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三十八章 失手
    那几个人见一击不成,随即又卯上劲,准备发起第二次进攻,而周道然自然不可能傻站在那给他们机会,转过身就朝着那几个人主动发起了攻势。

    同时,由于周道然双臂有包扎,所以并不能十分自如的挥舞手臂,只得双手自然下垂,放在身边自由摆动。

    一时间,周道然阴沉着脸,佝着腰,晃动着双臂,朝着那几个人猛冲而去,远远一看周道然这个形象还是有些吓人的。

    不过眨眼的时间,周道然就跑到了那几人身旁,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冲着其中一人的屁股猛提起一脚。

    随后,又以自己的肩膀为一点,朝着另一人胸口猛地撞去,紧接着,周道然又把屁股一撅,直接向着一人小腹顶去。

    在此之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原本朝着周道然发起攻势的几人,反而被周道然一一放倒。

    曹云也看出来了,周道然身手确实干净利落,不多来几个人根本抓不住他,不过曹云也不傻,一是本来现在自己命令的人就少,想再多叫几个人根本没的可能,

    再者来说,刚刚由于人数较少,所以周道然也并未下狠手,只是将他们击倒就算了,若是人再多点,周道然为了自保难保不会做出什么狠招来。

    本来现在可用之人就少,要是再被周道然打伤几个,影响了后面的行动,他曹云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随即,曹云甩了甩手,掏出手枪就朝着周道然前方开了一枪,周道然见状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见周道然一退,曹云的信心也随之上来,就拿枪指着周道然说道:“周道然现在是你自己乖乖说出来,还是要我逼你说出来?”

    听到这话,周道然随即变得一脸无味的样子说道:“不管了、不管了,什么人呐,打不过就耍赖,还跟我动上枪了,瞎子这事你别再找我了,有什么事你自己和他说切,好心当成驴肝肺。”

    听到周道然竟然蹦出如此话语,曹云也是一阵糊涂,不过他顺着周道然目光所及的方向望去。

    这才发现,由于刚刚进来的时候,他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周道然身上,却忽略了在屋子的另一头竟然还有一人的事实。

    等他一扭头这才看到,原来这个人影竟然正是王瞎子。

    王瞎子给曹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所以曹云一见到王瞎子便赶忙上前,拱手欠身问道:“王先生这就是怎么回事?”

    王瞎子便叹气致歉道:“曹先生实在抱歉,都是老朽不好,是老朽没把事情和您交待明白,就让道然立即行动了。”

    听了这话,曹云就更是糊涂了,随即皱着眉头,听起了王瞎子的解释。

    原来王瞎子昨晚一直在周道然病床旁边,掐手演算未来几日计划的吉凶,发现竟然是祸福并行之卦。

    随后,王瞎子想再次起卦,算清这祸福之间的关系,哪成想这次确实怎么算都在也算不出来了,好似触到了什么紧急似的。

    但是王瞎子心有担忧,便打算回屋之后祭一次天卦,看一下未来事物的走向,还是周道然及时发现,阻止了王瞎子的行为。

    周道然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就骂道“老瞎子你不想活啦,闲着没事起什么天卦,你一共没剩下两次了,还在这用什么用!”

    王瞎子便和周道然讲起了,他先前算到了的祸福相依的卦象,他开卦是打算提前预知一下事件发展的方向,好及时躲避一些祸患。

    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周道然却清楚,王瞎子这是担心自己会抗不过这劫,所以想提前看一下结果,好为自己谋划出路来。

    周道然随即安慰起王瞎子,说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自己一向就是个大祸害,所以说命肯定是大的很,活到七老八十都是小意思。

    不过王瞎子说的提前准备一下,却提醒了周道然,在他们以往出过的任务里,就有阴阳师利用式神相距数里,隔空取得上将性命的事件出现。

    因此,周道然便和王瞎子商议,准备在屋里布下一个阵法,来抵御阴阳师的阴谋手段。

    听了周道然的建议,王瞎子自然是支持的,由于这是宜早不宜迟,因此他们便准备和曹云商议一下这件事,只不过周道然手臂受伤不适行动,王瞎子便将这事揽了下来,准备亲自去找曹云说。

    只不过,也由于王瞎子瞎了大半辈子,耳朵实在是太好用了,所以当他拄着竹仗,来到曹云门口的时候,隔着一道门都听到了曹云在里面打电话的声音。

    王瞎子本想等曹云打完电话就敲门进去的,结果曹云是打完一通,又紧接着打了第二通电话,等第二通电话,才放心不就,屋里就传来曹云均匀的打鼾声。

    王瞎子倒也知趣,知晓曹云这一天招待他们两个,也是累了大半天了,便没再敲门叫醒曹云。

    而是让周道然明天一早直接去做,有什么事就推到王瞎子身上,等曹云醒了,就由王瞎子一人去说。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曹云竟然被楼里的动静给震醒了,而且一大早上的还这么大脾气,都是他们始料未及的,故而才有了今天早上的这一幕发生。

    听完王瞎子的解释,曹云略带尴尬的耸了耸肩说道:“王先生既然如此,您怎么不早说,早点说不就没事了。”

    “曹先生实在抱歉,都是老朽不好,是老朽做事欠考虑,没有想好后果,别怪道然了。”王瞎子主动认错说道。

    “不敢、不敢,既然王瞎子和周道、周先生是为了复兴社好,我自然不敢有什么拒绝。”曹云立即回说道。

    “哟,现在说不敢啦,我看你刚刚态度听强硬的啊,还敢拿枪指着我了,瞎子我告诉你我不管了,爱谁来谁来,曹云这么能耐的,让他找人切。”周道然气呼呼的说道。

    听到这话,王瞎子也是一阵无奈,在算卦来说,他王瞎子自然是,比周道然强上不只一星半点,但是一说到布阵。

    那王瞎子真的是一点都不懂,先不说他有没有学过,光是一个瞎子看不到地形又怎么布阵。

    随即,王瞎子赶忙拄着竹仗走了过来,拉着周道然说道:“道然、道然有话好好说,何必这样呢。”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