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刚刚开始
    随后,张陵将抵在叶斌额头的左手收了回来,连同暂时收纳之后叶斌魂魄的玉石,也一并装进了口袋。

    虽说引渡叶斌魂魄的工作做完了,可是张陵的右手依旧不敢放松,皆因叶斌脖子上那颗,威力非同一般的龙牙吊坠。

    虽然张陵他们曾经在学校宿舍,测试过龙牙吊坠的可控范围,但那是只有一颗龙牙吊坠的时候,而现在却有三颗,三个吊坠互相吸引进而引发的共鸣,却能将这个范围进一步扩大。

    所以说,只要叶斌脖子上现在戴着吊坠,对于屋内的魂魄多少都会有一定影响,而张陵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影响降到最低。

    张陵右手依旧按住吊坠不敢动弹,而左手则帮叶斌摆好仰躺的姿势,顺势也把叶斌的上衣全都给退了下来,露出了**的肩膀。

    随后,只见张陵趁着右手食指的伤口还没彻底结疤,竟然再次将已经止住鲜血的伤口给撕开,股股鲜血再次流淌而出。

    而张陵对于右手的鲜血视若无睹,好似受伤的不是自己一般,紧接着便用右手在吊坠之上写上了一些字符,又在吊坠外面那圈血圆之外写了一圈字符。

    直至张陵将圈内圈外写的满了字符,他才将右手收回,给叶斌拉上被子,盖到了胸口的位置,留下来脖颈吊坠的位置不敢妄动。

    这也就是趁着叶斌魂魄离体,身体没有意识,不会自己摆动,张陵才会安心的让叶斌躺着床上,若是不然,只要叶斌稍稍翻身,一个抖动,就会让张陵的心血白费。

    张陵处理外叶斌的吊坠之后,;立即从口袋里掏出来两块死玉,摆到了面前,紧接着张陵又从书包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刻刀,对着其中一块死玉,开始了十分细腻而又熟悉的雕刻工作。

    只见张陵下刀如有神,几乎都不用思考,就能如此细致而准确的雕刻出下一个纹路。

    等到张陵雕刻完手上这块,随即又拿起放在床上那块,继续雕刻起来,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张陵才算是把这两块死玉雕刻完成。

    只见这两块死玉依旧是没有任何光泽,整体也不通透,而且按形状来说依旧是怪异难看,只是通过一丝灯光,能赫然发现,在这两块死玉之上竟然多几丝,好像天然而成的花纹。

    张陵对着灯光,将两块死玉都审视一遍之后,才满意的点点头,继而转身朝着厕所走去。

    而张陵一来到厕所,刚巧就看到周易正蹲在地上,背朝门口,脸冲缸,还不时扭扭屁股换换位置,好似在对着鱼缸摆弄着什么。

    还是蹲在另一头的曹允,提点之下,周易才知晓张陵已经进来了,随后,在周易起身的空档,才让人看清,此时的鱼缸已经不再是白底青瓷,而是花瓷为底,红字为文。

    只见鱼缸外壁,通体都由红色的字符所铺满,原先的白底青瓷已经变为了陪衬,而鱼缸的内侧则是由一种银灰色的笔墨描上去的。

    而且直至周易转身,才发现,周易的右手正握着一只毛笔,而这只笔正是前几次出场率颇高的引神,左手抓着两个小碟,一个碟子里有些红色的粉末,另一个碟子里则有些银灰色的粉末。

    想来这三样东西,应该就是周易先前跑去床上,从书包里可以拿出来的东西了吧。

    随后只听张陵问道:“师兄准备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我在屋里找来找去,还是找个鱼缸最合适。”周易说,“鱼缸外面我已经用朱砂写好了结界,里面我用了硝石写好了引魂经,就等你把他们二人的魂魄放入缸底,封好鱼缸的大口,那就大功告成了。”

    “嗯,那事不宜迟,咱们快些行动吧,我暂时把叶斌的龙牙吊坠给封住了,现在他的吊坠只能起到自保的作用,时间拖得再长点,我怕会有危险。”张陵赶忙说道。

    “那好,事不宜迟,马上开始吧。”周易点了点头,立即说道。

    说罢,张陵就掏出两块死玉,放到了鱼缸底部,只见鱼缸底部一左一右刚好有两个圆圈,张陵将两块死玉一边一个分别放好。

    随后,只见周易忽的把拳头伸到缸底,对着两块玉石,忽然念念有词,不知在叨念着什么。

    与此同时,周易伸入鱼缸的拳头慢慢放松,只见滴滴银灰色的液体不断从周易拳中滴落,滴到了两块死玉之上。

    只是滴在上面的时候,这银灰色液体并未如想想中的那般,糊住了整块玉,而是顺着张陵之前曾在玉器上刻出来的纹路缓缓流动。

    只见这些银灰色液体一点一点,缓缓滴落,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就顺着张陵在玉器上刻下的纹路,朝下流去,逐渐碰触到了,它们周围的圆圈界限。

    周易看到两个圈内,已经没有一点空隙,全部都被银灰色液体所占满,便立即收回了拳头,同时从身后扯过一张白布,周易趁着手上的银灰色液体还未干涸之际,便在白布上写上了一个咒印。

    接下来,周易又将白布甩给了张陵,喊道:“师弟,用这个把口子口子盖上,用红绳把口子系上。”

    张陵毫不迟疑,一接到周易甩给他的白布,张陵立即便将周易先前写过符咒的那一面,冲着鱼缸底部罩了过去。

    张陵又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红绳,围着白布套着鱼缸口的边缘,随即绕了一圈,最后,周易又忽然上手,手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改成了红色的颜料。

    周易立即就在干净的白布这面,又写上了红色的符咒,而且这此所写,却不像先前只写了一个符咒就罢手,而是将符咒画满整张白布,并延长到了鱼缸外壁的字符。

    至此,周易才肯罢手,而在他做完这一系列行动之后,张陵便接过了手,双手抵在鱼缸之上,轻声念起了引魂经。

    见张陵接过手,周易才在算是放心,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了大喘气。

    而待在一旁的曹允,见周易终于闲了下来,才缓缓上前,问道:“诶,周易这就算完了?”

    “完个屁,这才刚开始。”周易没好气的说。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