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把握
    忽然被人打断了思路,搁谁都会有些恼火,不过周易抬头一看,见来者是叶斌的父亲叶正国,仅有的那点火气,也吞回了肚子。

    只见周易立马换了一张像花儿一样幸福的脸,远远地就冲着叶正国大喊了一声:“叶叔叔好。”

    曹允看到周易这一脸的贱样,不禁撅起一边的嘴角,万分鄙视的瞥了一眼周易啐了一口:“就会拍马屁。”

    虽然周易的脸冲着前面,不过一只脚却突然抬起,冷不丁的朝着曹允屁股就一脚,同时,周易还扭过嘴巴轻声说道:“哎,你小子欠抽了是吧,少说话多办事。”

    见周易给自己一脚,曹允也不敢吭声,一边听着周易的训话,一边还得尴尬的赔笑,而张陵看到这二人的表现,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显然对这对活宝,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再说另一边,才刚到家,就来的后花园的叶正国,也是十分懂得礼节,一见到周易大老远就给自己打招呼,他便礼貌性的冲着周易微笑点头,举止文雅,没有丝毫不适。

    随后,不等叶正国走近,妻子小鹤就率先将其拉到一旁,指指点点不晓得在说些什么,同时,夫妻二人还是不是朝着周易、叶斌两人看去。

    张陵、周易似乎猜到叶正国夫妇二人在讨论什么,也就没有在意两人异样的眼光,而是四目乱瞟,对于眼前这一切装作视而不见。

    不一会儿,叶正国就带着小鹤来到周易、张陵面前问道:“小易我听阿姨说,你两个是道士?还说还看到了小斌爷爷的散魂?”

    张陵没有作答,只是默默点头,而周易则具体解释道:“没错,我和张陵是灵宝派第八十三代传人,至于说叶老爷子的散魂,准确是说是张陵先看到的,之后他告诉我,我才知道的。”

    听完这话,叶正国刻意将目光在张陵身上停留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番,才继续盯着周易问道:“可是光凭你们说,我也很难相信这一切,你们还有别的证明吗?”

    “叶叔叔,刚刚我们和阿姨说的叶老爷子昏迷之前的事,阿姨应该也和您说了,这个难道还不能证明什么吗?”周易皱着眉头,心想这个叶正国怎么回事,难道是诚心在找茬吗,我们来帮你看你老子,你倒好还怀疑起我们来了。

    见到周易面色有变,叶正国立即辩解说:“哦,小易你别误会,别误会,叔叔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有没有把握,把小斌他爷爷叫醒,毕竟他时间不多了……”

    周易这次颇为好奇的挑了挑眉头,盯着叶正国,等他把下面的话说完。

    “既然你和小斌的爷爷说上了话,那你也应该知道大慈寺的老僧,只是帮小斌的爷爷延了十年寿命,也就是说十年之内,要是没有人能够唤醒小斌的爷爷,那老爷子就真的不行了。而且从老子也昏迷到现在,算起来也有五六年时间了,这五六年才等到你们这一波人,你们要是办不到,我怕是老爷子也等不到下波人了。”叶正国哀伤地说道。

    “这……”听到这话,周易也开始迟疑起来,毕竟这是一条人命,而且若是答应下来,却做不到,就等于给人家开了一张空头支票,这就有点不厚道了,所以一时之间,周易也不敢随意开口答应。

    倒是站在一旁的张陵忽然开口问道:“难道这么久你都没去过大慈寺,找当初给叶斌他爷爷施针的老僧,问清楚事情的原委吗?”

    叶正国摇头说道:“唉,怎么会没有,我当初上大慈寺去取这三件吊坠的时候,就曾经以为会是老僧将东西交给我,到时我也可以顺便再打听一下我爷爷叶峰的下落,可是谁知,我送吊坠给我的并不是老僧,而是大慈寺出了名的疯和尚,之后……”

    之后叶正国多次求见,都未能见到老僧,都是疯和尚迎面,对他说了一句‘你不是有缘人’就将叶正国拒之门外,而对于他爷爷叶峰的事,却是一概不提。

    后来反复多次之后,叶正国实在拗不过这口气,有一次就在寺门和疯和尚大吵了起来,直接引得大慈寺的监寺出来。

    据叶正国说,他当时一想到监寺就是老僧的徒弟,他就赶忙跑到监寺面前,抓着他袖子不放,生怕他跑了似的,憋着劲准备打听老僧的下落。

    结果,大慈寺监寺的说法,竟然和那个疯和尚的说法几乎如出一辙,只是相比于疯和尚说的要好听些罢了,“抱歉,叶施主,师傅他老人家现在在闭关等待有缘人,所以除却有缘人之外,其余人等一概不见,麻烦您还是请回吧。”

    随即,监寺一脸慈悲望着叶正国,伸手送客,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看到监寺这个态度,叶正国就是有气,也不好再乱来,所以只得默默地离开了大慈寺。

    虽说后来,叶正国一家还是会时不时去大慈寺烧香拜佛,不过叶正国却再也没有去刻意打听老僧的下落。

    这倒不是说叶正国放弃打听老僧的下落了,而是因为对着大慈寺那群杠脑壳,他实在问不出个所以然来,那索性还不如一切随缘,没准经常去大慈寺转转还能逮到老和尚。

    虽说叶正国的想法不错,不过就这么过去了五六年,都不见叶正国逮到老和尚半个人影,就在他失落到极点的时候。

    周易和张陵又突然闯入他的视线,让他看到了新的希望,这又如何不让叶正国在意。

    若是周易、张陵确有本事,那叶正国自然万事放心,现在怕就怕这两个孩子只是一知半解,略懂皮毛,不仅救不到父亲叶远征,还担心他们两个会弄巧成拙。

    张陵毫不在意叶正国的担忧,反倒思考了一阵冲着叶正国说道:“先让我见一见叶斌的爷爷,我要先看一下他身上的细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有再给我说一下,叶斌的爷爷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见张陵这么特立独行,叶正国也是一呆,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不过看张陵这么自信的样子,应该是有一定把握的吧?

    d  .e.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