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花园
    再之后的事,叶远征的魂魄也不清楚了,因为叶远征魂魄离体之初,正是由于叶正国一直在他身边,所以叶远征的人魄趁着离散之际,顺着叶正国身上的阳气直接附到了叶正国身上。

    就着叶正国去医院的空档,人魄也就跟着出去了,所以叶远征能知晓当天晚上,叶正国所经历的一切。

    可是当天晚上稍晚些时候,叶正国回家之后,叶远征的人魄便被叶宅的守护大阵给吸了回去,以补充叶宅大阵阵眼之缺。

    不过叶远征最后几句,还不忘提及两天之后,叶正国去大慈寺取来的辟邪之物。

    叶远征魂魄刚刚抽离的时候,十个散魂还可以在大阵笼罩下的叶宅肆意游走,可是自从叶正国将辟邪之物取到之后,叶远征的活动区域,已然从大阵覆盖下的整个叶宅,缩减到了大阵的边缘地带。

    见到这个辟邪之物,竟有如此巨大的威力,也引发叶远征一丝好奇之心,可是由于不能靠近,所以叶远征也就是站在远处观望过一阵,之后才发现原来那个辟邪之物竟然是吊坠。

    而且这个吊坠还甚是神奇,单独一个的时候并没有多大威力,叶远征的散魂还能在叶宅周边闲逛,可是一旦有两个或是三个凑到一起,那就会以吊坠为中心,就会立即被一股力量给排斥的远远地。

    以至于这么多年过来,叶远征都只能在大阵边缘徘徊,不过对此叶远征到没有一点不满意,反倒对这个结果甚为开心。

    因为连他都会被辟邪吊坠排斥到一旁,那那些所谓的祸患想来更是会离得远远的了,如此一来,儿子正国一家人也就安全了。

    叶远征也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虽然活动区域有所限制,不过也就是这几年的事,忍一忍也就过去,叶远征也就没计较这些,而是开始了漫长的掰着手指算时间的日子。

    以至于遇到了张陵他们,这么多年才总算是有其他人,能看得到自己,尤其是曹允,竟然还能和自己说话,好几年都没有和出自己以外的东西说过话了,一时之间,叶远征也少不了话痨。

    虽然刚开始说了一堆没用的东西,但总归要交代的东西也算是交代齐全了。

    曹允匆匆忙忙把叶远征所说过的话,完整复述一遍过后,才算是彻底送了一口地,一下坐到了绿草地上喘着粗气。

    正当曹允休息,张陵在消化曹允所讲的信息的时候,消失了好一阵的周易不知突然从哪冒了出来,只听他便朝着这张陵、曹允他们两个跑,一边嘴里还喊着“师弟、师弟,这、这个花园不对劲。”

    还没等周易靠近,坐在地上的曹允立即阴阳怪气的说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周大师啊,什么风把您老人家吹来了,还这么急干嘛,您老人家那么大能耐的,随便地上捡的一破土块都说的那么神。”

    由于心中有愧,所以周易一听这话,也没有立即跳过去发飙,而是减慢了步子,一脸谄媚的朝着曹允的方向,就径直走了过去。

    一来到曹允身旁,周易随即贴到曹允身旁,陪笑着说道:“诶唷,这不是我们曹允曹大班长嘛,怎么了怎么了,谁还敢惹你不高兴啊,你跟我说说是谁,我保准帮你抽他。”

    曹允并未回话,而是斜着一双眼睛,瞥着周易一动不动。

    周易一看曹允不为所动的模样,随即就用肩膀拱拱曹允叫唤了两声“喂,老曹、老曹,怎么了呀,还装起高冷来了,你倒是说句话啊,快点、快点的。”

    曹允见周易在拱自己肩膀,便立即抽回了肩膀,整个身子朝一旁挪了又挪,摆出一副十分嫌弃周易的模样。

    见到曹允这副模样,周易也不生气,而是用一只胳膊顺势搭住曹允的肩膀,亲切的说道:“啧,老曹你干嘛呀你,怎么还跟我这么生分起来了呢!”

    曹允见自己躲不过周易,索性就把头扭到一旁,直接来一个眼不见为净,完全不理会周易。

    而这次,周易却没有再温柔以待,而是抡起搭在曹允肩上的胳膊,就朝着曹允背后猛地甩去,只听“啪”的一声,曹允随即面部着地,屁股高耸,来了一个标准的狗吃屎动作。

    同时,还不等曹允起来,周易就用手拽着曹允的耳朵,揪到自己嘴旁说道:“嘿,我说,给你小子脸了是吧,跟你好商好量的你不听话,非要现在跟我刷这套是吧!不知道事不过三么!”

    被周易这么老实一下,曹允从语气到身体,说时迟那时快,立即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只见这次换成曹允一脸谄媚,对于周易正在揪着自己耳朵的事没在意。

    反倒是陪笑着说:“是是是,对对对,周大师说得对,说得对,我不好,我不对,您老人家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您别生气,高抬贵手,就放小的一马吧?”

    周易本还想继续教训曹允两下,不过一瞥到旁边师弟张陵那副,万年冰山一般的死人脸,他脸色的笑容不由一僵,一个嘴角半咧不咧的就那么挂在脸上,不一会儿,整个脸都跟着那个嘴角开始抽筋。

    曹允用余光瞄到了周易这个表情,嘴角不禁抽,乐开了花,这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了‘正所谓一物降一物啊’,看来能降住周易的还得是他师弟张陵。

    周易意犹未尽的把曹允甩到一边,继而走到张陵身旁说道:“师弟这个花园不简单呐,这整个花园的植被都被阵法给利用起来了。”

    一听到周易说出这个消息,曹允立即不屑“嘁,我还当什么消息呢,就这事我问过了,叶斌他爷爷说了,这是当时大慈寺的一个老和尚给他的一张阵法图纸,要他照着图纸重修房子附近的建筑。”

    “你知道什么啊你。”周易白了曹允一眼,又对着张陵继续说,“师弟这个阵法我看着非常眼熟,有点像是咱们灵宝派五柳镇阴大阵的变阵。”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