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四十二章 再探藤山病院
    还是等王瞎子摇完这一卦,算出了结果,周道然这才开口问道:“瞎子你干什么呢,你什么时候开始有闲着没事,就要摇上一卦的习惯了?”

    得亏王瞎子是瞎子,没有眼神可以用,不然冲周道然说的那句话,王瞎子都绝对要用眼神瞟死他。

    不过王瞎子显然也是习惯了周道然的不靠谱,随即有些无奈的说道:“什么习惯,我是在给你开卦。”

    “嗯?我,给我开卦?”周道然有些疑惑的反问。

    “你不是说你要进藤山病院找东西嘛,刚刚就帮你开了一挂,看卦象,你要找的那个东西,应该还在你上次离开的那个地方。”王瞎子盯着手上的铜钱说道。

    “嗯?还在那?”不知为何周道然忽然激动的大叫了一声。

    吓得曹云是立即跳到了一旁,还以为周道然是要动手抽他呢。

    王瞎子十分沉稳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反倒是周道然,见到王瞎子肯定的回复,心里好像开花似的,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在原地跳了起来。

    不过周道然才开心了没一会儿,有偷偷瞄了一眼王瞎子问道:“瞎子,那我今晚可不可以?”

    周道然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不过言外之意却是想询问王瞎子,今晚他能不能再去一趟藤山病院找东西。

    “去吧,今晚不会有事的,已经帮你算过了。”王瞎子说。

    “算过了?什么时候?”周道然好奇的问道。

    王瞎子十分平静的回答“现在每天早上一醒,我就要给你卜一卦,看你这一天运势如何,但凡有一点偏差,我都要找出那点隐患。

    虽然王瞎子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语气的加重,不过周道然却感受到了王瞎子无比的关怀。

    随即,周道然抿嘴笑了笑,拍了拍王瞎子的肩膀安慰道:“瞎子辛苦你了。”

    “不用谢,毕竟咱们两个一起出来的,回去的时候,我也好完完整整的把你交还给你师兄才行啊。”王瞎子感叹道。

    周道然不再言语,而是冲着王瞎子心暖的笑了一声。

    随后,十分开心的拍了拍曹云的肩膀,忽然谢了曹云一声,便开开心心蹦蹦跳跳的朝门外跑去,活像一个小孩子。

    倒是曹云被周道然这么莫名其妙的道了句谢,他倒有些不明所以,有些痴楞的目送周道然的背影远走。

    “唉,曹云啊,你还真不会撒谎啊。”王瞎子摇了摇头拄着竹杖,便头也不回的朝自己房间走去。

    曹云对于周道然,和王瞎子两个截然相反的态度搞得一时糊涂,便趁着王瞎子还没回屋,立即追问道:“王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啊?”

    王瞎子依旧没回头,而是背着曹云边走边说道:“你要是说东瀛人那边动作,明天不能去医院的话,道然也就没理由和你吵了,可你偏偏说是计划暂时取消,不就给了他机会嘛。”

    王瞎子叹气说道:“唉,罢了、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由于王瞎子最后说的这句话,搞得屋里气氛突然变得十分压抑。

    至于说刚从据点跑出来的周道然可就散了欢,拿出转轮盘,认准了方向,就朝着藤山病院的方向迅速跑去。

    上次周道然还需要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这次硬是被他一路小跑,节省下来了二十分钟的时间,直接将路程缩短到了半个小时。

    而一来到藤山病院外围,周道然轻车熟路的,就朝着上次他钻进去的那个狗洞寻去。

    然而周道然围着藤山病院外围的围墙,走了一大圈的距离,都没能发现那个狗洞的位置,想来应该是被东瀛人给封上了。

    若不是因为王瞎子说了,周道然要找的东西,就他上次进来的地方待着,周道然早就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翻进去了。

    上次之所以不翻,那是因为周道然一开始还以为,东瀛人的医院内部巡视会非常严密,要是自己翻墙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被发现。

    然而等他进去之后才知道,原来藤山病院外面还有一圈结界守着,所以根本用不着多少人巡逻,只要有结界和阴阳师在,哪里进来人,进来多少人他们都能知晓。

    所以这次,周道然再次围着藤山病院的围墙走了一圈,用眼睛一点一点的盯,才寻出了自己上次爬进去的那个位置。

    只不过这次,周道然明知藤山病院被一层结界所笼罩,却还是要进去,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可以躲过结界的感知。

    周道然四下撒望,见周围并没有来往的行人之后,立即从怀里掏出来引神笔,紧接着咬破自己舌尖,直朝引神笔尖吐了一口鲜血。

    随后,周道然趁着鲜血还在引神笔尖,没有滴落到地上的时候,突然猛地朝医院的方向一挥,就见从引神笔上脱落的几滴鲜血,此时竟然漂浮在了空中。

    只不过说是漂浮,更准确的说法却应该是附在了什么东西上面,因为那几滴血珠都是呈同一个平面,平摊在了空中。

    随后,就见周道然见到这几滴血珠漂浮的位置,刚好是在过了围墙的距离之后,不由得送了口气。

    接下来只见他把引神咬在嘴中,双腿一曲,双脚猛地朝地上发力,两臂顺势扒着墙垛,整个人立即趴到了两米多高的围墙沿上。

    周道然到上面之后并未急着要下去,而是将口中的引神取下,在沾有他血珠的位置,画了一个一人高两人宽的长方形,随后用引神笔朝前一戳。

    周道然便摇头晃脑,乐呵呵的从墙上跳了下去。

    落地之后,周道然还不忘四下撒望,再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影的同时,也在搜寻他一直朝思暮想的那个身影。

    周道然先是左看看、再是又看看,确认两边都没有什么异常之后,随即向前倾斜了身子,准备看看前方有没有任何异动。

    却唯独没有检查,他身后的状况,不过既然落下来的时候,后面是围墙,想必也不会有人会专门检查围墙。

    也就是在这种疏忽大意的情况下,一柄短刀竟然悄无声息的,抵到了周道然的脖颈处。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