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鬼将——罗士信
    看到周易的回应,叶斌悬着的心也随即安了下来,可是叶斌对于张陵的出走还是有些不放心,随即问道:“周易,这张陵怎么出去了?”

    “放心吧,既然都答应你了,就不会反悔了,张陵他先去接你爷爷了。”说完这话,周易一下就蹦到了床上开始各种打滚,同时还吧唧这嘴说“幸好这个床够大哟。”

    随后,周易打完滚,还拍了拍自己作用身旁的两个空位,十分自然的对着叶曹允说道:“来,今晚就睡这,睡我边上。”

    一听这话,叶斌、曹允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而另一边的张陵,出门过后,没有半点停顿,十分流畅的就走到了花园门口,随后,张陵用力睁大了双眼,在花园瞄了一圈过后,便看准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待张陵走到花园最深处,忽然猛地刹住步子,停了下来,继而蹲到地上抓起一块泥土,右手顺势捻成剑诀,开始比划,而口中也不停歇,随即开始了碎念。

    右手对着泥土虚空比划几下之后,张陵便将土块塞到了嘴中咀嚼,不过张陵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曹允吃泥土时所产生的厌恶。

    等到张陵再度开口说话之时,口中所言皆非人语,张陵对着空气说了几句话之后,有点了点头,便从口袋取出一块畸形烂玉石。

    张陵将左手摊开,把这块烂玉石放到自己手心的位置,而右手指指着面前的空气,又对着手心的烂玉说了一声“疾”,只见整个整块烂玉石的颜色越发的乌尘,已经彻底没有了玉器该有的光泽。

    随即陵又用右手对着玉石多比划了两下,才将玉石小心收起。

    不用问,也能猜到,张陵面前那块空地的位置,应该就是叶远征人魄所在的位置了,而张陵吃泥土,应该也是为了和叶远征的散魂对话方便,至于说收在玉石里的东西,一定是叶远征的人魄了。

    然而张陵前脚刚想带着叶远征的人魄回屋,后脚就发现叶远征人魄竟然被一股怪异的力量所吸引,几乎不受控制的就要脱离玉石的禁锢。

    张陵不敢强行带叶远征的人魄离开此地,而是将装有叶远征人魄的玉石攥在左手心,随即从另一个口袋取出另一块玉石。

    而这块玉石,比之装有叶远征的那颗玉石更为暗沉,甚至在月光的照耀下都有些冒乌光。

    张陵将右手食指和小拇指大张,中指和无名指回握,由大拇指的指肚压住中指和无名指的指甲盖,随即将那块新拿出来的玉石夹在中指、无名指和大拇指之间。

    张陵右手施力,紧紧夹住那块玉石,继而张陵的右手就像跳舞一般,在眼前时上时下,时左时右,晃过三两次之后,张陵忽的将右手举到面前。

    中指和无名指顿时发力,将夹在三指中间的块玉石猛地抛到空中,只听张陵厉喝一声“破”,那块玉石随即在空中忽然炸裂开来。

    待玉石粉尘散去,一袭古人装束的素衣人影忽的出现在了张陵面前,由于素衣人影发丝及腰,一头秀发并未梳理,而是任由清风摆动,所以外人很难断定素衣人影的性别。

    只听素衣人影忽然发出一阵悦耳的磁性言语“怎么,这么快就需要我帮忙了吗?想当年你爹可是不到最后一口气都舍得把我叫出来,你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叫出来,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只见张陵突然甚是客气的回道:“罗将军您误会了,并不是晚辈遇到了什么危险,而是要委屈将军您帮个一个小忙。”

    对面的素衣人影疑惑的“哦”了一声,便将目光投给了张陵。

    张陵也不拖沓,立即就将叶远征的事,和自己答应叶斌的事,还有目前想带叶远征离开,却受阻的事,一并都告诉了对面的素衣人影。

    素衣人影听了张陵的解说,微微一笑,宛若天降甘露,给人一种和颜悦色的感觉。

    然而随后,素衣人影却又目露寒光紧盯着张陵说道:“你是打算叫我代替叶远征的人魄,暂时替他顶替这个位置是吗?”

    张陵面对素衣人影锐利的眼神,不卑不亢字力铿锵的答道“是。”

    素衣人影听完张陵的回答不怒反笑,随即说道:“呵、他,一个叶远征就想让我替他守在这,他凭什么,他配吗,他请得动我吗?”

    一连三个问题并未将张陵问倒,反倒是让他提起胸膛,直面素衣人影的问题回道:“从小就听我父亲说过,我灵宝派代代相传的几位鬼将当中,罗士信罗将军颇重情义,据说您早年曾得到过裴仁基的礼遇,有感于他的知己之恩。

    而后仁基父子因谋刺王世充失败,在洛阳被杀。在您随唐王李世民平定洛阳之后,便出资收敛裴仁基父子。

    而且就连您死后,宁愿憋着胸中一口怨气不放,也要亲眼看到唐王平定天下,既然您如此又怎么会忍心,让这对爷孙苦苦不能相见呢,由此恳请将军屈尊。”

    “哈哈哈,真没看出来啊,平时默不作声,和你爹一样跟块榆木嘎达似的,没想到你这个嘴皮子,可比你爹张守道厉害多了,你爹他的道术确实不错,就是这嘴皮子太笨,你这嘴皮倒是有点像周自行那个老小子啊!”被称为罗士信的那名素衣人影说道。

    “也罢,看在他们两个也都苦命人的份上,当门柱就当门柱吧,放心的去吧,这就交给我了,有我在,我保证什么东西都进不来。”罗士信说道。

    待罗士信的魂魄一入叶远征人魄的阵位,先前对叶远征人魄的那股怪异吸力,果然瞬间就消失了,张陵冲着罗士信双手抱拳,躬身行礼过后,才带着叶远征的人魄离开了这里。

    等到张陵再次回到客房,只见曹允和叶斌对周易,皆是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

    张陵见状甚是不解,不过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怀疑周易是不是被冲了身子,或者是被什么东西控住了身体,随即,张陵用他那双慧眼刻意将周易从头到脚,从上到下,溜了个遍。

    可是张陵却并未没发现任何异常,张陵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立即就把眼上的遮盖物给摘了下来,又从头到尾扫了一遍周易。

    确定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张陵皱着眉头便开口问道:“师兄,你们这是?”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