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零八章 三垣气曜大阵
    眼看着这十个小黑点在天空中游动的越来越快,周易和张陵的双眼几乎很难再锁定黑点的确切位置,只是依稀能看出黑点好似在空中画着什么东西。

    紧接着,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突然一阵白光大作,闪的张陵、周易不禁赶忙闭眼躲避刺目的亮光,而在这个白光大作的同时,一声哀嚎从天上传来,并远遁而去。

    等到他们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天空已然恢复了平静,先前那片异样孽云已然不见了踪影。

    见到这个结果,张陵不禁打心眼里松了一口气,反倒是周易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打着磕巴说道:“师、师弟,我、我看这个怎么那么像咱们灵宝派的三垣气曜大阵呐?”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因此张陵对于阵法确实没有周易了解的多,听到周易说像他便皱起了眉头问道:“师兄你确定吗?这真的像咱们灵宝派的阵法?”

    “本来我也不确定,但是就刚才我看叶远征那三个大魂的态势,不就是紫微,太微,天市三垣嘛,至于说他那七个魄体,难道不像是太阳、太阴、太白、岁、辰、镇、荧惑七曜吗?”周易说。

    “还有你看叶远征那十个魂体最后运行的那个些个轨迹,难道不想三垣气曜行走的轨迹吗?”周易紧接着又添了一句。

    听了这话,张陵便低下头,开始回忆起叶远征的散魂,当时在空中游走时的轨迹,再加上周易这么一说,确实有些像是三垣气曜运行的轨迹。

    不过也不是张陵不信周易,而是光凭周易一人之言,张陵确实难以信服,叶家的这个大阵竟然也和他们灵宝派有所联系。

    毕竟这段时间以来,张陵所发现的太多的事,竟然都和他们灵宝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不知道师公张道行张老爷子,是怎么瞒着他们两大家子人,自己私下搞得这些事情。

    而且按师公张道行的性格来说,向来是一个干净利落的人,并不是一个做事会留尾巴的人,怎么这次会留下这多烂摊子呢?

    不过张老爷子人都已经不在了,张陵再怎么想也没人可以回答他的问题,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尽全力帮张老爷子收拾收拾这些摊子。

    周易看出了张陵眼中的迟疑,便立即用胳膊肘顶了一下罗士信说道:“师弟,我一个人说话没准,那再加上老罗你总信了吧,老罗跟咱们灵宝派几百年了,不说对咱们灵宝派多了解,至少他对那些阵法什么的还能分得清吧!”

    周易竟然直接称呼罗士信“老罗”,先不说罗士信比他大几百岁,就是张陵还要恭敬地叫罗士信一声“罗将军”呢,结果到了周易这更是省事,直接来了个老罗。

    这也就不难看出,周易对叶正国和小鹤之所以那么礼貌,主要还是因为不熟悉,等认识的时间再长点,怕是周易对他们也要没大没小咯。

    倒是罗士信对于周易如此称呼自己,并未有多大反感,而是瞥了周易一眼便开口说道:“这个阵法确实和三垣气曜有点像,不过灵宝派的三垣气曜阵眼依托的是天上星宿,而这里用的却是一个人的三魂七魄,虽然确实有相似的地方,但是有区别的地方也是不少。”

    张陵随即追问道:“那罗将军您的意思是?”

    “这个阵法怕还是和灵宝派脱不了干系,不过若是想知道具体联系的话,你们还是要找到布这个阵法的布阵人才行。”罗士信说。

    听完这话,张陵点头,好像是在认同罗士信的观点,紧接着张陵将头瞥向一边,冲着那个方向鞠了一躬,又对着罗士信说道:“罗将军,麻烦您替我转告叶远征,就说我们一定会解决叶家的麻烦,让他尽快恢复自由之身。”

    罗士信点点头,冲着张陵扭头的方向说了两句话,才点头即止,好似说完了张陵的交代。

    张陵见状,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十分精致的玉石,只见上面还刻有一个大大的繁体“罗”字,虽然这块玉石打磨、造型都非常细腻,但是这块玉石的品相和成色却都入不得人眼。

    细看之下才发现,原来张陵取出来的这块精致玉石,竟然依旧是一块死玉,一个晚上张陵就从口袋里接连掏出来三四块死玉,不知道的还以为张陵家是卖玉的呢。

    在张陵拿出这块死玉之后,明显能感觉到张陵有些为难的模样,只听他难得颇为愧疚的说道:“罗将军时间差不多,您也该……”

    “嗯,我明白,以后有事再叫我就是。”说完这话,不等张陵再做什么,罗士信竟然抓着镔铁霸王枪主动化作魂体,钻进了张陵手中的死玉里面。

    “老罗走好啊,等过几天咱们再聚啊!”周易打着滑腔,跟罗士信送别道。

    原来张陵拿出来的这块,写有罗字的死玉,本就是为罗士信准备的,想当初张陵就是从这块死玉中,将罗士信放出来的,只是没想到在释放罗士信的时候,这块死玉竟然没有丝毫破损。

    等到周易,将一些善后工作都处理妥当之后,便准备跟着张陵一起回屋里,顺便给叶正国夫妇解释一下,好让他们安心。

    不过在周易前脚才迈开步子,张陵后脚就拉住周易的衣领,同时用手指着周易的两个眉头挑了挑眼神。

    随即,周易心领神会,赶忙把贴在自己额头的两片柚子叶给取了下来,并且还当做宝贝似的,将它捋平才才轻轻塞到了自己口袋。

    当即挺胸抬头,跟着张陵并肩一同朝宅子走去。

    边走周易还边问道:“师弟,今晚辛苦你了,本来吃过晚饭你都已经找过叶远征了,晚上为了叶斌的事,我还让你又跑一趟。”

    “没事,既然叶斌有这份孝心,也算是难得,帮他一次也没有所谓的。”张陵抿嘴说道。

    “对了,师弟,你晚上找叶远征问到什么了?”周易好奇的问。

    张陵忽然刹住了步子,用眼瞄了瞄叶家的大院,才再次移步说道:“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问问叶远征,他父亲叶峰以前是做什么的,都和什么人接触过,有没有的罪过什么人。”

    “嗯?那叶远征怎么说的?”周易问道。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