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八章 天之四灵
    据周道然所说,这根名叫引神的毛笔其实并非他灵宝派所造,而是传下道统的祖师所遗留之物。

    别看这根毛笔小巧玲珑,但是它的来头可大哩。

    先说说引神笔的笔杆,通体紫色,周身又有金色流光纹路不停流转,虽然看上去不过一指粗,两指长,但是这根笔的笔杆却是真真正正的天地圣木——建木。

    传说中建木,生天地之中,是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高百仞,众神缘之上天,上古时期的伏羲、黄帝等众帝都是通过这一神圣的梯子上下往来于人间天庭。

    在《山海经?海内南经》中便有关于建木的记载,“有木,其状如牛,引之有皮,若缨、黄蛇。其叶如罗,其实如欒,其木若蓲,其名曰建木。”郭璞注:“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也。”

    而《山海经?海内经》中也提到“建木,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暤爰过,黄帝所为。”

    至于《吕氏春秋?有始》“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西汉奇书《淮南子?墬形训》中“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

    至于说引神笔的四色鬃毛,来历就更是大的离奇,其黑、白、红、绿四色,均是来自于太古洪荒时期的天之四灵,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至于说,引神笔杆内部,之所以不时会有金色流光闪动,那是因为建木被掏空,里面被注满了凶兽混沌的血。

    混沌,上古四大凶兽之一,又称“浑沌”,汉?东方朔《神异经?西荒经》记载,昆仑西有兽,其状如犬,长毛四足,有目而不见,行不开,有两耳而不闻。

    有腹而无五脏,有肠而直,食物径过。人有德行而往抵触之,人有凶德而往舐迎之。

    而且混沌五行属水,其既名曰混沌,那自然就有混沌初开的一丝特性,那便是生生不绝,孕育万物。

    因此,混沌的血,可以孕养一切五行属水的东西,例如,周道然若是想用朱砂、或者鸡血写一道大符,但是忽然发现颜料却不足的时候。

    周道然便可以用引神笔,先将这些颜料浸染笔尖鬃毛,待混沌血通过鬃毛,将其颜料吸入其中,混沌便可源源不断的复制出此颜料。

    当然混沌血的这种复制,也不是毫无节制的,混沌血也只是能复制出,比原材料多几倍的量而已,不可能真的是无源无尽,时用时有。

    而且混沌血的复制功能也是有所限制的,前提是使用混沌血所复制的这种颜料,必须要比混沌的级别低。

    若是想用混沌血,来复制奇穷、梼杌、饕鬄的血则是完全不可能的,先不提现在的混沌血,只是一团无意识的液体,光那三位和混沌并列为上古四大凶兽,便可知其厉害程度非同一般。

    至于说什么白泽、凤凰、麒麟、毕方就更不用想了。

    不过光凭引神笔这一身不菲的材料,便可窥得当初创下灵宝派这一道统的祖师来头不小,光是天地圣木建木枝、天之四灵的毛发、还有上古四凶之一混沌的血。

    也可猜出这个道祖至少也是一名上古大神,甚至是远古仙人也说不定。

    接下来,周道然介绍完自己的宝贝,还拍了拍王瞎子的肩膀,顺势手往上爬,就要朝着王瞎子的脖子抓去。

    还是王瞎子反应迅速,立即提起竹仗,一把将周道然的手给抽开,同时王瞎子还低声说道:“道然,你想做什么,别闹了。”

    “哎呀,瞎子,趁着今天有时间,就让他们开开眼嘛,给他们瞧瞧你脖子上的东西,好让他们长长世面,免得一天天只知道什么德先生、赛先生,都不知道以前究竟有些什么东西,出去了丢人。”周道然大大咧咧,一脸嬉皮的说道。

    “道然,差不多就行了,点到即止,别炫耀太多。”王瞎子语气急转,似有一丝不悦,立即沉声说道。

    而周道然也是不触王瞎子,虽然听出他已经转变了口气,可周道然还是毫不在意,依旧没有放弃要拉出,王瞎子脖子上的东西,展示给曹云、叶峰看的意思。

    王瞎子一发现,周道然没有丝毫收敛,随即放弃了抵抗,任由周道然的手朝他脖子上进攻。

    然而就在周道然的手,已经从王瞎子脖颈处,抻出一根线的时候,王瞎子忽然开口说道:“好、你就拿吧,等回去我就告诉道行,让他知道,他的好师弟都做了些什么。”

    一听到“道行”二字,周道然眼皮一跳,拉着一根线的手,不自觉的猛刹了一下闸,就此悬在了空中,半天不敢动换。

    随后,只见周道然点着脑袋,硬生生咽下去了一口吐沫,才开口说道:“算你个老瞎子厉害,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哦。”

    说完,周道然便一溜烟的跑离了病员休息的房间,空留下一句,让曹云和叶峰好生照顾王瞎子回屋,他出去遛一遛,等晚饭的时候再回来。

    见到这一幕,曹云和叶峰是很诧异,怎么前一秒,还那么兴奋上头的周道然,不过听了王瞎子一句话,就吓得这样了?

    其实不然,正所谓长兄如父,想张道行和周道然,本就是孤儿,虽然被他们师父所收养,成了师兄弟,不过由于他们的师父走得早。

    所以,到后来都是张道行一人,领着周道然四处讨生活,而且周道然身上大半的本身,也都是张道行代师授徒,交给他的。

    虽然看上去张道行,和周道然年龄不过差了几岁,可是张道行在周道然小的时候是既当爹又当妈,还兼任师父和师兄的职位。

    这让张道行和周道然的关系如何不亲密,又让周道然如何不惧怕,自己的师兄张道行,因此在王瞎子一提到“道行”二字的时候,周道然心里下意识的便犯起了嘀咕,让他不敢乱来。

    而周道然又怕尴尬、丢人,所以自己先跑出去缓缓,等过会时间,再回来吃饭,想曹云、叶峰他们应该就会忘记这件事了。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