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四十五章 离开
    随即,周道然把疑惑的眼神投向了安藤直次。

    而安藤直次对于周道然如此剧烈的表现,倒是没有多大反应,毕竟当初她第一次见到童子切安纲的时候,比周道然的反应还要大。

    对此,安藤直次十分肯定的回答道:“这把刀的确是童子切安纲。”

    “可是,童子切安纲不是被你们那个什么天皇收着呢嘛,怎么会到你手上了?”周道然瞪着双眼问道。

    “天皇陛下手上那把只是仿冒品罢了,童子切安纲即为杀妖宝刀,自然就早被阴阳师视为囊中物了,又怎么可能留给外人使用。”安藤直次说。

    “至于说我手中这把童子切安纲,你可以放心这把刀绝对是正品,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安藤直次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有些许隐晦的微光闪动。

    至此,周道然不禁望着手中的童子切安纲大喜,一想到手中这把刀,是曾经斩杀过大妖酒吞童子的利刃,不自觉又猛挥了几下

    忽然周道然猛地刹住了晃动的胳膊,把头转向安藤直次问道:“你说是你朋友送的,不会是贺茂保宪送的吧?”

    听闻此言,安藤直次先是一惊,随后又紧按着自己的心,以防被周道然发现自己的有一点异常的表现。

    “哼,想什么呢,他会送我这么好的刀?再说就算他想送,我也不敢收,要是被他家那只母老虎,知道我收他的礼物,怕是我们家族都要挨着倒霉。”安藤直次故意加重了肢体上的语言,以掩盖自己的心虚不安。

    周道然也就开玩笑似的那么一说,自然也没有认为贺茂保宪,会送安藤直次这么贵重的东西。

    周道然望着这把刀,还十分惋惜的咂着舌头,叹了口气。

    对此,安藤直次甚为不解,便随即问道:“刀都给你了,你叹什么气?”

    “刀是好刀,可惜就是没有刀鞘,有点可惜了。”周道然说。

    “你想什么呢,阴阳师吃肉,总归要给天皇陛下喝点汤吧。阴阳师不声不响的就把刀拿走了给天皇陛下留下刀鞘也是应该的。”安藤直次瞥了一眼周道然说道。

    “那你怎么不配个刀鞘啊,这么大把刀,在外面拿着乱晃,多招人啊。”周道然皱眉瘪嘴说道。

    听了周道然一番牢骚,安藤直次忽然没好气的说:“爱要不要,不要给我,别人想要我都还舍不得给呢,哪像你说这么一堆话。”

    说着说着,安藤直次还真伸手要夺会童子切安纲。

    周道然见状,赶忙推开安藤直次的手,紧接着往后一退,似笑非笑的望着安藤直次调戏道:“哟,给别人想要,你舍不得给,给我你就愿意啊。”

    周道然故意揪着这点不放,质问起安藤直次来。

    安藤直次随之一愣,心中暗叫不好,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漏了嘴。

    不过她也不算扭捏,直接大方承认“就舍得给你又怎么样,你想说什么吗?”

    “嘿嘿,不、不怎么样、不怎么样。”周道然显然也没有意识到,安藤直次会这么大胆直接承认。

    他还以为安藤直次会找各种说辞借口呢,一时间搞得周道然也不知道怎么回复,只得讪讪一笑。

    看来周道然平时确实胆子大不正经,不过一遇到感情问题就显得有些束手束脚的了。

    对此,安藤直次只是冷哼一声,便不再提这茬儿,而是另选话题提醒周道然。

    “提前说好,这把刀你不许随随便便就给外人亮出,尤其是在旅大更不可以,因为好多人都知道我有这把刀,若是被他们发现这把刀莫名到了你手上,我怕……”

    周道然一脸正色,直接拍着胸脯说道:“这有什么可怕的,你直接跟我走不就得了,有我护着你,我看谁敢碰你一根毫毛。”

    就在周道然说出这话的一瞬间,安藤直次真的有种想和他远走高飞的冲动。

    只不过理智又紧接着提醒自己不可以意气用事,只听她说道:“不行,我要是走了,那我父母我的家族怎么办,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真的有选择,我就不会选择卷入这场战争。”

    听闻此言,周道然才不得不黯然点头,赞同安藤直次的话语。

    若是还有其他选择,谁又愿意卷入这场战争当中呢。

    其实各国战事,说到底不过是为了满足上位者的个人决断,就要用不可计数的尸山血海来实现这个目的。

    随后,周道然和安藤直次又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周道然抬头一望,见天色着实不早。

    便仰着头,沿着围墙走了几步,找到了刚刚他用引神笔打开的那道缺口之后。

    就见他双腿一曲,原地一蹦,就跳到了围墙之上。

    围墙上,周道然和安藤直次约定好明晚的这个时候,还会来这里找她,便和她摆了摆手,一下跃落到了另一头。

    这次离开藤山病院的时候,周道然不仅没有上次的紧张,心里还充满了欢喜。

    上次周道然离开藤山病院的时候,不只是两手空空,身上还受了些伤。

    而这次,周道然不仅没有受伤,手上还抱着一把太刀。

    上次周道然是被曹云开车接回去的,而这次,周道然则是自己走回去的。

    同时这次周道然不但是没有任何损失,反倒还赚了个盆满钵盈。

    只是此时正在复兴社打坐的王瞎子,却突然猛地一个闪动,一把抓起一旁的竹筒,二话不说就摇动起来。

    竹筒来回晃动了三五下之后,几枚铜钱并没有如往日那般,落到王瞎子手上。

    而是突然从竹筒里崩出,一下飞到了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之后,这才落到了地上、床上。

    发生这一幕之后,王瞎子赶忙拾取落在床上的铜钱。

    由于王瞎子眼盲,看不到眼前的景象,因此在他急忙收集铜钱的时候,一个手忙脚乱便扑了个空,一下跌到了地上。

    只听王瞎子“哎呀”叫了一声,便没有再乱动。

    之所以不动,并不是把王瞎子摔痛了,而是担心他一动,会碰到床上的铜钱。

    床上的铜钱一掉下来,会导致正反面掉到,从而影响王瞎子此次演算的结果。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