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蕴魂养生
    张陵不敢迟疑,说时迟那时快,随即将右手换做左手,同时将另一块畸形的玉石,抵到了叶斌额头的之上,张陵左手手指之下,就在叶斌的眼皮,已然开始露出一道缝隙的时候。

    张陵立即将叶斌从床上拽起,并且朝着叶斌脑部顶骨的位置猛地拍去,虽然看起来张陵用的力气极大,可实际上却不过是一声轻响罢了。

    随着张陵这个动作的拍合,叶斌整个身子忽然有了向前猛突的反应,除此之外,叶斌却没有其他的变化,只见其眼球依旧在眼皮底下做着急速的反转运动。

    而且随着叶斌眼球转速的增加,他的眼皮也随时都有会张开的可能。

    张陵见到这一幕,随即皱起了眉头,按理来说,他做完这些事,叶斌的魂魄应该就可以离体了才是,可是为什么叶斌却没有丝毫反应呢?

    张陵先是摇摇头,片刻之后他随即反应了过来,不对,叶斌不是没有反应,刚刚叶斌的身体确实是有了反应,只是叶斌的魂魄被牢牢锁在身体里出不来。

    张陵前思后想,一个普通人,魂魄怎么会被锁在体内出不来呢,张陵不过转了一下眼球,就把目光停留在了叶斌脖脖颈处的吊坠上。

    望着吊坠,张陵才猛地想起,原来应龙的龙牙不只可以起到驱邪避煞的作用,还有固本培元,蕴魂养生的作用。

    想来叶斌的魂魄之所以不会被张陵的引魂诀给牵出来,应该就是吊坠的影响了。

    一时间,张陵对此也犯了难,竟然连他都忘记了应龙的龙牙还有这个作用,按理来说,只要将这个吊坠从叶斌的脖子上取下来,这个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不过张陵若是真想取掉叶斌的吊坠,又何必费这么多功夫,非要把叶斌他爷爷接来,把叶斌的魂魄给引出来呢,若是张陵真想方便行事,早在下午在花园的时候,张陵就可以这么做了。

    然而张陵和周易没有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叶斌家里的是太过邪门,还记得当时在学校,叶斌仅仅是一天没带吊坠,身上的孽云就已然积压到了第四等级的深紫色。

    若是时间再长点,鬼知道会惹出什么东西出来,要是最后惹出来的东西,连张陵他们也解决不了,那可就麻烦了。

    本来是兴高采烈的要给叶家解咒,最后却酿成了灭门惨案,那张陵他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所以,张陵他们并不敢随意再让叶斌将脖子上的吊坠取下来,哪怕是在叶家,拥有守护大阵环绕的地方也不行,生怕其中会有什么变故。

    虽说张陵和周易从小跟着他们两位老子,走南闯北的也见过不少世面,也算得上是艺高人胆大了,可是像叶家这么邪性的事,他们也是第一次遇见。

    在来叶家之前,张陵、周易之所以敢拍着胸脯对叶斌允诺,说是一定会把叶家的事给解决,那是因为他们之前根本不清楚叶斌家还有这么多的麻烦事,也不了解叶斌身后孽云的真正来历。

    然而,就在下午见过叶远征的散魂,知晓这中间的故事之后,张陵他们可算是了解到,这次他们揽下的这个事究竟有多麻烦了。

    所以就是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他们都不敢随便乱动这个吊坠了,可以说有这个吊坠在,叶斌的命就在,若是这个吊坠没了,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而且在他们见完叶远征的散魂之后,不敢对着叶斌的父母把话说得太死了,只是说尽力而为,若是不行,后面还有他们两位老子顶着呢。

    随后,没过多久叶斌的眼皮翻跳的越来越快,上下眼皮之间的缝隙也愈发的明亮。

    张陵见到这一幕,便知晓不能再让叶斌等下去了,若是再过一会儿,怕是叶斌就要醒过来了,而且听着厕所里周易、曹允两个活宝的声音,怕是他们那边也要准备好了。

    张陵为了不拖后腿,左手依旧隔着玉石,将手稳稳地抵在叶斌额头的位置,空荡的右手却立即抓住这个机会,一把抓住叶斌的上衣,一下将衣服翻到了叶斌脖颈的位置,刻意露出了那颗龙牙吊坠,

    张陵看到吊坠之后,随即咬破右手食指的指肚,并依着吊坠四周,用自己的鲜血画了一个圆圈,并将吊坠封在了圈内,同时用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按住龙牙,以免叶斌乱动会将龙牙抖出这个圈外。

    随后,张陵正襟危坐,圆目咬牙,突然冲着叶斌厉喝了一声:“叶斌醒来……”

    虽然张陵只张口说了这一句话,可是这一句话却在屋里形成了回音,不时冲击着正被张陵按在床上的叶斌。

    只见叶斌的身体突然一个激灵,竟然如同诈尸一般,朝前猛窜了一下,张陵见状随即将大力左手两手的动作。

    见叶斌的魂魄依旧没有离体,张陵便再次喊道:“叶斌醒来。”这次叶斌的身体依旧是向前冲了一下,但是冲击的力度和强度明显要比刚刚要小了一些。

    张陵一见自己的方法奏效,紧接着便继续喝出“叶斌醒来”四字,直至叶斌身体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张陵最后才又加了一句“魂来。”

    然而这一次叶斌的身体竟然又猛地向前冲起,只是这次较先前几次的不同在于,先前几次是张陵的身子前挺,整个人似乎要脱离张陵的掌控。

    而这次,则是叶斌的脑袋跟随张陵的左手随之飘升,叶斌的额头紧紧贴着玉石丝毫不离。

    直至张陵忽然抽回玉石,叶斌整个人才再次朝后倒去,只是这次由于张陵的左右手皆不得空,所以也只能任由叶斌朝后倒去,幸好这个大床够软,所以就算叶斌砸到了床上也不会有丝毫痛楚。

    而且这次再看叶斌,就能发现,叶斌的眼球不再乱转,眼皮也不再翻腾,就连上下两眼皮之间的距离也更加密实,好似真的失去了意识,而不是像先前那样陷入了简单的沉睡。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