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相见
    “周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叶斌的母亲小鹤颤巍巍的问道。

    “呵,阿姨刚刚叶斌应该都和你说了吧,我和张陵都是道士,不过不是那种吃斋念经住道馆的那种。”周易故意打趣着说,是为了让叶斌的母亲,能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

    周易看到叶斌的母亲神色稍有缓和,便微笑着继续说道:“我和张陵都是灵宝派的传人,而我老爹是灵宝派的管事,我师伯也就是张陵的父亲,他是灵宝派的现任掌门。

    我们来学校的目的,就是要解决学校的问题,后来发现您家貌似也有点问题,于是乎就顺便跟着叶斌来家里,看着有什么能帮的,就尽量帮帮您。

    其实一开始我和张陵并不打算告诉您我们的身份的,毕竟这种事说出去,没几个人会相信,反倒会让您误会什么。

    不过刚刚张陵我们去花园里逛的时候,却意外发现了叶远征叶老爷子的散魂,听他说,您和叶叔叔对于家里的事也不是两眼一抹黑,倒还知道些事啊!”

    一听到周易说道叶远征的散魂,叶斌母子二人的神态却各有不同,小鹤一听到这话,顿时表现出了恐慌的模样,瞪大了眼睛惊疑的望着周易。

    原本心里对于周易所说的还有所怀疑的小鹤,随即有了一些动摇,准备听听周易接下来怎么说。

    而叶斌则是立即跑到周易身旁,拽着周易的胳膊就问道:“什么,周易你们看见我爷爷了,我爷爷在哪,在哪,我要见我爷爷。”

    一看叶斌这么激动,周易还真差点答应了他,不过一瞥叶斌脖子上正甩的满天乱飞的吊坠,这话还没说出来,就又被周易给憋了回去。

    开玩笑叶斌脖子上的那是什么东西,那可是应龙的牙,一般厉鬼都不能近身的玩意,你换成叶远征那样三魂七魄都散的七零八落的,就更不可能靠近叶斌了。

    再者说,用柚子叶开的眼,那都是最基础的天眼,只能看到魂魄模模糊糊的光晕,根本看不清这个魂魄的样子,等会给叶斌开了眼,他看不到叶远征的样子,那谁知道这是不是叶远征啊。

    至于让叶远征和叶斌说话的事,也是白扯,先不说叶远征变成散魂之后说出来的鬼话,和他做人的时候说出来的人话,发音都不一样,所以说想靠声音辨别他是不是叶远征,就不用想了。

    另一方面,隔着这么远这一人、一鬼对着吼,谁能保证声音一定能传的过来啊,到时候别说叶远征说点家常,叶斌听不听得到。

    光是在家里这么多佣人的面前,叶斌隔着那么老远,左一嗓子鬼吼,右一嗓子鬼叫的,要是佣人不觉得叶斌脑子有问题,周易都该觉得是这帮佣人脑子有问题了。

    周易吧唧了几下嘴巴,咽了口吐沫,就轻拍着叶斌的胳膊说道:“这个,叶斌那你要知道,你就脖子上戴着的那个东西,你爷爷的魂魄能过得来才怪,不过摘了的话你又不安全了,所以啊,还是等你家的事都解决完了,你爷爷不就好了,那时候你就能天天看到你爷爷了”

    听着周易这么安慰,叶斌还是心有不甘,毕竟有几年都没和爷爷说过话了,现如今明知道爷爷就在不远处,却不能相见,不能说话,这对叶斌来说真的很难受。

    就在周易和叶斌聊天的时候,一旁的小鹤看到周易在推辞的举动,之前仅存的好感立即荡然全无,反倒是心中再次起了疑。

    久未言语的张陵,虽然一直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可是他的双眼却不停歇,一直在观察周围的情况,就连叶斌的母亲小鹤,眼里生出了一丝隐晦的厌恶,也被张陵收入眼中。

    不过张陵并未及时点出,而是悄悄凑到周易耳畔,将叶斌母亲的一系列变化偷偷告诉了周易。

    周易得知这一情况之后,并未奇怪,因为他也知晓,自己刚刚拒绝叶斌的时候,拒绝的太果断,显得自己好像没什么真本事似的。

    随即,周易将张陵给自己所讲的,叶远征魂魄离体之前的事,巨细无遗的都当众讲了出来。

    叶斌的母亲听完周易的复述,反倒是双眸异彩连连,同时,叶斌的母亲对于周易所说话,也顿时有了八分信任。

    等周易一说完,叶斌的母亲便立即将周易拉了过来问道:“小易那我们叶家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

    毫不意外的,周易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唉,我和张陵现在也完全没有头绪,一开始还以为来了叶家,就能找到一个突破口,结果没想到连叶老爷子也是所知有限啊。”

    一听这话,叶斌的母亲立即从座上猛跳了起来激动的说道:“你们都不知道,那、那我们叶家可以怎么办啊,我和正国还想看小斌娶妻生子呢,可是照叶家现在这个情况看来,谁没有吊坠保护,谁就得死啊!等日后小斌开枝散叶了,可怎么办呐!”

    “阿姨您不用这么紧张,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线索,在市郊的大慈寺不就是一个线索吗,等明天,明天我和张陵一起去大慈寺看看,找一找当时给叶老爷子施针的那位老僧一问,想必就会有所答案了。”周易说道。

    听了这话,叶斌母亲的语气才稍有缓和,并在叶斌的搀扶下,坐回了座位。

    “师兄,我总觉得叶家、大慈寺和学校这三者有些联系,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应该不只是叶家出资牵头这么简单。”张陵半眯着眼,遥遥望着远方,颇为深沉的说道。

    张陵是属于少说多做的类型,所以对他来说,他要么不说,说就一定是经过分析,并且有一定把握之后才会说出来,因此周易对于张陵所说过的话,向来都很重视。

    既然张陵这么提了一句,周易也自己放在了心上,开始思量起这三者之间,除却叶家主动牵头出资之外的关系。

    就在周易才进入思索状态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忽然由远及近传了过来,顿时打断了周易的思路。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