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出院
    什么?听了袁大夫的话,叶正国差点没从地上蹦起来,看这些群大夫,这还真应了那句话“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一开始叶正国还以为这些大夫把他叫过来,只是进行一个礼貌的问候,顺便解释一下刚刚宣布检查结果之时的猫腻。

    结果这先是跳出来一个袁大夫当障眼法,说是自己惹了人家徒弟,让自己给人家道了个歉,然后又是听人家给分析了一下父亲的病情,说是这个影像片看着不清楚,非要把父亲剖开亲自用肉眼看。

    我滴个乖乖,这能当上大夫的,还真没一个是省油的灯,要不是叶正国自己清楚父亲叶远征昏迷的真实原因,怕是光听这些个大夫的三言两语,还真没准会同意让他们剖开父亲。

    叶正国心里这么想,可嘴上却说:“让你们动手术检查我父亲的身体,按理来说,你们是为了我父亲的身体我应该支持,不过你们也说了这些阴影既不是肿瘤也不是癌细胞,就这么随随便便划开一刀,就以我父亲的身体状况,我怕他吃不消啊,所以诸位抱歉了。”

    “可是,叶先生这是仅有的机会了,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很难探明您父亲真正的病因。”袁大夫说,“而且您做了,就有定机会唤醒您父亲;不做,就您父亲就真的只能做一个躺在床上的植物人了。”

    “实在抱歉诸位,我不做这个手术检查,我父亲作为一个植物人,他至少还能躺个几十年,这几十年的时间里,指不定他什么时候就能醒了;可若是他做手术的途中发生了任何意外,我怕他老人家那就连最后那几十年都享受不到了。”叶正国面色悲戚的说。

    身为人子,叶正国说的话不无道理,就连那些大夫听了,也找不出回驳的理由来。

    随后,叶正国告辞,飞身离开了房间,在离开的时候,叶正国还可以跑到父亲叶远征的病房,查探了一下父亲的身体,确定周边没有图谋不轨,准备拿父亲开刀的大夫存在。

    叶正国才肯离开医院,只是叶正国前脚才走,后脚就有两名家里的佣人,赶到叶远征的病房专程照顾叶远征的起居。

    同时,叶正国边走,心里还想着必须趁早将父亲从医院借走,这个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句话确实没错。

    要是一开始不知道医院那些大夫的想法,叶正国也就不用担心了,可是从叶正国知晓,那些大夫准备拿父亲的身体,开刀做检查的那一刻起,叶正国便决定无论如何,都必须尽快把父亲接出医院。

    谁知道医院那群疯子病瘾一上来,会不会不打招呼就要解剖父亲的身体,现在将父亲安置在医院,叶正国还真是一点都不放心了。

    要不是碍于父亲才检查完身体,就急忙将其接回家里安顿,会给他人落下话柄,叶正国真想现在就把父亲带回家。

    由于父亲叶远征这一昏迷,无论家里还是公司,都有一大堆事等着处理,不过唯一让叶正国安心的是,家里的事有妻子小鹤在处理,几乎不需要叶正国操什么,算是为他分了一部分压力。

    而公司的事除了自己,任何人替自己去做,他都不放心,所以只得留下父亲一个人,暂时先待在医院了,不过他也有些不放心,所以在他到病房的时候,就给家里打了电话,叫人来照顾父亲。

    直到亲眼见到家里佣人来到病房,叶正国才安心离去,因此才出现了先前所说的那一幕。

    虽然医院的大夫没有得到叶正国的首肯,不过他们既没有骚扰叶正国,也没有打扰到叶远征,而且通过家里佣人的汇报,叶正国了解到,医院对叶远征的照顾也十分体贴。

    至此,叶正国便以为医院,这是把想要将父亲解刨的想法给搁置了,可是谁知,等到一个月后,叶正国准备接父亲回家的时候,却突然碰上了麻烦。

    原来叶正国正在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柜台的护士竟然拒绝了叶正国的申请,对此叶正国十分好奇,一是自己并没有什么拖欠记录,二是自己又没什么不良行为,怎么就不能办理出院手续了。

    对此,柜台的护士只说这是医生的嘱咐,具体的原因,她也不是很清楚。

    一听是医生的嘱咐,叶正国不禁冷笑,他还以为医院的大夫这么久没动静,是不打算再提那事了,结果是在这憋着招,等自己呢。

    叶正国知道,自己对一个小护士乱发脾气也没什么用,索性就直接去找他知晓身份的袁大夫的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叶正国见袁大夫并不在屋里,他也不着急离去,而是拉了张椅子,就大方的背对着大门坐了下来,同时叶正国为了避免无聊,打发时间,就随手拿起来袁大夫桌子上的资料翻阅起来。

    叶正国走马观花一般,才把资料翻到一半,后背的大门却突然打开,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人影忽然悄声闪入了屋内。

    待叶正国发现人影之后,他并未立即起身,而是微微侧头,用自己的余光确定人影的身份之后,才坐在原地,不徐不慢的叫道:“唷,袁大夫回来啦!”

    原来进门之人,正是叶正国要找的袁大夫。

    而袁大夫一进门看到叶正国,在其略显惊讶之后,便立即恢复了平静,开口问道:“呵,叶先生不知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您说是不是啊?”叶正国笑吟吟的说,“我来这是为什么,想必袁大夫应该很清楚,您也不必和我转弯抹角的了,有什么事直说就可以了。”越说到后面,叶正国的语气则越发的凌厉。

    袁大夫不以为然忽然轻笑道:“不好意思,叶先生我实在不懂您这是什么意思。”

    “是么?那我请问一下,我给我父亲办理出院手续,为什么柜台护士说,有医生吩咐,不许我父亲办理出院呢?”

    “哦?竟然有这事?”袁大夫反问了一句。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