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爸
    就在叶正国疑惑之际,叶远征也刚好在床上摆好了睡姿,随即扭过头一脸悲戚的冲着叶正国哀叹道:“唉,正国是我对不起你们兄弟俩,都是我不好。”

    叶正国被父亲突然而来的转变,顿时整的有些糊涂,便赶忙回问道:“爸,您说什么呢,什么对不起我们兄弟俩?”

    “其实正华并不是死于意外,他的死有一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我啊!”叶远征说着自我检讨一般的认错词。

    一听到这,叶正国便对父亲突然而来的转变,立即有了一丝眉目,他认为父亲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父亲自己把正华的死因,有绝大部分都拉到了自己身上,出于对正华的愧疚才会这样。

    叶正国立即安慰父亲说道:“爸正华的死不关您的事,那只是一场意外,您别太过自责了,人死不能复生,您老人家就……”

    不等叶正国说完,叶远征立即打断了他的话语说道:“正国你不懂,你不明白,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和正华吵架的原因?”

    “记得,是因为正华没经过你同意,就要拆老城区那的一座老楼。”叶正国回答道。

    “嗯,没错,不过这不是我不同意,而是你爷爷他不同意啊!”叶远征说。

    “什么?爷爷?爷爷不是早就死了吗,怎么还有爷爷的事?”叶正国犹如被针扎了一般,随即从椅子上跳起来问道。

    叶远征摇头说道:“不,实际上你爷爷根本就没死,当年之所以那么说也是你爷爷交代的,而你爷爷真正的去处是大慈寺。”

    “大慈寺?”叶正国皱着眉头思索着说,“怪不得以前您老人家,经常拉着我和正华三天两头往大慈寺跑,原来是为了见爷爷。”

    “不完全是为了见你爷爷,因为你爷爷虽然在大慈寺,可是为了咱们的安全却不能见咱们,因为他在大慈寺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远离后人,避免祸患殃及后人代。”叶远征说。

    “避祸?爸您究竟在说什么呢,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难不成还有什么人要害咱们家不成?”听着叶远征断断续续的讲解,叶正国焦急的两条眉头都扭打到了一起。

    叶远征一看叶正国实在没了等候的耐心,便立即安抚住叶正国一个人解释了起来。

    原来在几十年前,叶正国的爷爷叶峰,经过一位高人指点,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背有一个大祸,若是处理不当,不仅是本人会死于非命,还会连累到自己的后人。

    而叶峰为了避免出现这种结果,便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自己的家庭,来到了大慈寺出家修行,就连儿子叶远征大婚的时候,带着妻儿亲自来大慈寺求见的时候,叶峰都未能出来一见。

    作为父亲在儿子新婚之日不能出来主持,在儿媳小孙来拜见的时候未相见,这其中的痛苦,叶峰忍了几十年,又有谁能知晓这其中的痛苦。

    同时,叶峰临走之前,曾经叮嘱过叶远征,老城区那座老楼不到时间绝对不能轻易损毁,不管对方开出什么价码,在对老楼的事情上绝对不可能让步,因为这事关叶家人的生死。

    若是老楼出了一点破损,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赶往大慈寺通知寺内高僧。

    因此在叶远征知晓叶正华要拆迁老楼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火急火燎的赶到现场阻止叶正华。

    由于叶正华不知晓老楼的重要性,所以父子二人才会当场爆发出激烈的争吵,也正是在叶远征的训斥之下,叶正华才会离家出走。

    虽然当时叶远征发现了老楼墙体有些许破损,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因为过了这么久都相安无事,他心里也对父亲说过的话有了些许动摇。

    便准备过几天看看情况再说,哪成想,这一等就真的等出了事,半个月没见的二儿子叶正华,再见面的时候竟然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对此,叶远征颇为懊恼,但是为了悲剧不再降临到叶家其他人的身上,叶远征断然二儿子叶正华的身后事后放,并交给了大儿子叶正国,自己则去大慈寺寻求解决之法。

    对于之后遇到老僧、和老僧之间所发生的一些事宜,叶远征也和叶正国全盘托出,就连自己即将魂魄离体,人身陷入假死的事没有丝毫隐瞒叶正国的打算。

    虽然叶远征说出来的时候轻描淡写,可是身为旁听者叶正国却心中不是滋味起来,虽然猜到了父亲有事在瞒着自己,也感觉到父亲这段时间话很多像是在交代后事。

    但是叶正国只以为,这是父亲因为弟弟叶正华的事,导致忧伤过度的体现,哪成想父亲却为了一家人的安危,甘愿牺牲这么多。

    怪不得父亲今晚会亲自下厨,他这是怕现在不做,以后都没机会做给家人吃了。

    叶正国立即跪到地上,双手握着父亲凹凸不平的手背,两眼含泪,最终呜咽久久不能平静。

    还是叶远征用另一只手,轻抚叶正国的头发说道:“正国啊,你长大了,父亲老了,也不能总陪在你身边了,以后啊,你不只是要养咱们这一家人,还要养活公司那大家子呢,要坚强些,听见没有。”

    叶正国虽然奋力点头回应父亲,可是他一想到父亲就算即将陷入沉睡,心里所想的都还是自己,叶正国心里更加觉得愧疚,甚至是想代替父亲承受这个罪过。

    叶远征老怀安慰的笑了笑,随后又交代叶正国,等会自己要是提前陷入沉睡,一定要及时打电话叫救护车。

    让医院亲自检查他的身体,不要给外人说闲话的机会,也免得叶正国以后上位的时候,有人抓住这个尾巴对叶正国说三道四。

    说到了最后,叶远征还特意嘱咐叶正国,两天之后,一定要记得去大慈寺,找老僧去取那三件辟邪之物,而且一定要时时都戴在身上,不然出了家里的大阵,叶远征的散魂就不能再保护他们了。

    叶正国有些抽泣的点头称是,本还想听父亲说些什么,却发现父亲没有再发生任何声响,等叶正国抬头看父亲的时候,才发现叶远征已然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摆在楼下的大钟突然发出一阵震人心脾的轰鸣声,窗外也忽然打起了轰隆轰隆的雷声,伴随着这些声音,叶正国嘴中也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爸”!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