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怼恁
    这一天,家里的司机终还是拉着叶正国来到了医院门口,并在外围一大圈记者的拥簇下,叶正国逐渐步入了医院正厅,一时间,当真数十人的面,叶正国目送父亲叶远征进入了一间间检查室。

    叶远征每进一间检查室,叶正国的心就随之一颤,生怕父亲体内的异状会被人提前发现。

    尤其是在父亲去照ct和胸透的时候,生怕第一时间就被人发现异状,再之后的担心就是核磁共振了。

    因为叶正国除却害怕会被人发现父亲体内异状之外,还担心父亲体内的细针会受核磁影响,进而伤到父亲的身体。

    走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叶远征才把医院里的检查室全部走完,至于检查结果就要等到下午才能有交代了,因为负责给叶正国检查身体的专家小组,也要通过一番讨论过后才可以给出结果。

    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时针和分针的赛跑游戏也逐渐走向了终点,而叶正国的内心则异常煎熬。

    一方面希望结果趁早出来,自己也好早点解脱;另一方面又不希望结果出来,因为结果一出,那他自己的好日子怕是也到头了。

    就在他矛盾之余,检查小组的专家忽然打开了科室的大门,并拿着厚厚一沓检查单,来到了媒体面前,准备当众宣布上午的检查结果。

    而叶正国虽然表面平静,实则心神紧绷,之所以紧攥着双手不肯放松,那是因为手心早已被汗水浸满,就连西装下的衬衣都已经贴身黏到了后背。

    要宣布结果的大夫先是拿着检查结果,挑着眉毛略有不忿地望了叶正国一眼,便将注意力移回了检查单上。

    清了清嗓子刻意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便开口说道:“经过我们专家小组的一致讨论,我们认为叶远征叶老先生确实是由于突发急症,而导致的昏迷。”

    听了这话,在场的所有新闻媒体工作者,脸色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只有叶正国一个人如释重负般,喷出了胸中一口浊气,可是他整个人又颇为好奇的扶着椅子,立在了原地。

    因为刚刚那个大夫看叶正国的眼神,总有一种让他说不清楚道不明的意味,所以叶正国听完结果之后并未立即离开,而是准备看那位大夫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果不其然,就在医院将各大新闻媒体的记者打发走之后,就有一位年轻医生悄悄咪咪的走到了叶正国身边,也不用叶正国发问,拉着叶正国就准备朝着一旁走去。

    叶正国看到这位年轻医生忽然感到一丝面熟,几经回想才记起,这位年轻医生不是别人,正是父亲叶远征住院那晚,负责为父亲做急诊的医生。

    叶正国在这位年轻医生的带领下,经过了七拐八弯终于在一个科室的门前停了下来,年轻医生探头探脑,见到四下无人,便敲了敲面前科室的大门。

    直至确定里面有回音响出,年轻医生才向后倒退离开了大门的位置,独留下叶正国一人等待。

    没过半分钟的时间,科室大门应声打开,而开门迎接叶正国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宣布检查结果,并给叶正国挑眼神的那位大夫,透过这位大夫的身子,叶正国发现屋里显然还有几个人影正在晃动。

    对于那几个人的身份叶正国也有所猜忌,不过在这见到这位大夫,确实没给他多大惊喜,反倒是自然的迎着大夫打量的目光,就走进了科室,而那位大夫并未立即跟进,却刻意将头探了出去,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跟来之后,才关上了大门。

    叶正国走进科室才发现,原来在科室晃动的那几个人影,正是负责父亲叶远征身体检查,所临时组成的专家小组的成员。

    只见此时除却给叶正国开门的大夫之外,其余几人皆在屋里来回走动,没有半点停息的时间。

    屋里几个大夫,一会儿拿着影像片顶着灯光左瞧右看的,一会儿又是拿着检查记录本前翻后捯的,再一会儿又是几个人聚在一起,不知在讨论着什么,不过看他们讨论的那么激烈,叶正国生怕他们一个不对付就动起手来。

    直至去开门的那位大夫回来,他才将屋里其余的大夫都叫到了一起,一帮穿白大褂的人就呈半包围的态势,围着叶正国一人站着。

    叶正国也不拖沓,上来第一句就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道各位这么神神秘秘的把我请来是什么事?”

    一听到这话,先前去开门的那位大夫不阴不阳的回了叶正国一句“哼,把你叫来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么,还在这跟我们装傻充愣。”

    一时间,叶正国的神经竟然紧绷了起来,后齿也不自觉的咬紧了腮帮,双目微眯紧盯着对面怼恁的那位大夫一动不动,对面那位大夫也是不甘示弱,立即回瞪叶正国。

    随即,两人之间不禁产生了一丝火药味,并且通过四眸接触而不断擦出的火花持续升温。

    站在一旁的另几名大夫一看态势不妙,就立即说话,打开了这短暂的僵局“那个,叶先生您不要误会,其实我们找您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和您讨论一下令尊的病情罢了。”

    一听是讨论父亲病情的问题,叶正国虽然在表面上放下了敌意,可是心里却丝毫没有放松,反倒将双手背到身后,互相捏揉着说道:“哦?不是都出结果了吗,怎么,难道几位还有什么高见吗?”

    “呵、这么担心?你是怕会露出什么马脚吗?”之前开门的那位大夫又趁机嘲讽道。

    虽然这句话戳到了叶正国的痛楚,不过叶正国依旧脸色平静,略带不屑的说道:“哼、马脚?我要是怕露出马脚,就不会这么放任,让你们随便检查了。”

    “是么?最好是这样!”开门的大夫又继续说道。

    叶正国这次不再言语,而是睁大眼睛,赤目厉眉瞪着那位大夫。

    一看势头不对,旁边的大夫赶忙来开了两人,立即解释道:“不是、不是,叶先生您误会了,结果却是有了,不过不是公布的那么简单的,当然您也不是我们怀疑对象,因为我们要是怀疑您,也就不会叫您亲自过来了。”

    .e.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