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五柳镇阴
    张陵那张万年冰山脸,依旧没有半分变化,只是习惯性的动了动眉头轻“咦”了一声。

    便继续听周易说道:“我刚刚往远处走了走,突然发现了几棵大柳树,就特意走进多看了两眼,发现那不多不少刚刚好是五棵柳树,而且是呈圆环状栽种,我有些好奇就多大量了几眼,没想到还真发现了点什么。”

    周易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五棵柳树明显比周围的树木年份要更久,然后我就特意翻了翻柳树下面的土壤,发现这几棵老柳树就不是原本长在这儿的,而是不知道被谁后期给移过来了。

    后来我又往远走了走,又发现了五棵环状的老柳树,随即我也就不走了,找了个高点的地方,就跑了上去,往远处使劲眺望,发现除了我发现的这两处,花园里还有三处栽老柳树的地方,而这五个点连起来刚好可以凑成一个五边形。

    我算了算这五处老柳树的位置,刚好就是五柳镇阴大阵里五棵柳树的位置。”

    “师弟,按理来说这柳树本来就有驱邪治鬼的作用,在五柳镇阴阵里面仅用五棵柳树便可扼守八方,自然震慑附近宵小,可是叶斌他家后花园里居然用了二十五棵柳树。”周易咽了口吐沫继续说道,”那得是什么样的东西要布这么强的加强阵呐,而且这些树还是几十年前的老树了,显然是早就预料到叶家会有这一劫,所以特意以前准备的。”

    听完这话,张陵也不得不眯起了眼睛和周易说道:“师兄,计划有变,叶家的情况和我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嗯?不一样?”周易好奇道。

    接下来,张陵将曹允给自己所讲的事,又给周易重复了一遍,不过特意点出大慈寺和学校都是叶家出资建的,而叶斌的父母也知晓叶远征真正昏迷的原因,还有叶宅重修布下大阵。

    再之后,就是大慈寺给叶远征施针的那位神秘老僧,叶老僧口中的那位老友,还有叶远征的父亲叶峰说过的有缘人。

    虽然叶远征并不清楚这些人的身份,不过周易和张陵总觉得,这几个人和他们灵宝派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而且现在周易和张陵他们,也不再考虑是否要向叶斌父母隐瞒自己身份的问题了,毕竟叶斌父母已经知晓那么多事,再加上叶远征告诉自己的一些事,到时候只要和他们一说,也由不得他们不信。

    随即,周易和张陵消化了一下现如今所得到的信息,便带着曹允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叶斌那边,临走之前张陵还不忘,对着身后空气鞠了一躬,看这个方向,应该是朝着叶远征的散魂行了一礼。

    随后,等周易他们回到花园中心的时候,叶斌的母亲小鹤望着周易他们眼神,已经发生了变化,若说之前是温柔、近人,现在则变成了疑惑、打量。

    周易一发现叶斌的母亲眼神不对,再一望叶斌两眼冒光看着自己的模样,周易才猛地想到,要隐瞒自己身份的事,他只告诉了张陵,曹允和叶斌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两个要隐瞒身份这件事。

    周易也不用问,一猜就应该是眼前这对母子俩闲聊的时候,叶斌的母亲揪着叶斌追问,叶斌才把自己和张陵的老底给抖出去的。

    这周易猜的也是**不离十,只不过这次倒不是叶斌的母亲追问的结果,而是叶斌主动向母亲小鹤透露的。

    就在周易拉着曹允跟着张陵往花园深处走去不走,叶斌就向母亲小鹤解释说,自己已经知道很多事了,爷爷和二叔也不是意外,而是因为家族的孽债报应。

    听到这话,小鹤顿时一惊,心想这话都是自己丈夫叶正国偷偷告诉自己的,而且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能告诉儿子叶斌,可是现在自己的儿子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的?

    带着疑问,小鹤随即问起了自己的儿子“小斌,你怎么知道的?是谁跟你说的?”

    叶斌一语掷地说道:“是周易和张陵告诉我的,他们看见了我身后的东西,还说咱们家脖子上带的吊坠也不是一般东西。”

    听到这,小鹤又是一愣,还真没看出来,那两个孩子竟然还有这本事,不过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出于谨慎,叶斌的母亲小鹤又问道:“小斌你说什么呢,别瞎说话吓妈妈,妈妈胆子小可不禁吓,再说了,你就那么确定他们真看到了,而不是在糊弄你吗?”

    “妈,您怎么不信呢,我虽然没看见我后背的东西,但是我确实看见了别的东西,他而且们之所以会来这边上学,也是因为学校有不干净的东西。”叶斌说。

    “什么?学校也有不干净的东西?”小鹤惊悚的问道。

    “妈,别怕别怕,没事儿没事儿,您看我不好好的嘛”叶斌赶忙安慰母亲说道,“您听我说,曹允您刚刚也见到了,其实叶斌是我们学校老校长的孙子,而老校长和周易他们一家有约定,所以周易他们才会来我们学校抓鬼,顺便上学的……”

    听了儿子这话,小鹤有些将信将疑。

    叶斌反倒趁着机会继续说道:“妈,他们这次能来咱们家,也是我和他们商量了好久,他们才愿意来的,而且他们也不图钱不图利,您就告诉告诉我,咱们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吧。”

    听着儿子说了这么多,小鹤便皱起了柳眉,紧咬着嘴唇,表现出一副甚是为难的样子,再考虑要不要将家里的事告诉儿子,虽然儿子刚刚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是丈夫叶正国一开始就说过,不要将这些事告诉儿子,要是自己说了的话,不知道丈夫会不会生气。

    一时之间,小鹤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就在这时,恰好遇到张陵、周易他们逛完花园回来,由于小鹤和周易较为熟悉,所以第一时间便将目光锁定到了周易身上,并不时在张陵身上扫过。

    不等小鹤开口,周易倒是叹了口气,率先迎着小鹤走了过去说道:“阿姨,看来叶斌和您说了不少事儿吧,您心里还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吧!”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