饭菜的叶正国,一时之间腾不出空来回叶远征的话,但是为了让父亲安心,只得一个劲的用力点头,嘴里还在嚼着菜。

    见状,叶远征生怕叶正国做这个动作会噎着自己,随即赶忙劝说道:“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你先把这口咽下去再说啊。”

    随后,叶远征又抬头望了一眼儿媳小鹤,指着饭桌上的两个菜说道:“小鹤你尝尝这个烧茄子怎么样,还有那个韭黄炒蛋呢。”

    叶正国的妻子小鹤,随即点头,拿起筷子夹了两口公公叶远征所说的那两道菜。

    虽说小鹤自己也做这两道家常菜,可是尝了公公叶远征所做的,却明显感觉到和自己做的有明显差别。

    自己做的烧茄子里面,茄子并没有公公做的那么脆,而且酱料味也没有那么公公做的香,至于韭黄炒蛋则是鸡蛋非常鲜嫩,并没有出现炒老或是炒黄的迹象,而且韭黄炒蛋也很鲜香。

    至此,小鹤也非常疑惑,边吃还边皱起了眉头,搜索其中诧异的原因。

    不过叶远征倒是没有让小鹤自己想的打算,一见小鹤露出思索的表情,随即微笑着说道:“怎么,是不是好奇我是用什么方法做的这两道菜?”

    小鹤不语,而是加快了咀嚼的速度,将嘴里的饭菜都彻底嚼碎咽下去之后,才赶忙点头回应公公。

    “其实很简单,茄子之所以会酥脆是因为我将茄子外面裹满了一层鸡蛋清和淀粉,随后入锅炸至微黄捞出,而后面在合炒的最后一步,我加入了用生抽、盐、味精、花椒粉、耗油、白糖和淀粉混成的酱汁,这样能最大限度的提升这道菜的香味。

    而韭黄炒蛋就很简单了,在第一轮炒蛋的时候,为保证鸡蛋的鲜嫩,我并没有把鸡蛋炒熟,而是等到和韭黄合炒的时候,才将鸡蛋翻炒至熟,而最后我稍稍加入了一些鸡精调味,以保证韭黄炒蛋里的鲜香。”叶远征十分耐心的和小鹤详细交代着两道菜的做法。

    小鹤一边听还一边点头,看起来十分认真。

    最后说完的时候,叶远征还特意和小鹤说道:“以后啊,等正国想吃的时候,小鹤就要靠你做给他吃啦。”

    小鹤一时没听明白叶远征的意思,还以为公公叶远征是以后不想再下厨才这么说的,根本就没往别的地方想。

    最后,叶远征还不忘问一下孙子叶斌,问一下他对自己做的饭菜有什么评价。

    结果不出意料的十分称赞,还说希望以后要能经常吃到叶远征亲手做的饭菜。

    叶远征看着孙儿叶斌,微微一笑,一句“希望吧”从叶远征嘴里轻声飞出,既像是一种美好的期愿,也像是叶远征再给自己打气。

    随后,以叶正国为主力,叶斌为辅助,这一桌子菜,竟然在二人的合力之下,如同风卷残云一般被吃掉了大半。

    事后,叶远征再收拾桌子的时候,儿媳小鹤主动要帮忙,而这次叶远征却没有再推脱,而是默许小鹤帮自己一起收拾碗筷,而且还对儿叶正国说道:“正国等我收拾完了,晚点去我屋里一趟,有事要和你说。”

    此时的叶正国肚子被撑的老大,完全没心情去思考叶远征说这话究竟有什么意思,回应了父亲叶远征一声,便赶忙离开了餐厅,不知跑到哪去消食去了。

    叶远征对于儿子叶正国这番举动,摇头轻笑过后,便不再关注,而是专心和儿媳小鹤收拾起眼前的残羹冷炙。

    对此,叶远征忽然对着一旁小鹤教育道:“小鹤啊,正国他妈走得早,正华也没来得及娶媳妇,所以家里就你一个女人,也是家里权利最大的女人,所以以后家里的事就要靠你了,而正国一个大男人主要就负责管理公司养家糊口的事,像今天这样这么浪费东西的事,以后还是尽量少些吧。”

    小鹤乖巧的点点头,以回应叶远征。

    叶远征老怀安慰的捋了捋自己下颚的胡须,便加快了手上的速度,迅速将收好的碗筷洗漱干净。

    不时,等叶远征再次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发现叶正国还没来,同时,他又感觉自己刚刚做过饭的那身衣服有些许油腻味,便顺手就换了身衣服。

    等他换完衣服,门外也刚好传来一阵敲门声,叶远征随即开口问道:“是正国吗,门没锁,自己开门进来吧。”

    果不其然,在门外的的确就是叶正国,只见此时的叶正国一手轻抚肚子,一手扶在大腿正面,两腿虚立,眉头紧锁,显然还没消化掉多少刚刚吃的那顿饭菜。

    见状,叶远征笑了笑,便是以叶正国找个椅子坐下,而自己则躺到了床上,拿出被子盖到了自己身上。

    看到父亲上床盖被的动作,叶正国都被搞蒙了,不是说有事和他说吗,怎么还上床盖被要睡觉了?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