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零七章 集煞利器
    只见张陵左臂拖着长枪,枪头划在地上,伴随着刺啦声由远至近,逐渐靠近周易,然而就在张陵即将来到周易身边的时候,张陵忽然吼道:“师兄,真阳涎!”

    出于对张陵的信任,周易并未多想,当即咬破自己的舌尖,朝空中吐出一口鲜血。

    说时迟那时快,张陵一见到周易吐出一口鲜血,随即一个脚后跟将枪头踢起,枪头调转至上划过了周易吐出的那口真阳涎,紧接着张陵自己也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看张陵吐出来的这个血量,想来应该也是一口真阳涎,只见张陵立即调转枪头,又从空中划过了自己吐出的第二口鲜血。

    眼看张陵提着一杆滴着鲜血的长枪,直朝周易猛奔而去,边跑还边冲着周易说道:“师兄,看好时机。”

    刚开始周易对张陵说出的这番话,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但是眼看着张陵提着镔铁霸王枪就朝朝他们斩来,周易也不禁一愣。

    只见张陵双腿发力,整个人立即跳离地面,紧接着膝盖打弯,两手紧握枪柄,双臂后向,在落下的一瞬间就猛地朝前斩去。

    眼看着镔铁霸王枪的枪头,就紧贴着周易的耳畔滑落,巨大的气流直接刺的周易耳朵生疼,周易也不禁哎呀捂着耳朵。

    张陵用镔铁霸王枪斜着斩了这么一下,又紧接着从另一边,从下至上,将枪头挑了上去,随后张陵不等休息,一把将枪抓回,又再次猛然向前刺去。

    就在这时,张陵突然开口吼道:“罗士信抓好,师兄,等罗士信出来,把叶远征送进去。”

    周易望着张陵点点头,只见张陵将镔铁霸王枪往回拔的时候,他的手臂立即有青筋凸起,脸色随即变得通红,额头也有根根经络蹦出,好似十分费力的模样。

    张陵当即又猛吸入一口浊气,忽的从胸中发出一声厉喝“破!”

    喝完过后,张陵果然提起了一丝气力,拉着镔铁霸王枪就迅速向后退却,只见罗士信双手抓着枪头,顺势就被张陵给拉了出来。

    周易见到这一幕,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张陵先前要他看好的时机,应该就是这个时候了,可是还不等周易动手,叶远征立即就被张陵划开的那道缺口给吸了进去。

    等到叶远征归位,张陵先前破开的这道缺口,立即就被大阵的力量给补全了。

    而叶远征也没能在原地待了多久,归位之后,就立即飞升,去配合位于天空之上,孽云之下的两魂七魄,要正式运行起这座守护大阵。

    而这一边,虽然张陵将罗士信救了出来,也让叶远征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阵位,可是张陵毕竟没有亲眼见过,这座大阵运行起来的威力究竟如何,生怕这座大阵并不能将外面的孽云给逐走。

    只见张陵双目凝视,目光死死的盯着头顶那边孽云,两手背后,整个人如同钉子一般镶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至于说镔铁霸王枪,在张陵将罗士信给放出来过后,自然是物归原主,回到了罗士信手中。

    同时,由于张陵他们对这座守护大阵还有些许不放心,所以让罗士信回到死玉之内,而是让罗士信站在一旁待命,以备不时之需。

    顺便趁着叶远征准备运行阵法的这个空档,再解释一下先前张陵为何可以用真阳涎来暂时破开大阵。

    这个原因就比较好解释了,这是因为但凡从小修炼灵宝派道术的人,除了身外拥有正阳之气护身之外,在他们没破身之前,他们的血液里还有正阳之气的存在。

    届时只要配之以一件煞气极重的神兵利器,即可暂时破除阵法,而罗士信的镔铁霸王枪自然是不二之选,在他为人之时,镔铁霸王枪自然斩过不少敌首。

    在罗士信成为灵宝派鬼将的这几百年时间里,长枪之下,又不知灭了多少阴魂厉鬼,因此这镔铁霸王枪,自然是一件煞气极重的神兵利器。

    至于这个血液里的正阳之气,为何能起到破阵的作用,倒也好说,其实这些所谓的阵法,不过是结合了阴阳二气的变化,在适当的时候改变的阴阳二气的走向,进而改变了风水格局。

    而真阳涎本来就是人体阳气最集中的地方,在加上一些正阳之气,可说是达到了扰乱阴阳平衡的程度,因此只要张陵他们找到阵法的一点,用涂有正阳之气的真阳涎的煞器发起攻势。

    自然会影响阴阳二气的平衡,从而打乱阵法之内本已规划的阴阳二气的流向,若是阵法较小,很可能会由此直接破阵,而不单是影响阵法的正常运行。

    其实真阳涎里的正阳之气,不只是张陵、周易没在意过,就连张道行张老爷子,一开始都没怎么在意这件事,还以为真阳涎都差不多。

    直至一次张老爷子意外见过其余同道,施展真阳涎的效果之后,他们才知晓,原来和他们灵宝派的真阳涎,确实和别的门派不一样。

    举个例子来说,若是遇到有人撞客,别的道士一口真阳涎最多是把这个人击退,而灵宝派门人的真阳涎却可能把这只鬼给打出来。

    至于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张道行张老爷子又是如何发现这个问题的,关于这个故事,以后自会慢慢讲出。

    至于说眼前,张陵的双目不敢有丝毫放松,紧紧盯叶远征的三魂七魄,和天上那团孽云的变化,但凡有一点不对付,他就打算亲自上手了,毕竟是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还是要自己解决。

    一旁的周易也是仰着个头,眯着双眼,目不转睛,双目紧盯着叶远征的一行一动,只不过周易的目的与张陵不同。

    张陵是担心叶远征力有不足,并不能抵御外敌,而周易则是想通过观察叶远征运行大阵时的路径,推断出这座大阵的来历,究竟是属于何门何派。

    由于距离太过于遥远,只见叶远征的三魂七魄一一化为是个小黑点,其中属于有三个黑点较大,七个黑点较小,想来那应该就是三魂七魄之分了。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