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四章 生辰八字
    一见到周道然和王瞎子如此焦急的模样,叶峰和曹云也是心中一喜,至少这次上面真的派来了管事的人,而不是草草了事敷衍。

    择日不如撞日,叶峰上楼和自己妻子交代完一番琐事之后,便跟着曹云等人再次登上了门口的黑车。

    曹云开着黑车,并未直接将三人带至目的地,而是将车在附近绕了几圈,拐进一个小胡同之后,他们才下车。

    然而就在他们下车的同时,车外就有四名和他们打扮的一模一样的人,立即钻入车内,替代了曹云他们各自原有的位置之后,便将车火速开车了胡同,至于说之后黑车去了哪,他们便不得而知了。

    随后,曹云领着周道然、王瞎子还有叶峰三人,顺着胡同左拐右绕,经过了几排矮房之后,便走进了一栋老楼。

    进门之后,便有几个人影忽然从左右两边闪出,一看这一行人当中有他们所熟悉的曹云、叶峰,他们便立即将注意力从曹云、叶峰身上,转到了素未蒙面的周道然和王瞎子身上。

    见状,曹云立即开口,喝止了他们的行为,并且告知他们,周道然、王瞎子是总部派来人的援手,不许乱说乱问,惹人家厌烦。

    听闻此言,站在两侧的人影,皆朝周道然、王瞎子施礼道歉。

    周道然、王瞎子见的世面多了,自然不会对这些东西有多在意,只是象征性的冲周围一圈人微笑点头,便跟着曹云走到了房子深处。

    不久,在曹云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有两人看守的一扇门前,曹云冲着二人点头示意过后,门口二人便将门推开,目送着曹云四人一一走进之后,才将门再次关闭。

    而周道然、王瞎子进门之后,他们这才看到,这个屋里七横八竖,摆了数十张病床,而每张床上都躺有一人。

    只不过有的人,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而有的人,却是被堵住了嘴巴,用皮带牢牢锁在床上不停地挣脱晃动。

    周道然见到这一幕,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显然曹云口中所说的疯掉的士兵,还有昏迷不醒的士兵都被统一安排到了这里。

    虽然王瞎子看不到眼前发生的一切,但是由于常年的黑暗生活,却使得他的听觉异常灵敏,因此他可以听到有人不断挣扎和叫喊声。

    随后,周道然来到周围邻近几人面前,分别扒开了几个昏迷士兵的眼皮,仔细一探,只见他们眼球不动,眼白上翻,体征微弱。

    随后,周道然右手捻成剑诀,左手握住右手手腕,紧接着双手一翻,就近便将手指点在了士兵的额头和两肩位置。

    过了没一会儿,周道然接连试过几个人,见到这些士兵并无变化,便摇了摇头,又走到患了疯病的士兵身前,再次将右手捻成剑诀,重复了一遍他刚刚所做的一番动作。

    只不过这次周道然却不是无用功,那些患了疯病的士兵,经过周道然这几下指点,显然安静了不少,一个个都安静的躺在了床上,不再乱动挣扎,也没有丝毫叫嚷的意思。

    曹云立即感觉到了一丝神奇,随即就将其中一名,被周道然指点过的疯子,口中的堵塞物给取了下来。

    只见这名病人真的不吵不闹,就那么安静的躺在床上。

    曹云不由得发自内心,夸耀周道然的厉害,可是周道然听到曹云的夸奖,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意思。

    反倒走到王瞎子身边,小声和王瞎子说道:“唉,这些人真的是丢魂了,刚刚我点他们头顶和两肩的三盏火,那些昏迷的人没有一点反应,倒是那些得了疯病的人,被我一时安了残魂,安静许多。”

    “那你打算怎么办?”王瞎子问道。

    “不知道啊,你也知道,我和师兄所学不同,我主要学的是风水、堪舆、布阵,而我师兄学的是驱邪、捉鬼、辟魔,虽然这几年为了应付阴阳师,我和师兄也互相学了不少东西,不过你也知道,我师兄那套,可比我这风水布阵难多了。”周道然甚为为难的说道。

    “那也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啊,一旦魂魄离体的时间超过了一定时间,那他们就魂魄就回不来了,到时候这个人也就算是废了,尤其是那些昏迷的人,只能干躺着等死了。”王瞎子说道。

    听了这话,周道然用力挠挠头说道:“哎呀,我也知道,可是,对了,找他们的魂魄,曹云、叶峰你们知不知道这些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听了前半句,曹云和叶峰,还以为周道然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呢,随即一脸热切的等着,周道然说出后面的话语。

    然而谁知,周道然竟然扯到了这些人的名字,和他们的生辰八字,想当初这些人进医院的时候,名字都还是叶峰乱编的,现在周道然可好,反倒转过来问叶峰这些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其实要是光说名字,曹云或者是叶峰费点事,找到这些人所属的部队,自然就有办法找到他们的名字,可是生辰八字这个事,别说是曹云、叶峰,就连他们的部队都不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

    随即,曹云和叶峰并未回话,而是给了周道然一副痴愣的表情,让他自己体会。

    随即,王瞎子忽然开口说道:“其实不用他们的生辰八字,我也有办法找到他们走丢的魂魄在哪。”

    “嗯?真的假的,您老人家可别拿我寻开心?”周道然惊疑道。

    “当然不是拿你寻开心,你要是让我正常找,我也找不到,不过你别忘了我学的是什么,依着我盲派命理,算出来他们魂魄的大概方位还是没问题的。”王瞎子说道。

    “对啊,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你可以算出来啊。”周道然说到一半,忽然又嘬了口牙花子说,“不对啊,你算命不需要生成八字?”

    王瞎子高深莫测的一笑说道:“呵呵,此算非彼算,不要生辰八字,我也自有办法算出他们魂魄的大概方位。”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